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奥克拉荷马市一次洪法、讲清真象的活动


【明慧网2001年7月13日】 我先生于2000年12月考上公费留学来到美国奥克拉荷马市的Oklahoma City University念研究生,来美国之前我们知道这儿还没有大法学员。但由于先生需要工读和上课的关系,加上我用英文介绍大法有限,刚来的半年我们除了让周遭朋友知道我们学大法外,很少真的积极邀请他们好好感受大法。如今想想因为我们的不积极,已经浪费了多少时间,也让多少需要我们救度的世人错过了良机。幸而在这两天(7月10日及11日)有学员为了响应“SOS!紧急救援中国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从洛杉矶开车到华盛顿D.C. 与各地赶来的学员会合。看到他们一路洪法的精神才真的让我们体悟到我们应该在这里做好大法工作的神圣使命感。

过去在台湾我和先生都是只参加现成的大法活动,很少参与事前的准备工作,虽然也算老弟子了,常常还是因为「为私为我」的常人心而只是单纯参加活动。陪先生来这两个月后,因为学法不精进,在修炼上碰到了瓶颈,前阵子回去了台湾两个月。这两个月给我很大的冲击,感到自己的放松使自己才短短两个月就落后人家一大截,再回到美国后我和先生好好讨论了这个问题,我们感到十分愧对师父及大法,所以决定一定要在这方面多下功夫,让我们在回台湾前,剩下在美国留学的这几个月中过得更有意义。

就在我们登上大法网站成为奥克拉荷马市联络人的第二天,就有学员从洛杉矶e-mail告诉我们:他们将要一路开车去D.C,沿途所到之处都要与当地媒体接触,讲清真相,希望在来到奥克拉荷马市时能有人协助。我和先生都感到高兴,因为师父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又来的这么快。

然而考验也随着而来。首先就是我的语言问题。在台湾我即使有机会接触外国人,所说的英文大多很简单。以前学过的单字,该忘的也已经忘的差不多了,来到美国后,因为学法炼功、做家事、带孩子的原因,也没心情看电视、学英文,更不用说阅读英文版的中国法轮功了,连翻都没翻过,能帮的忙顿时就变得很有限。先生因为大法和功课都要兼顾,常常忙东忙西,我知道自己更该做好本分职责不让他操心,我认真把家打理好、孩子照顾好,行有余力,我也开始拿起英文版的《法轮功》静下心来学。我告诉自己:在大陆有很多不识字的老婆婆,因为读《转法轮》,从一个文盲变成看得懂转法轮,所以只要我用心学习一定也可以看懂。在这一段期间,我们外出炼功时开始有一些回应,有些外国人好奇的看看我们在做什么,藉着机会我们尽量向他们洪法。有一次,一位骑自行车的人友善地和我们打招呼,起初我只是简单的想: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有一天他一定会有兴趣问问我们在做什么。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还有常人的观念,我若是不积极点,这个人的生命谁知道会不会就在下一秒结束了?而他却因为我的一些执著丧失了他这一生要返本归真的机会。想到这,不禁令我惭愧万分。我悟到师父说:「所以,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是一个多么慈悲的心。

先生在准备那两天的活动中也面临了很多考验,一开始就是租借场地的问题。原本第一天晚上预计希望能借用学校的教室办说明会,却因为国际学生办公室的顾问受江泽民集团假宣传的影响,不敢出面帮助。那天先生回来跟我谈这件事时显然十分沮丧,可我相信师父自有安排,我告诉他:「或许这个场地师父认为不够好,师父一定会帮我们找到更好、更配得起大法的场地。我们何不打电话请教美国当地的学员最初人家是怎么起步的?」因为自己的正念,后来我们顺利的借到了一个大书局愿意免费让我们使用其咖啡店的场地,果然比当初预期的地点还要有人潮。其次在第二天的记者说明会,主办的学员希望能在奥克拉荷马市最有名的国家公园(Bombing Memorial)举办,我们放下了常人的怕心,从容的询问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他们让我们填了一张表格后轻松地告诉我们,原则上没什么问题,等核准通知即可,而也就在我们欲登上当地华人报纸前,他告诉我们活动核准了。

在这两天的活动中,虽然主办的学员事前一直和我们保持联络,他却忘了我们告诉过他我们没传真机的事。媒体是直到记者会前一天才请德州学员帮我们传真的。我们明白这也是师父在点化我们:做大法工作是没有什么指望别人来帮忙的,修炼不也就是如此吗?自己的威德是要自己建立的。

活动顺利的结束了。第一天的晚上虽然来的人不多,但每个人都从头听到尾,个个显露出很有兴趣的样子,而且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除了一个华人外,都是西方人。其中一个还是练了多年气功,目前对于本地气功状况了若指掌的人。他一炼到神通加持法的两侧加持时,就感到能量很强,事后一直表示要帮我们洪法。他几乎认识所有本地练气功的人,他保证一定要向他们推荐法轮大法。还有另一对男女,连男生都穿了鼻环,先生说:「没想到他这种人也会这么有兴趣,真的是不要被自己的观念绑住了。」会后,主办人还告诉我有两个人一拿到书后就认定了,连别人要借看他们都很紧张,怕人家不还。在这批学员回旅馆前,我才想起他们没吃晚餐。我把家里零嘴全部打包,其中有一包是我们从台湾带来、都是一岁女儿爱吃的东西。我犹豫了一下,可是想到她也是个炼功人,我相信她会很高兴我这么做的。第一天晚上活动结束后,我和先生又开车送两位学员看第二天的场地,由于夜深视线不明,我们被一辆警车拦下开了一张罚单,我们在场的人都知道事情没有偶然的。我想起师父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赶紧主动拿起宣传单请先生递给他,那个警察显然很意外有人不但不生气还客客气气地邀请他参加活动,他告诉我们,虽然要在第二天早上要补眠,可是他很乐意告诉他太太这个消息。当时另一个学员告诉我:「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我相信这是身为一个大法粒子的本能反应。在送完看场地的学员回旅馆后,我和先生回到家也很晚了,我们两个却一点都不觉得累,还在那讨论第二天活动需要准备些什么,只要想到就立刻去做,竟也忙到了半夜三点。

第二天的活动因为媒体通知的晚,来的记者少且分散,也因为国家公园管理严格,不准我们擅自离开限定的区域随便散发传单。起先我也规规矩矩的只是拿着受迫害学员的照片站在原地对路过的人们讲清真相,后来先生悟到:如果这些国家公园的执法人员了解真相一定也会支持我们,他抱着女儿友善地向他们攀谈。因为先生在台湾也是担任警官,一下子就聊开了。先生把话题一转,开始详细向他们介绍大法,这期间使其他学员也得以去到别处散发传单。一位洛杉矶的学员跟我说:「在美国这儿就是这样,你别怕,只要我们有尊重他们,他们开口说话了,我们就规矩点就是了。不然规定一大堆,事情也做不了了。」我相信环境是我们自己创造的。记者会结束后,其中一位执法人员表示,他回去一定要上网看看什么是「法轮功」,并且主动和我们拍照;另一位执法人员则帮我们清理场地,我突然感到那个场的祥和,「真善忍」的特性不用嘴说,自然在每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

从洛杉矶来的这群学员中有亲身在大陆被关押过104天的、有母亲还被关在狱中的,他们明白做为一个大法弟子的使命,到处奔波告诉世人真相;还有白人学员学讲简单的中文以便唤起世人的良知;另有一位年纪很大的学员,让我十分感动,她虽然80多岁了,又不太会说英文,可是洪法不落人后。她发传单时就简单地说:「Hello, Falun Gong(你好!法轮功)!」她告诉我,她要好好学英文才能跟人家洪法,她两眼有神,比年轻人还有活力,还不时嘱咐我一定要好好学法精进。

活动结束了,我们感到大法的威力,带有人的观念是办不起来这样的活动的;没有师父的帮助,没有人会来参与的。这些学员离开了,而我们的使命现在才真正开始。在他们离开后我才想起我忘了请教他们的名字,可是又觉得,问了名字也是多余的,因为我们都是大法的粒子。在这次活动中,除了认识到自己更深的执著外,更体会了大法的威力。那些学员告诉我,每次国外法会,台湾学员都来好多,也让别人知道同样是中国人还是有地方有信仰的自由,这就是台湾学员走出来让他们感到最大的意义!

在庄严的正法进程中,我们每一个人是怎么摆放自己的位置? 师父慈悲,还在等,还在等那些有缘的人得法,还在等我们够标准,还在等众生摆放他们的位置。然而师父却帮我们承受太多太多!感谢师父的慈悲,两年来我又更了解了什么是修炼,更明白了身在正法时期的殊荣。我问自己为大法尽了多少力?现在我发现,只要在大法里,体力没有极限、经济不是问题,「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坚不可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