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元旦护法经历

【明慧网2001年6月2日】2001年元旦新世纪的第一天上午7:45,我与3位同修一起坐的士到达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当时广场升旗仪式已经结束,观看升旗的很多群众陆陆续续正往家返。我们迫不及待地穿过人群,来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北侧约40米的位置,透过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到2 位同修因打出大法横幅被公安押上警车。不一会儿在我们北边又有同修打出大法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立刻就有很多便衣冲上去抢夺横幅并凶狠地打大法弟子,紧接着附近又有多处大法弟子打出横幅,并高喊“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老师清白”等口号,此起彼伏。一下子天安门广场被“人权恶棍”江泽民雇用的无数打手拼命抢夺大法横幅,并狠命地撕打大法弟子。随着口号声,我第一句喊出“法轮大法好”时,立即看到周围很多着便衣的恶毒凶手与不知所措的群众的眼睛向我扫来,凶手辨不清是谁喊出的口号,眼睛四处搜索,我心里暗自发笑。紧接着我转过身,左手拎包,右手上举,发自肺腑的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法轮大法清白”等。与此同时,我的脸部、头顶遭到凶手的一阵毒打,并被打翻在地,一个凶手用手死力夹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捂着我的嘴。我清楚地知道不能配合邪恶,要窒息邪恶。我使力把头甩了出来,挣脱凶手,往前一边跑,一边又高喊大法口号。很快又被一恶人从后面拦腰抱住,拳头从四面袭来,我又一次被打翻在地,几个凶手把我夹住送到了早已等候的警车旁,被强行推上了车。车上几乎装满了被恶人打伤的大法弟子,有的鼻子被打出了血,有的牙齿、嘴唇出了血,有的脸被打肿。这次我亲眼目睹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警察与打人凶手的暴行,这就是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 的江泽民所说的中国历史上人权的最好时期。我看到驾驶室旁边被警察扔了很多被凶手抢夺来的横幅,我捡起来传到了后排弟子的手里,有的弟子又将横幅朝车窗外举起,我们一起向外高喊“法轮大法好”,车外立即就有便衣骂骂咧咧地跑过来将所有的车窗玻璃关严,并朝我吐痰。一会儿警车启动了,我立即将车窗打开,向车外高喊“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我看到广场很多群众朝我们微笑。

很快警车就开到了天安门派出所。过后我才悟到,我应该告诉其他弟子当时应将其他车窗全部拉开,一起喊“法轮大法好”,这样整体窒息邪恶,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这也是邪恶势力最害怕的。也悟到了“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到了天安门派出所,我看到了很多的大法弟子与忙忙碌碌的警察。当经过一个大堂的时候,一位高个子大法弟子走在我前面,被一名高大的恶警用警棍狠力在其头上猛击一棍,当时这名大法弟子极痛苦地用手捂着头顶走向墙边倚靠着。突然我产生了下一棍可能落在我头上的人的一念,这时我后面的同门弟子立刻喊出了“恶有恶报”、“窒息邪恶”、“法正乾坤”。瞬间我的怕心去掉了,跟着大家一起喊。那名恶警听到这洪大的正义之声,灰溜溜地不知从哪儿走了。这时,我更加明白了“一正压百邪”的法理。

在天安门派出所,不断地有大批大批的大法弟子被警车送进来,大家见面后不停地互相鼓掌、合十、微笑,以示鼓励。我悟到了师父所说的“我为在这一年多来,为证实大法而走出来的弟子、未来的大觉者们而高兴……”〈严肃的教诲〉。由于当天被关的人太多,大约6千人,显然地方装不下,我们开始被关在天安门派出所地下室,后又被带到派出所里的一条小巷内。大家在一起背《论语》、《洪吟》,见到警察殴打我们同修,大家就不约而同地齐声喊“恶有恶报”、“窒息邪恶”、“法正乾坤”等,有力地铲除了邪恶。因此当天在派出所很少有人遭殴打。

后来我们被分批送往北京市区及郊外的各个派出所。与我一起共5名大法弟子被送往一个郊区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们被关在一间会议室,那里的干警问我们的姓名、地址。我们都没说地址,记得有位同修报姓名叫杜(度)成功,还有一位报马定成,我报姓名叫吴(无)存。干警一听就怀疑我们报的都是假名,就说:“你们都是修真善忍的,应该说真话,否则就不配做大法弟子。”我想我们是来证实大法的,不能被他们问住,于是心里很平静地说:“对,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一定会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说、去做。我是为了不使单位、家人、朋友受连累,宁愿一个人承受苦难,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宁愿牺牲自己的一切,我们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同时忍受很多人的不理解,我们是大善大忍。其实,姓名不过是一个人的代号,只是为了方便大家互相称呼而已,你们可以叫我们‘张三’、‘李四’、‘王五’等,请你们原谅,我没有报真名。但是,如果你们对法轮功与我们的情况不了解,想知道,可以问,我全部会说真话,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什么问题我都可以给你们解答。为了解答你们的问题,我可以在这留下来,留多长时间都可以”。接着干警们又问了我们很多问题,我们几个正好利用这机会轮番地、不停地给他们洪法。

当有一名干警问杜成功:“你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不是你们师父度你一定会成功?”我接着说:“如果站在我们修炼的角度,可以说你悟性很好。如果你修炼,一定会有大福分。”干警说:“现在我不敢,以后有条件再说……”

大约一点钟,所长进了会议室,对我们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你们没有干过一件坏事,因为你们不断地到北京,不断地上访,不断的到天安门,目的是想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如果不是我长期跟你们打交道,我会认为你们象电视、报纸等媒体所说的你们是不好的。正因为我成天与你们打交道,我很了解你们,甚至可以说我比你们自己还了解你们。好几个法轮功弟子都与我交了朋友,从这里出去后还给我打过电话,希望我们大家也能交个朋友,把你们的姓名、地址说出来,说不定以后什么时间出差到你们家乡,你们能给我提供上方便……”

“今天是大年的第一天,你们从很远的地方来到北京,你们有你们的工作、家庭,我想你们的家人也盼你们回家团聚,还有的要赶回去上班。所以,我也不想留你们太久,下午6点以前全部送你们去火车站,希望你们都回去这一次你们已经功德圆满了,已经够标准了,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但是我有我的信仰,我是执法部门的执法人员,我有我的工作,希望大家互相配合,等我说完了,就轮到你们说了。你们每个人都要把你们的情况如实说出来,我们会做个笔录。但是我们这里的资料都不会上交,包括你们打出的横幅”。……

当我听到所长说出理解大法的语言时,我向他合十:“谢谢所长,谢谢你们能理解我们。我也诚恳地告诉大家,所有善待法轮功弟子的人一定会有福报的,能够从正面真正了解法轮功的,支持法轮功的人都是在给自己未来的生命存在奠定基础。我们修炼会有结束的那一天,那些反对法轮功的,连真善忍都反的人,等正法一结束,神首先就会销毁这种人”。……

到晚上7点钟,所长不在,该所政委带人用车把我们送到了一个火车站,然后我自己坐车回到了北京西客站,与我同去北京的3位大法弟子也从另一派出所被放了出来,到了西客站,我们会合后又一起坐火车顺利回家了,在火车上我们一路谈论各自的体会,互相找自己的差距。

以上是我2001年元旦的护法经历与个人体会,不对之处恳请同门弟子指正。

大法弟子 无存
2001/4/30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