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马三家的邪恶


【明慧网2001年6月9日】我是东北某地的大法弟子,在2000年6月进京上访被判劳教一年。7月份被押送到马三家劳教所。这个所当时有500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分两个所谓的大队,每大队有260多人。我被送到一大队,大队长姓王,是专门残害大法学员的犯罪管教之一。每个大队分五个室(号),每个室有60多人,32张单人床睡64人,很拥挤,而且每天都有新学员被非法抓进来,地上也睡满了人。另外还有许多拒绝“转化”的大法学员大多数是不让睡觉的,有的只能让睡2-3个小时,否则地上也搁不下。拒绝“转化”的大法学员在这里是没有一点人身自由的,她们都被严管起来,管教安排专人分白天和黑夜,分两班看管,而且规定:不许说话、睡觉,不许随便瞅人、打手势,吃喝拉撒被限制次数。另外管教们还教唆一批刑事犯罪人员和个别主动“转化”接受邪悟的叛徒,他们成为所谓的四防员和各室骨干,充当管教们的打手和帮凶。

马三家劳教所为了所谓的“转化”大法学员制定了一系列非常残忍、低级下流的手段,对大法学员进行疯狂迫害,邪恶狠毒至极,我在那里深深的体验到了什么是人间地狱。他们所采用的较典型的毒招有四种。

一、他们制造许多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谣言来蒙骗学员。同时用欺骗、威逼、恐吓、谩骂等手段对大法学员进行洗脑式的“转化”,在这期间不准学员睡觉。

二、采取“游斗”方式,把大法学员分别押送到各个室里开批斗会。管教和打手们群起而攻之,对大法学员进行谩骂、侮辱等百般精神折磨和心理摧残,这是第二招。

三、对学员开始体罚,那时最残忍的,杀人不见血。各种形式的体罚,名目繁多。暴徒们逼迫大法学员每种形态的体罚要罚12个小时以上,有的罚24个小时。如果大法学员挺不住了就视为“转化”。这是第三招。

四、用管教的话讲就叫突击“转化”,强制性的。以大队长为首全大队的管教、四防员和打手全部出洞,包室包人分昼夜两班,用电棍和各种棍棒等凶器对大法学员进行血腥的、惨无人道的残害。完成任务“突出”的管教被所里提拔或得高额奖金,四防和帮凶们都得到提前释放。

下面我把自己在马三家期间见到的大法学员受迫害的情况概括地讲一下。这些都是我知道的,因为当时我被严管,还有很多情况都不知道。

在2000年8月2日晚8点钟左右,家住兴城的蒋玉青因不转化被四防员带到密室严刑拷打了五个多小时,我记得她被送回来时已是后半夜一点多了,看着她遍体鳞伤走路艰难的样子,大家的心象刀扎一样疼,身上被打的没有好地方,肌肤呈黑紫色,并且五脏六腑剧痛,大便便血,此症状持续一个多月。三室黄管教为掩盖其暴行不给就医治疗,只是每天晚上把蒋玉青捆绑在办公室的床上灌药,她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这次打她,为首的人是四防员叫杨建红,沈阳市人,99年因刑事犯罪被劳教,从马三家有大法弟子的那天起她就充当了恶警们残害大法学员的主要打手之一,被她打过的学员有上千人。她打蒋玉青的第二天8月3日有的大法学员找杨评理,并严厉的说要通过法律告她。当时她吓坏了,并说出了实情:原来是所里专门安排她这样做的,她不干的话要给她加刑,她为了能提前释放就干起了迫害大法学员的勾当。并保证“以后不打学员了”。

二室有名叫于素珍的学员,家住兴城,她是第一女子劳教所调女二所来进行强制“转化”的,和她一起来女二所的还有两名学员,她们在二大队情况不详。2000年8月7日我们十几名没“转化”的大法学员在一起遭受体罚时,我同于素珍见过一面。那时候她已经被折磨了三个多月了身体非常瘦,什么刑法都受过了,仍没转化。我记得在8月下旬的一天晚上,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二室里有七、八个大法学员都在号里上刑,有的“飞机式蹲“,有的“马步蹲”双手臂上举。有的倒撅着,有的下半身在床上,上半身在床于地面之间控着,她们随时都会因为动作不标准而被打耳光,薅头发和低级的语言谩骂,当时于素珍也在其中。在中秋节期间于素珍被关在管教宿舍里,以二室管教邱萍为首的邪恶之徒对于素珍封闭式的用大刑。所以后来一直没有再见到她,但无论在白天还是晚上经常会听到她被折磨时的惨叫声,特别是在夜晚这声音就更凄惨。2000年9月13日那天听一个大法学员说邱萍和三室管教黄队长一起用高压电棍把于素珍打昏过去,苏醒后仍不“转化”。

二室还有一名学员叫邹桂荣,她受的折磨最多了。2000年2月份开始对她用大刑,每天晚上都用高压电棍打她至后半夜。有时打一宿,她身上的伤口好了一茬又添新一茬,同时白天还要被体罚,不是在厕所撅着就是被倒控着,倒控时脸被憋的红萝卜色,眼珠快要突出似的,看着真揪心啊!这样折磨她有半年。还有一次我们听三室管教邱萍说:她和黄管教一起用电棍把二室的一名胖学员打得当时不会动了,说着发出狰狞的笑声。

四室有个叫革春玲的是锦州学员,管教和四防员用电棍等各种刑具和体罚连续折磨她长达20多天,四室管教打她以后遭恶报,肩胛上长了个大瘤子。

2000年8月8日上午一室有个大法学员抱着头放声大哭地从四防员屋里跑出来,见她浅黄色的衣服上被电棍打个大洞,还在冒着难闻的气味,后面紧追着两个四防员将她强行拽到厕所里捂上嘴又打了很长时间。晚上听一室学员讲她身上被电棍打得焦一块糊一块的。一室的张玉芹,锦州学员。在2000年7月份至8月初被管教和四防员打成重伤,由于夏天她身上穿的衣服很薄,看着她被打得青肿的身躯视而可见,都分不清哪是电棍伤哪是打伤了。

三室的田绍艳是绥中的学员,2000年9月初的一天我看见她被黄管教和四防员用电棍打得前胸一大片焦糊色的肉上淌着油,黄管教还用电棍电她的脚心等处。

还有三室的侯小惠是抚顺市人,2000年8月20多号的一天一室和三室的两个管教用高压电棍打的她放声大哭,用各种刑罚隔离式的折磨,直到“转化”为止。

一室的吴艳秋是锦州市学员,她受尽了折磨,尤其很长时间不让她睡觉,记得有好几次在后半夜3-4点钟,我看到她仍然在厕所里受罚,看管她的人员是每2小时换一班。

以上所述情况只是点滴之事,只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在马三家众多受残害大法学员还有很多很多,大法学员们所经历的苦难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他们所承受的迫害是人间罕见的,有很多人被打伤、打残、打得精神失常。这里的管教各个都是最邪恶、最歹毒、最狠毒的人间败类,可是这些东西在中国不但得不到惩罚,还屡屡受到中共嘉奖,是因为有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为他们撑腰,他们才敢如此干着践踏法律、侵害人权、残害生命的勾当。

目前马三家的大法学员仍在承受着巨大的苦难与法西斯式的暴行,她们每时每刻都在极度痛苦中度过,她们需要善良人们的同情与帮助!期待着所有受蒙蔽的人们的觉醒和正义的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