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历史 扪心自问 实事求是 道理自顺


【明慧网2001年6月14日】1999年“7.20”以来,江罗一伙对法轮功的暴力打压一再失败,终于按捺不住地把他们早就定好的一大堆罪名逐一抛了出来。现在最新的说法据说叫什么“反动政治组织”。不知道他们如何在肮脏的政治中分出了个“正动政治”和“反动政治”。政治都是卖身求荣的把戏,还分出派别来,看来他们可能真的不知道,修炼的人对政治上那些肮脏的玩意儿是根本不屑一顾的。打个粗略的比方,那乌鸦好食腐肉,它怕夏蝉和它抢死尸吃,可再怕那也是乌鸦自寻烦恼的事,夏蝉根本就是食素的。

关于法轮功经历的坎坷,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历史。据知情者记载,1996年6月17日,国务院的喉舌《光明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批判法轮功。1996年7月24日,中国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地发出通知,全面禁止法轮功出版物的发行。

1997年初,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搜集罪证欲定法轮功为“邪教”。全国各地公安局经充份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就此停止。

1998年5月底,何祚庥在北京电视台的采访中批判法轮功如何有害,之后北京电视台在播放对法轮功一炼功点的采访时点名法轮功是“封建迷信”。

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通知》中认定李洪志先生传播谣言邪说及一些骨干利用法轮功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但通知中紧接着又提出:要掌握活动内幕情况,发现其利用法轮功违法犯罪的证据,各地公安政保部门要深入开展调查。《通知》采取了先定罪、后调查的程序。《通知》引发了全国许多地区基层公安部门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取缔法轮功炼功点、强行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等行动。

98年下半年,以乔石同志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在此之前,国家体育总局也于1998年5月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调查了解。9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10月20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 其间,大连、北京等地对法轮功功效的民间调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结果。

1999年4月11日,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再次发表反法轮功文章。何在文章中再次引述了其在1998年北京电视台发表的例子批判法轮功。由于该例子在北京电视台事件中已经被充分澄清,何的这篇文章也已受到北京市宣传系统的严格抵制,此次天津发表该文章,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天津有关方面澄清事实真相,并期望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交涉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影响。因此,4月18日至24日,一些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

4月23、24两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学员流血受伤,并抓捕45人。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群众不会得到释放。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几年的种种舆论攻击突然发展到此次在天津动用公安警察使用暴力,迫害的严重升级震惊了学员,“天津事件”的消息因此在全国法轮功学员中迅速传开。随着天津使用暴力抓人以及放人需要北京授权的消息在全国传开,从4月24日晚开始,各地法轮功学员怀着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和期待纷纷自发通过上访国务院信访办的途径来寻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决。

1999年4月25日,朱镕基总理亲自接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并于当晚使这一因暴力事件而起得和平上访事件得到了合理解决。

4月25日当夜,江泽民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江泽民煞有介事地指控“4.25上访事件”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

不久军队各单位下达了所谓“三不一严禁”的密令,规定不许信法轮功、不许炼法轮功,不许参加法轮功的活动,以及严禁在军队营院和企事业单位内部设立法轮功炼功点。5月下旬开始,全国许多地区法轮功学员的日常炼功活动受到城管、公安部门的驱散。一些地区公安用高压水龙头驱赶炼功人群,并用高音喇叭干扰炼功。各地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被单位和公安找去谈话、盘查,受到监视、跟踪和电话监听,并被规定不得离开当地。

7月19日江泽民在高层会议中正式宣布“定案”,全面取缔法轮功。20日罗干、李岚清一伙少数别有用心的政治流氓追随江泽民在全国展开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行动。

99年7月22日之后,中国所有的地方信访办和政府机构都把依照宪法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推向北京,而北京的信访办则早就由警察、便衣接管了。以至于法轮功学员中流传着一句话:“进了信访办就等于直接进了拘留所”。在无处投诉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们来到首都北京的天安门,希望能在那里让国家领导和全国人民听到法轮功的冤情和事实真相。然而,愈加之罪,何患无辞?完全不顾事实、不考虑民众利益的江罗一伙,执意按照个人意志打压法轮功,索性给法轮功学员为了制止无理镇压所做的一切努力扣上一顶顶大帽子,然后变本加厉地进行迫害。

据法轮大法明慧网报道,自1999年7月至2001年6月,法轮功在中国已有222人被折磨致死,数百人被判最长为18年的监禁徒刑,被关押在拘留所、劳教所和精神病院等场所的人数达5万人以上。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执意镇压,使中国在国际社会上正在遭到越来越多的人权和道德谴责。

如此同时,江罗一伙花费巨资,动用一切国家宣传机器在海内外进行谎言宣传。他们在海外华人中散布谣言,说什么法轮功到联合国请愿、在中国驻外使领馆前炼功请愿是因为“拿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钱”;还一再偷梁换柱地制造什么“法轮功反华、卖国”之类的言论蛊惑人心。更有甚者,法轮功创始人因著书而得到稿费也成了不可饶恕的“罪状”。

经历了中国“十年浩劫”的人们不会忘记那些造谣机器是如何擅长和敢于无事生非、颠倒黑白、愚弄人民的。那些恶意造谣、肆意镇压的人已经作恶多端、无可药救了,等待他们的只有历史的公正审判和天理的无情惩罚。我关心的是那些听信谣言的华人同胞,那些自以为通过中共官方的宣传机器知道了法轮功而无意中助长镇压的人们。我希望你们能够扪心自问,在心里诚实地回答我三个简单的问题。

1)如果法轮功学员亲口告诉你,在普遍崇尚金钱的社会环境中,他们无论参加什么样的洪法、请愿活动都是出于真心自愿而自掏腰包,你是否还会对法轮功那样漠视和鄙夷呢?

2)如果法轮功学员亲口告诉你,在世风日下、道德遭遗弃的今天,他们抛弃自己的既得利益、身家性命,站出来为法轮功说真话、要求停止非法镇压,仅仅是为了维护真理,为了更多人的美好未来,而且其中包括你可能得到的美好未来,你还会认为他们被怎样打压都于你无关、甚至因认为他们妨害了你的现实利益而对他们恶语相向吗?

3)如果我提醒你,很久以来,许多演艺界人士、作家、企业新星一直在赚取天文数字的高额收入,你是否还会继续在潜意识中觉得,法轮功创始人的合法收入数量大概很可观,所以他传出来让亿万民众得到身心健康的法轮功被取缔和镇压就是“活该”、值得你幸灾乐祸呢?

如果你真能诚实地面对事实和良心,我相信,不管你以前有多少误解和疑问,都可以在法轮功书籍或者法轮功学员的无私帮助下得到澄清和令你感到意外之喜的满意答案。中国的老祖宗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对于享有“善良、和平”之名声的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如果你没有真正了解他们的情况,请不要对他们妄加评论,更不要对他们所学的法轮功草率套用中共宣传机器宣传的罪名,否则你自己对自己的将来造成的伤害可能也是令你痛心疾首、追悔莫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