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向所有人告诉真相,何况你们!

一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写给好友的信

【明慧网2001年6月22日】这是在劳教所惨遭迫害的大法弟子写给他从前最要好的朋友的一封信,信中表达了一个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气,自己虽身处困境,受尽折磨,但却仍能慈悲众生,救度他人,那种无私无我的伟大胸怀的信中体现,同时也揭露了江氏流氓犯罪集团的恶毒、凶狠与邪恶。

XX你好:

现在的时间飞逝如电,你我都感到现在的一天飞快,因为是被推快了的。我心里很牵挂你们,牵挂你们心里那公平的天平是否偏异,要有正义与良知,不要在染缸中被污染,可不被污染又怎么可能!我提笔写这封信,一是倾述思念,二是为了扭转你对我与法轮大法那种错误的偏见与不公,因为这太重要,它将决定你的永永远远。你曾是我生命中唯一的朋友,我不想你面临绝境。人常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缘”,你我渊缘甚深。你和我的父母,我的妻儿,你们都是我的牵挂。而且我要告诉你,时间非常的快,这件事也马上面临结束,而一个人对大法的态度将决定他的永远。我现在身边的人,我都在告诉他们真相,告诉他们电视、新闻媒体中那都是骗人的谎言,那些害人的把人推向深渊的谎言。连这些小偷、抢劫犯我都在告诉他们,救他们,何况你们,我的亲人,朋友!

电视中说我们敛财,我说它骗人,你知道,我们修炼的书和资料不允许加一分钱,连运费都不允许加,每个人都不求回报,对生活困难但想学的人,我们都是无偿的把书,资料送给他,而我们修大法的人,在传功传法时,是不允许收费的。这是大法中的规定,如果借传功传法收费,就根本不是大法弟子,而且是破坏大法,是绝不允许的,那罪可大了,所以我说电话新闻造谣,说瞎话。

我还告诉你,96年新闻出版总署就不允许《转法轮》出版了,后期都是书商贩出的盗版书,钱也都让商书贩挣去了,可他们(邪恶之徒)却说让我师父挣去了,真是胡说八道,造谣中伤,骗那些不知情的,被蒙蔽的人。

新闻中还说炼法轮功死了多少人,我说他骗人,在法轮功中有入门的规定:一、不许危重病人入场,因为他为了求治病,抱着有求之心,不是来修炼的,师父不会管,而真正来修炼的,师父才会管。二、不许精神病人入场,因为这种人精神恍惚,主意识不清,不能修炼,法轮大法是修炼主意识的,要求修炼,提高,吃苦,都要明明白白,而精神病人做不到,但就有上述两种人进来了,也跟着练练动作,但他并不是大法的真正修炼者。有一天他死了,跳楼了,剖腹了(他不炼功也会这么做),这就被新闻利用打击法轮功而成了所谓的证据,这是栽赃陷害!是政府利用新闻在欺骗世人,为他错误的决定找借口!我告诉你,所谓自杀的多少人,根本不是大法修炼之人,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被邪恶之徒活活打死的大法弟子已有219人,这又作何解释,江泽民又下密令:“打死算自杀”,多么凶狠毒辣,这些为什么新闻不敢播?

还有,说我师父买洋楼,轿车,这件事有很多人去调查了,是一个和我师父重名的人(李宏志)的楼房,人家起诉发声明要房子的事,政府新闻为什么不播?这是别有用心,污蔑,陷害。恶毒攻击。

还有,北京“自焚”那事,新闻中说是法轮功所为,我说他骗人。法轮大法中有明确规定: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自杀的罪比杀生的罪还大。法轮功有上亿的修炼者,那些人怎么没去,为什么只有3、5个人自焚?还说自焚求圆满,如果用火一烧就可以圆满,那还修什么?炼什么?如果一烧就可以圆满,找个僻静地方不行吗?找个山青水秀的地方不行?为什么偏要去天安门呢?中国政府对什么自杀了,事故了,爆炸了等等事,发生后都是极力遮掩,为什么这事大肆宣传,一天24小时不停的播?它是别有用心,它是掩盖侵犯人权的罪行,它是掩盖自己残害法轮功人员,逼他们没有活路的罪行,但纸永远包不住火,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邪恶必将遭到应有的惩罚。

你们来看我时,问我这怎么样?我怕你们担心,每次都说很好,吃得好,住的好,我是怕你们担心,不曾讲其它,可你们却说,我只为了自己享受,不顾父母,妻儿,亲人!现在我来告诉你我所遭遇的、所经历的,我告诉你江泽民政府的邪恶!

1999年9月28日,我被非法抓起来,在长春铁北看守所关了38天,在11月4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即:1999年9月28日——2000年9月27日。就在我进入长春奋进劳教所半个月后,表现出长疥的症状,从脖子往下全身各个部位,全是,它们告诉我说是干疥,当时好痛苦,那时队里只有我一个法轮功人员,没有能理解和谈心的人,晚上身上痒得钻心,后来3、5天也吃不下一顿饭,瘦了许多,身上全是血和浓,内衣,内裤,每天都贴在身上,被、褥也全是血、浓,身上从脖子往下,看了让人恶心,全变了颜色,流出的血都是黑的,痒得我要崩溃了,天天根本睡不着觉,精神的弦崩得要断了一样,管教找我多次谈话,说写个决裂书就放你,我说我绝对不能写,我告诉它们,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安逸去害师父,去害大法。在2000年4月初的时候,又送来了两个法轮功学员,我那时也稍好了一点,每天我们都有说不完的话,刚开始不允许我们接触,不允许交谈,后来在我们的努力下,逐渐可以交谈,交往。这是在六队。

等到了2000年7月中旬,国家为了逼迫法轮功人员“转化”,把其它几个劳教所的法轮功人员都转到了奋进劳教所,单独成了一个特教大队,实施了对我们非人的摧残,刚开始的时候逼我们出操,喊口号,喊法轮功不好的口号,那时是60多人,但声音非常小,邪恶管教就让四人一组去喊,我没喊,恶警问我:“你咋地,你咋不喊呢?”我告诉它我不能喊。他二话没说上来就打;拳头,飞脚;并问:“能不能喊?”“不能!这话(要是)能喊,我早被放了。”它又开始打我,后又问:“还有谁不能喊?”这时从队伍里走出了三个功友,恶警让我们上一边去训练,其它人开始“训练”,但喊出的声音小的可怜,我们四个被罚站三个小时,我被关进小号7天。开始让我们坐板,从早5点到下半夜3点,1.80米的床上坐7个人,一动也不许动,动就电炮、飞脚,还逼我们背监规所纪,嗓子都哑了,肿了,但不许停。只要你写绝裂,揭批就可以享受宽管的待遇,就可以被减期,释放。

在30度的天气,我们30来人坐在一个屋里,门窗全部被关死,身上的汗把衣服全都湿透了,不许喝水,门窗玻璃上全是雾水,屋子里臭气,浊气,不许洗澡,不许洗衣服,衣服都一股臊臭味,很多人长疥了,发烧40来度,但必须坐直,要不就打,我们相互间不许说话,说话就挨打,一片恐怖中,很多人被迫写了绝裂。还有很多没被“转化”,他们又以军训为名来摧残我们,每天早晨,上午,下午,进行军训,走正步。刚开始,对我们训练的劳教,都对我们很钦佩,他说:你们比军队的新兵训练的都好,进步都快!这是我们努力的结果,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是大法弟子,在苦难中要做好,但即使我们做的再好,也不行,因为他们的目的不是军训,而是通过军训来摧残我们,逼迫我们“转化”。写绝裂、揭批的不用军训,他们可以打篮球,自由活动,他们可以看电视,旅游,自由交谈,可以不受摧残,所以在军训中,每当管教来的时候,其它犯人就对我们军训的又踢又打,又骂又喊,我们不但要承受身体的摧残,同时精神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不转化不许家人接见,不许送衣物,日用品,还强迫我们念诽谤大法的书,但我们没有人去念,还逼我们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因不参加看电视,一个功友被恶警用电棍电得脸肿的都变了形,把电棍插到嘴里,掐着脖子两边,电没了才放下来,还逼我们参加揭批大法的会,当时我们三个拒绝参加,我被恶警用电棍电的抽了,回来又电,七、八个人拿着电棍,把我打倒之后,四、五个电棍同时电我,并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这么好的法,我怎能不炼!”最后,它们把我电得电棍没电了,方才放手。然后把我关在小号中,吊了两天一宿,不给吃,不给喝,不让上厕所。当时就象纳粹集中营一样。这劳教所的墙上写着“要象医生对待病人一样,要象老师对待学生一样,要象父母对待孩子一样”,我感到可笑!劳动教养中规定:是人民内部矛盾,可我们法轮功人员遇到的是非人的待遇,他们为转化我们,不择手段,在巨大压力面前,有很多人宁愿跳楼、绝食也不去污蔑、诽谤大法和师父,前后有三人大喊着:“不要再迫害大法了”从四楼跳下,被摔伤,有撞暖气的,我们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我从99年9月28日——2000年9月27日,已到期了,可他们不放,以思想顽固为由,加期半年,可半年又到期了,还不放,又加一个月,这一个月又到期了。今天告诉我,又加70天,70天后放人,我说它们违法,这样关押我们违法,管教说:上级领导的意思。我说:“执法人员要依法执法,不能以上级命令执法,这不是权大于法吗?”它们说:“我们也没办法,上级告诉不让放。”我问他们:“如果这里的一个劳教和上级某领导有仇,他告诉你不放他,你就不放了吗?”他说:“法轮功人员跟那是两回事”我说:“怎么是两回事,江泽民就把我们当成了仇人。”象我这样被摧残,加期不放已是大有人在了,我跟他们讲:我们没有罪,都是好人,只是说真话,讲实话,把事实真相告诉世人,却要承担巨大的压力,我承担着妻离子散,朋友的唾骂,单位的开除,身体的摧残,精神的巨力,正因为我按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去做,那是真理,是众生都要遵循的,我必须讲真话,有很多人说:你就假装写一个决裂,出去了再说。我知道,出去比这里当然是天壤之别,可我的良心与良知呢?师父那么伟大,慈悲,他为救度众生吃尽了苦,我能为了自己一时的舒服,而往师父头上去扣屎盆子吗?我知道大法的殊胜和伟大,我还能去污蔑他吗?而且,这件事一过,会有几十亿去学法而被救度,而我去告诉他们大法不好,他们还会学法吗?会得救吗?那不是在害人吗?我师父给我喝的是蜜,我不能说成是毒药,否则谁还会再喝呢?我不能骗自己,更不能骗别人。我唯一的最深切最真诚的发自内心的呼喊:法轮大法好!我师父是清白的!大法弟子是清白的!

由于对法认识不足,邪恶之徒在钻我们的空子,如犯人,打我们,欺侮我们时,恶警会帮他们说话:“你们不是讲忍吗?”他不说那人违反了法规监规,却反过来用忍来指责我们,遮掩他们违法。现在,绝大部分法轮功人员被转到其它劳教所,我们这只剩20几个,那些决裂揭批的可以享受减期,提前释放和各种优待。你们在电视中看到什么旅游啊,娱乐啊,那是对骂自己师父和大法的人提供的,而我们这些坚持真理,不肯出卖大法和师父,用生命来维护大法的人,在这里所受的酷刑折磨,它们却特怕世人知道。

我们有一个功友,脾脏被恶棍们打碎,后来住院切除了。眼睛被打青的,更是时时出现。人都有善心和良知,看到这,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哪是正,哪是邪,你自然会明辨是非,分辨清楚。

这两年来,我不曾给你们讲这些,是怕你们为我担心,但今天我把它讲出来,不是为我自己(有很多细节我还没有写),我是想让你了解真相,不被新闻报导所欺骗,同时也让你们了解大法,了解我。我真的为你们担心,去除那些对大法的恶念与偏见吧!从新冷静地审视这件事情,因为对大法的一念,会决定你的未来,而我能转变你们这一念时,我为什么不做呢?一个坏人我都在告诫,挽救他,何况你们呢?

代我问候你爱人及孩子,让他们也认清真相,摆放好自己的位置。

你的朋友:XXX
2001年4月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