一个大陆新学员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六月六日】我是今年3月初真正开始学大法的,虽然学法不到三个月,但我也感到了大法的真实和伟大。下面讲几件我经历的事情,希望世人早日认识大法,走到大法修炼中来。

我爱人是大法弟子,派出所和街道经常到我家来做转化工作,他一直没有动摇,坚修大法心不动。我经常听他讲大法的内容。在元旦前的一天,他们又到我家来做转化工作,我爱人刚好不在家,他们以为有机可乘,要我交出大法书籍,还挥舞着拳头对我大声喊叫,脖子脸涨得通红,还硬逼我说李老师的名字。我从未经历过这样严厉的场合,但还是壮着胆子对他们说:“我虽然没修大法,但大法的内容,我听我爱人说过,都是叫人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我爱人炼了法轮功后,身体越来越强壮了,脾气也变好了,我感谢李老师,感谢大法,我决不会直呼李老师的名字!”同时我也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好了大法书籍。他们空手而回。事后我为我的这种行为感到自豪,但当时我还没有真正开始修炼。

今年3月6日,大法在我身上展现了奇迹。我爱人借来了师父在美东、美西讲法的经书,因为要及时归还,所以就抓紧学习。他朗读,我就在旁边听。20多年前,高考复习很紧张,我肩上长了个包也没空看医生,后来虽然大学考上了,包也收口了,但大部分脓毒被封在里边了,一大块疤堆积在肩上 ,鼓起来很高,半边身子的经络一直扯得很难受。去了很多大医院,医生都说没有办法,就这样被痛苦折磨了二十多年,有时痛得直流泪。学美东讲法到一半时,我感到身体内那一块一块的脏东西被能量往外拉动,另有一团一团的黑气往外散,浑身上下都有能量进入体内,有时身子还被推得一晃一晃的,身体不断地往前倾。我爱人说不要管它,是老师在给你清理身体。学完美东讲法后,我看了看肩上,惊奇地发现,原来堆积起来的疤不见了,变平了,还破了小口子,冒出了少量的淤血。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们学美西讲法,也有继续清理身体的感觉。我们一连两周又接着学《转法轮》,渐渐地清理身体的感觉弱了,疤也完全好了 ,身体再也没有扯得难受的感觉了,全身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后听学医的大法弟子说,这叫浸润性瘤子,中医叫疽,瘤子在体外,根散布在体内,很容易恶化。如此可怕的事,竟如此轻松地解决了,真神奇!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从此,我走上了坚修大法之路。

在修炼中也出现了几件事。在学习《义解》后,书上的“横心消业修心性”这几个字在右眼角处反复显现,且有很强的能量往脑中打,我知道是师父叫我加倍精进,努力赶上。在学习《访故里》时,我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没有背就记住了。在学《忆长安 》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师父“5.19”在加拿大讲法发出后,我反复地学习,感到经文中有无尽的内涵。我想我虽然是新弟子,但也要参与到这万世不遇的正法壮举中来,在我们集体打手印除恶时,其他弟子都感到能量往外射,而我却感到能量从掌上源源不断打入体内,我又一次体会到师父的慈悲:我是新学员,能量不够,但由于我坚定地参与了铲除邪恶的战斗,所以师父对我特别关照,并没有要我实际除恶,而是在不断地给我补充能量,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其实师父只看弟子一颗修炼的心,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啊!当天晚上回家,我清楚地看见,一把钢尺在我身边,紧接着出现了慈颜常笑的弥勒佛,耳边还响起了大法音乐,隐隐地听到师父慈祥的声音:弥勒伸腰,抻……,我只知道是师父再一次鼓励我精进,但我爱人有他的悟法,只是要我不要执著这些,勇猛精进就是了。

(中国大陆新弟子 2001年6月3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