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7月13日】
严正声明

感谢师尊,是师父的大慈大悲,使我有机会纠正自己的错误,挽回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此,我要向全世界的人们表达我的心声,我的师父是至高无上,最慈悲的师父。法轮大法是金刚不破的宇宙真理,任何妄想破坏大法的邪恶都将得到可耻的下场,这是天理所在。

以江氏为首的邪恶势力穷凶极恶地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多少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在法遭受迫害时,我和功友几次进京护法,被拘留、被劳教,在劳教队,我和其他功友被强迫超负荷的劳动,每日长达22个多小时,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和迫害,两、三天只能睡2个多小时的睡眠,在炎热的夏季酷暑难熬,气温高达四十度左右,没有水喝,不能洗漱,还要不停地超负荷劳动,每天在繁重的体力劳动和极度困倦下度日。邪恶对坚持不写“保证书”的学员,从生产上找借口逼迫学员,刁难学员,找茬不让睡觉,连续多日的煎熬学员,强迫所有的大法学员看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录像。

由于我坚持不写“保证书”,管教就把我频繁地调班,让我不得安宁,开班会唆使犯人围攻我,整治我,白天不让大便,处处受到限制,没有一点人的权利。邪恶利用所谓“转化”的学员做我的工作,没有达到目的。由于自己平时的学法不深,主意识不强,没能站在法上用正念对待所遇到的问题,一时的错念,去看甚么“白皮书”,思想被引向邪悟,怕心使我神志不清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等之类的东西。当我出狱后从新学法,师父讲的法理使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我为自己不该犯下的一个天大错误而痛苦不止,内心的悔恨和巨痛使我长期不能自拔,因为我的错误给师父,给大法造成的侮辱使我痛苦万分,自己生命的价值被玷污,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这里严肃声明,在劳教队所说、所写对大法不利的“悔过书”一类的东西全部作废,我要洗刷我给大法造成的侮辱和损失,我要为师父、为大法,为那些受难的功友们伸张正义,讨回公道。

我要向世人揭露劳教队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管教对坚定护法的学员用毒打、迫害、洗脑的卑鄙手段,体罚和精神上的折磨,高压欺骗,刁难威逼,引诱,恐吓甚么所谓的“转化”纯属是邪恶欺骗人的毒计,用欺骗、伪善的手段迫害学员背叛大法,被欺骗蒙蔽的学员终有醒悟的那一天,坚修大法的弟子,他们一个也转变不了,大法弟子徐伟文绝食以生命护法,管教唆使犯人毒打她,并强行灌食长达三个多月,她的食管受到了严重的损伤,管教用手铐将她的双手双脚全部铐在铁床上三、四个月,至使徐的双手双臂完全失去了生活能力,骨瘦如柴,头发脱落,现已不能灌食,生命危在旦夕,这血的事实是铁证如山的,是邪恶抵赖不了得,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谁也不能改变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我的心永远属于大法,我要以我亲身的经历,唤醒被邪恶蒙蔽的人们,不要再受邪恶的欺骗,宇宙的真理------“真善忍”衡量善与恶,正与邪,他衡量着每一个人的生命,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在法中揭露邪恶,铲除邪恶,救度世人,完成历史赋予我的使命,坚修大法紧随师,在正法中坚修到底,返本归真。

大陆弟子:周秋华 2001年3月


深刻的教训

今年四月份安徽省淮南市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采取的形式:单位派人看着不准回家,实行24小时监控,吃住在招待所。实际上就是剥夺了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讲白了就是软禁。宪法第二章37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经其它方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对于江泽民集团这种视国家根本大法不顾,执法犯法的行为,我应该坚决抵制、制止,不能配合邪恶的要求。可是由于执著,口头上虽然不愿意参加,但经不住本单位领导的诱骗,他们说:就办5天班,一切费用由单位负责。可事实上这期班办了二十七天。在办班期间单位和政法委的人瞒着我到我家逼着我爱人交1500元人民币。这期班办下来,仅我个人费用总计花去四千九百元。(我个人每天费用是二十五元)。

在“洗脑班”上,他们播放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强迫学员学习攻击大法的材料。采取强制洗脑。还变换手法把参加班的学员隔离开,不准相互接触、说话。专门找来劳教所和在家邪悟的人给我洗脑,这些人邪恶程度比工作人员更胜一筹,表面上说话很和善,骨子里完全是对师父和大法的歪曲,用邪悟的谎言欺骗迷惑学员。他们邪恶地说:全国上下开展转化工作是师父安排的,等等。把学法不深、修得不扎实、心里有执著的学员拉入歧途。在当地他们的洗脑没有效果。又把我们送往合肥劳教所,并且把我八十岁高龄的老母亲和我的嫂子找来陪伴。政法委的人声称不转化就不准回家,劳教手续以后补办。在劳教所期间叫那些邪悟的人继续围攻,从早上直到晚上十点钟才准回去休息。中午吃完饭我趴在桌上想休息一会,他们还大吵大嚷把管教干部引来,一起把我搞得神志不清。由于我没有时时刻刻用大法的法理窒息邪恶,而是用人的一面和他们论辩,心里想劳教所是关坏人的地方,我没有触犯国家刑法的任何一条,凭什么要送到劳教所。在执著心的驱动下,让邪魔钻了空子,上了他们的当,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说:“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是历史上早就安排好的,每一个环节都没有走偏。当然这种安排,它是过去旧的宇宙中的那些高层生命安排的,而且是层层层层宇宙中旧的生命系统安排的。”师父说:“这一切我是不能承认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这场邪恶。”对于师父的教诲我只是停留在字面上的认识,法的内涵根本就不理解,学法不深导致我在磨难来时产生迷惘,消极承受。当我在修炼的路上摔了跟头,迷失方向时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多次点悟我,是同修帮助了我,使我这个迷失的羔羊终于认清了回家的路。

回想“洗脑班”的经历,我痛不欲生,现在只有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才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要把自己的沉痛教训告诉同修引以为戒,认清“洗脑班”的实质,坚决抵制,不给邪恶任何可乘之机。同时奉告那些误入歧途的人,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助纣为虐、害人害己,赶快醒悟吧!一念之差,“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

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谎言诱骗下、在被折磨得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李立敏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是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是从心底感谢恩师啊!我读着师父的大法,无数次被感动的流泪。心底对师父说:“师父呀!我能真正的修炼了,您能带我回家了。能从这个肮脏无比的地方回到那无比圣洁美好的世界,这是多么殊胜啊!”从那以后,我就决心一修到底,争取早日圆满功成。可谁知“风云突变天欲坠,排山捣海翻恶浪”。1999年7月20日以后,大法被迫害,弟子被摧残,我却不知怎么做了,还把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说成是假经文,我觉得自己有罪呀!觉得对不起师父。今年3月份以来,邪恶疯狂至极,进行垂死挣扎,邪恶的“610办公室”下达命令,要求各单位、村、镇给法轮大法弟子洗脑,先是填什么“转化表”,后来又强迫没转化的学员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担保书”,如若不写就被关起来或者送“洗脑班”强行洗脑。单位几次对我进行强行洗脑,强迫我写所谓的“四书”,我想我这次可得把握好自己,我坚决拒绝了。后来他们就找我的亲属写,我的亲属怕我被送进“洗脑班”,就代我写了“四书”。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很难过,当时因为有怕心,也没敢说什么。心里想:这也许是一种保护自己的办法。通过学法,用法来对照自己的行为,认识到了别人代写也不对,同样给大法造成了危害,是在向邪恶妥协,使邪恶有机会可乘。为了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严正声明6月中旬亲属代我写的所谓“四书”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坚定地维护大法,并请求师父饶恕我的罪过。

大法弟子 李连书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师父《大法坚不可摧》的教导使我深深的认识到了向邪恶写“保证、悔过”的严重后果,向邪恶妥协就是对大法的侮辱,这是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干的事,尽管自己在修炼中曾于4.25和9、8日去北京护法并被判劳教一年,表现一直坚定,在劳教期满不写“保证”,不能回家之际,自己有些着急,想早日回家学法、练功,做正法工作,极不情愿的,不是真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等,为了挽回对大法造成的不良影响,我郑重声明:过去向邪恶写过的“保证、悔过”之类的东西全部作废。在正法修炼进程中,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走好今后的每一步。

法轮大法弟子:邓显发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期间,邪恶的旧势力操纵恶人手中的权力,采取欺骗的手段,制造假象,以及利用安排在大法弟子内部的“毒瘤”散布歪理邪说,迷惑学员,动摇对大法的正信。瓦解学员对大法的坚定,放弃大法,放弃修炼,胡说什么圆满了等鬼话。在此期间我写了绝对不应该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以及“揭批材料”。并助纣为虐地做了些“转化”工作,最后导致自心生魔,犯下了破坏法的罪。

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所做的全部作废,都是错误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将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当时为什么被邪恶钻空子呢?回想还是没有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自己发的念是否符合法的要求,神的一面被抑制。悔过之余,我想提醒在劳教的学员,那里是邪恶所操纵的黑窝,那里的管教人员和专门给人洗脑的人,表面伪善,实质是被邪恶旧势力控制的,一定要发正念铲除邪恶。

大法弟子 陈建平 杨小勇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97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10月进京上访,后被遣送回当地看守所,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在此期间,我向同号里的女犯人洪法,后来被转到全是大法弟子的号里,十几个人在一起,我们天天学法背法,感觉比外面提高得还快,并且还承受着邪恶的迫害,期间我闯过了亲情关和当时的生死关,我感觉自己非常了不起。在最后几天里如果不写“保证书”就面临被劳教,我的同学听到消息后,千里迢迢赶来,我很吃惊,就这样为了友情我不情愿地写了“保证书”。回到号里我恍然大悟,哭了一宿都没睡觉,恨自己被友情所左右,第二天一早我撕掉“保证书”,坚决不写,可亲人却已经买通了所长硬把我抬了出来。

2000年我接触了一些从劳教所提前释放的学员,他们都说“决裂”了,而且又向我讲了他们的邪悟想法,回家后我越想越对,自己便也不学、不炼了,以为这是“大道无形”的表现,这是放下了圆满。老师说:“修炼人在圆满的最后一刻都不能放下修炼。”后来自己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没有深挖根源,也只觉得不学、不炼是破坏了老师为后人留下的修炼形式,直到我拿起经文认真看了以后才认识到。师父说:“以所谓‘放弃对圆满的执著’、‘放弃人的观念’为名是在掩盖其真正的执著,……”。

在别人积极投身正法时,我却在魔所设下的陷阱里为一点所谓的小小成绩而沾沾自喜。我痛心疾首,放声大哭。现在我郑重声明:在“决裂”期间所干的一切通通作废!我必须抓紧时间学法、炼功,赶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决不能让魔在有空可钻。

真的无法用于语言来感激师父的洪大慈悲,要不然我“千万年的等待”真的就将毁于一旦!!

大法弟子 刘丽 200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1999年8月,居委会主任为法轮功的事多次到我家,令我家人很烦、很担心,反对我炼法轮功。有一天他拿来了一张印好了的“保证书”让我签字,又惊动了家人。为了让他少来或不来,我虽没在签字处签字,但违心的在“保证书”的空白处写了一段“不炼了”的文字,并交了部分书,我当时觉得这算不了什么,又不是真不炼了。事后我痛悔不已,我对不起师父,给大法抹了黑。现严正声明,所写文字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坚修大法紧随时,走好每一步,加倍弥补,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武淑琴 2001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我现年龄62岁,自从1995年10月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身体健康了,不好的行为也去掉了许多,思想境界也得到了净化。做到事事为别人着想,助人为乐。我真的是受益非浅。我发自心底的说:“法轮大法好”。

可前不久,我们当地的公安局说填什么转化表,我不填,他们给填上了,同时让我表态。我说:“法轮功好,使人身体健康,做好人。”来的人说这不行,他们只好给我写上了“不炼”两个字。同时又告诉我:“你不填不行,不填的人都弄到“洗脑班”去了。”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怕心,我向邪恶妥协了。我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当时大哭)。现想起来,当时自己的作法实在可耻,不配做一名大法弟子。

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这使我觉醒,我要坚修大法,“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在正法中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铲除邪恶。现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填的“转化表”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王荣华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人的观念太重,正念不强,致使在张贴大法真相传单时被邪恶抓走,以至最后向邪恶妥协,写了“不进京上访,不参加法轮功非法集会,不散发法轮功传单”等保证书,给大法造成了严重损失,做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辜负了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过后真是痛苦万分。现在我声明所写“保证”及家人代我写的“保证”一律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用强大的正念对待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张殿荣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今年6月中旬,本地区“610办公室”规定所有大法弟子一律填写“转化书、登记表”,而后又强迫填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担保书”,我们两人都一概拒绝这两次非法的强迫填写行为。直接抵制了邪恶的迫害行为。可是“610办公室”又给弟子所在的单位施加压力。不填不行。我们还是拒绝填写,单位领导也没有办法。但是为了向上交差,背着我们本人伪造了假“四书”交差,后来我们知道后也认识到这也是严重的间接破坏大法的罪恶行为,但因为有怕心,默认了单位的作法。是间接地向邪恶退让,从而开脱自己的严重执著,除向师尊请罪之外,特严正声明:单位背着我们本人伪造填报的“转化表”一律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同时揭露“610”邪恶组织机构在穷途末路时又一次迫害大法的滔天罪行,这伙邪恶立即就遭恶报。

大法弟子 李忠义 刘崇莲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自得大法后,我幸福无比,知道了生命的意义,努力学法炼功。自99年7月20日以后,因对法理解不深,怕心重,向当地政府写了“保证书”,并交了大法资料。特别是在今年5月13日被政府无故抓走,在这次考验中又被邪恶钻了空子,为邪魔又提供了一份“转化材料”。回家后10多天来,我处于极度的痛苦之中,我愧对大法、愧对慈悲众生的师尊。现在我严正声明,自99年7月20日以后,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通通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做个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炼者。

安素兰 2001年5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现在被迫离开单位流离失所。我曾于2000年3月和8月两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两次,并于2000年10月被公安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强行送到劳教所。

在劳教所关押期间,我受邪悟思想的干扰、渐渐思想偏离大法,走向深渊,写了“悔过书、揭批材料”等作为大法弟子绝不能做的事,同时还用自己的邪悟去动摇功友,给大法造成了很坏的负面影响。

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的“三书、揭批”等破坏大法的“材料”和所讲的破坏大法的话一律作废,重新回到大法的立场上来,坚定修炼,加倍弥补。

通过这件事我清醒地认识到,我们上访并没有违法,但却遭到无名的非法镇压和处分,而作为一个修炼者却以侥幸的心理从里面走出来,掩盖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却不知道从里面以这种方式走出来本身已经给大法抹黑,给大法造成很坏的影响。

教训是深刻的,正法修炼的机缘是万年不遇的。希望功友以我为戒,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决不能做违反大法原则、乱法之事,不让邪恶钻任何一个空子,不能让这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否则留下的将是无尽的悔恨。

大法弟子:吴江海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关押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又有执著心,在邪恶的栽赃陷害、造谣欺骗和高压下,听信了邪悟,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现在我已经认识到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非常痛悔,现在我严正声明如下:从2000年7月21日以后,至2001年5月之间所写的“悔过书”、“揭批书”等一切“书面材料”统统作废,在这期间的全部“转化”言论一律作废。从现在起,我要加倍弥补,努力学法,坚定正信,汇入正法洪流中。

大法弟子:李晓军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以来使我的心境得到了净化和升华。今年5月份以来,本地大法弟子都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邪恶带回押在看守所。而且没去的弟子在上班和在家时也被非法带走,送到“洗脑班”去强行洗脑。同时邪恶的“610办公室”还让各单位、各地方只要是修炼大法的弟子都要填什么所谓的“四书”,由于自己正念不够强,为自己开脱,想不可能都到看守所、洗脑班才是修炼,那里毕竟不是好人去的地方,能走出去的弟子都走出去了,可外面的工作还要做,带着这样的执著,有意无意地向邪恶妥协。于是单位领导给填了“转化表”之后,我还想师父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你填那是你的事,我不承认,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当时确实是这样想的。

做为一个大法弟子做了不该做的事,很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给予我的一切,今后我要认真学法,坚决铲除邪恶,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到底。特此严正声明我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别人代我写的“转化表”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刘翠花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去年2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由于自己过去法没有学好,劳教队劳教期间,在承受高压,迫害中,较重的怕心和执著,使我没能够在法上认识法,不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而是理智不清的完全站在了人的基点上走入了邪悟,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干的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

是大法、是师父洪大的慈悲使我清醒,使我明白自己完全错了,错的是如此地严重,如此的危险,我痛悔不已,整日的以泪洗面,通过反复学法,深挖自己的思想根源,使我对师父讲的“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有了深刻的领悟,体悟到大法修炼的严肃性,师父在《挖根》经文中说:“我早就看到有个别人,心不是为了维护大法,而是为了维护人类社会的甚么……站在甚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自己正是由于没有彻底改变几千年来人骨子里形成的人维护人,维护人类社会的甚么的观念,基点不自觉的就站在了人上,用人的观念去认识法,也就理解不到法的真正内涵,因此,在魔难中,加上较重的怕心、求心等各种执著容易被魔钻空子,理智不清地在法中断章取义,为自己的执著找依据,以至自心生魔地完全站在变异人的基点上曲解大法,还自以为悟到了高层次的理,走入了邪悟,完全颠倒了是非,真伪不辨,被邪魔控制着干了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干的事,这是对大法的背叛,是助纣为虐,是对大法的犯罪,彻底清醒后的我,要用坚定修炼,重新走入正法行列的实际行动给邪恶势力以有力的回击,加倍弥补自己给法造成的严重损失,我严正声明:在高压迫害下,我理智不清地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我所熟悉的大法弟子所遭受到的残酷迫害的事实,去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善念去救度世人,用大法弟子的正念、真念去铲除邪恶,全身心地投入正法之中,加倍珍惜师父给弟子的又一次机会,一定把握好,坚定正念,绝不动摇,跟上正法进程,努力学法,深挖思想根源,不断清除自己头脑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和外来干扰,把人的变异观念和执著根挖掉,修得执著无一漏,走好今后正法中的每一步,坚修大法紧随师,此念坚如磐石,为其舍命而不足惜,以此感谢师父的苦度。

大法弟子:李丽雅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功的受益者,通过这几年的修炼使我明白了一个人活着为了什么,应该怎么样做人。在这之前变异的观念让我自私圆滑,处处不让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我也感觉这样不对,但私心使我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种做人的方式。有幸在书店买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开始是好奇,当我看完这本书后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有法不依,为什么会有人自私、贪婪。从法理中我看到了自己那颗自私肮脏的心理,让我惭愧不已。从那天起,我决心“以法为师”,修自己,真正做到象师尊说的,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社会上成为一个合法的公民,爱国家,爱人民。在单位做一个好职工,无怨无恨。在家里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以身作则。我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上次居委会拿来一张表让我签字,我违心地签了。事后,我一直问自己,我做对了吗?我说真话了吗?让我签字的人也是被蒙蔽的。我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我精神的升华呢?身体的改变是法给予我的,是法救了我。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挽救善良的人,我不应该这样做吗?

在这里我要告诉人们:我们都是神造的,神要认为我们不好的时候,他会毁掉我们的,声明上次签字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粒子:方庆萍、闻金云、刘桂平、张芝敏、高学英 2001年6月27日


声明

我的家属有高血压和其它疾病缠身,96年炼法轮功半年,病全都好了。因此我感受很深,跟着炼起法轮功。时间不长,我每天喝一斤酒的瘾好也戒了,烟瘾也戒了,炭黑的脸色也变得又红又白了。过去烟和酒我戒过多次都没有成功,这次自动不想抽烟、不想喝酒了。还有,脸色的变化等都说明炼法轮功效果确实好。我平日正常工作、操持家中事务,早晚业余时间用来炼功,遇事我按李老师对炼功人的要求做,与人为善,处处重德。一次我去澡堂洗澡,见一个老头掉到烫人的水池里不能自拔,池上的人见水太热,危险无人敢下去救人。眼见此景,我二话不说,下去把老头拖到水池边上,我满身烫得通红但却没有伤着。后来我自己也遇到过危险事情,如我推一车石头碴子,不慎一个车把顶着我的心口窝,把我猛地挑起来摔在地上(由于用力猛推,车轮受阻造成的)。当时我感觉很厉害,看见的人非常害怕,可是我却没有事。我心里明白,这是炼法轮功的福德。由于法轮功对人身心健康和为人处事有百利而无一害,确实很好,因此江泽民集团禁止炼法轮功我想不通,我也到北京上访,向国家领导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但是却遭到拘留,强制办“学习班”,不准回家休息、吃饭、强迫写“不炼功”、强迫说污蔑大法的话。当时无奈就写了“保证书”等违心的东西,事后觉得心里难受,认为做人应当诚实、刚正不阿,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做事。所以我现在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等违心说法轮功不好的话全部作废,以正视听,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刘才得 200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从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心情好,一身轻。学法修心不仅使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使我的灵魂向更高尚境界迈进。

然而从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后,单位领导多次找我谈话,并要我写“保证” ,特别去年分房子时,又要我写“保证”。

我由于个人的“情”和怕心放不下,违心地写过“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不上访、不串联、不散发传单”等。在分房拿钥匙时领导说再加一条“不修炼”,我又违心地加一条“不修炼”。我为此感到忐忑不安,现严正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赵明 2001年6月24日


声明


我在生命无望之际喜逢法轮大法,经过了2个月的炼功,我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好人。因此跟我学炼功的人好多个,这样那样的病都好了。我从心灵深处知道法轮大法好,是难得的福音。

因坏人撰文攻击法轮大法,某杂志违反国家对气功的“三不”规定,随意转载出刊污蔑法轮大法的杂志。法轮大法修炼者找某杂志社说理,当地公安出面干预并打人、抓人。这本是撰稿人、杂志社和读者之间的矛盾问题,找政府处理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当法轮大法修炼者找当地政府申诉时,该政府部门不听解说,采取同样措施,抓捕炼功人。那么,要解决此问题,只有找中央政府。所以法轮功学员上北京上访。群众有问题找政府,是对政府的信赖,政府对问题秉公处理是对群众的交待。大量的炼功人被抓、被打、被单位处分。法轮功1992年在内全国公开传播,学炼人数之多,好影响之大,受到国家和有关部门的好评和广大老百姓的欢迎。突然之间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道理不明,让人人心难平!好东西不让学,好人不让做,这将给社会一个什么导向!为此我多次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但得到的是打击处理。在被拘留中、“洗脑班”中,强迫我写“保证书”,并用事先编好的攻击法轮功及李老师的话,逼迫我写一遍。当时我违心地含泪写了。做为人应当分清善恶、坚持正义。我当时没有坚持正义,我错了。现在我声明,以前写的违心的话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我坚信法轮功及修炼者受到如此不公的虐待,也没有出现反政府的事情,顶多就是上访反映情况。再就是向老百姓诉说真实情况,莫冤枉好人。

大法弟子:张保廷 200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2000年共去北京3次,护法回来后,街道,派出所及单位三方给我洗脑,每次去都是我丈夫带我去的,最后一次是街道主任代替我写的“悔过书”,回来后,我按了手印。

现在我意识到自己错了,当时没有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没有在法上提高,而顺从了邪恶,做出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情。现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违背法的事情都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周玉琴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今年五月第一期被“强制转化”的法轮大法学员,我非常惭愧,对不起老师对我的慈悲苦度,是大法挽救了我,使我走上了修炼的光明大道,我才有了今天,不然我早就没命了。由于我在“学习班”上邪悟,起到了破坏大法作用,所以我要加倍努力,回过头来紧跟师父,弥补过失。我特此声明在“强制学习班”上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

大陆弟子:刘继祥 2001年6月24日


声明


我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弟子,修炼几年来,亲身体悟到大法的威力,我深感法轮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

自从江泽民集团不准我们学炼法轮功,我就是想不通,我们炼功锻炼身体、做好人,这是好事,为什么政府中有个别领导要反对我们炼功呢?我就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讲清法轮大法是正法,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谁知我们到了北京就被警察抓起来,遣返当地派出所,被拘留、罚款,还要写“保证”。

我郑重声明在2000年四月份所写“保证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我们是国家公民,有权上访,上访没有错,更没犯法。我们堂堂正正做人,是那些迫害大法的人在执法犯法。我今后一定坚持实修,学法、炼功,持之以恒,直到功成圆满。

大法弟子:刘俊玉 2001年5月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我去北京上访半路被押回,由于学法不深,在怕丢面子下做了有损大法的事,如交书、炼功带、写所谓的“保证书”(不是真心的),无意中随和了邪恶。我很痛悔。现郑重声明,所做过的所有不利于大法的一律作废。请求师父给我弥补的机会,我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要堂堂正正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张静 2001年6月8


严正声明

我于1997年10月得法,自从法轮功被江泽民邪恶集团严令取缔后,由于一再向邪恶妥协,不但没有好好学法,而且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提高自己的环境。没有认清什么是邪恶的本质,虽然坚信大法,同时也做了许多不应该的“保证”。现在声明以往在压力下做的所有“保证”全部作废,包括家人代书的“保证”。今后坚修大法,加倍弥补,做合格的大法弟子,并努力向世人讲清真相。

大法弟子:赖奕隆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12月2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正法时被抓捕。在押期间我在“保证书”上写下了“暂不去北京、不再发放任何材料”以及别人替我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话,我郑重宣布,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不向邪恶低头,时刻“以法为师”,紧随恩师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桂忠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因我学法不深,怕心太重,在邪恶的“不转化就劳教”的威逼高压下,违心地写了所谓的“转化材料”,给大法造成损失,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后悔莫及。在此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写一切违背大法的统统作废,我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坚不可摧。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做一个堂堂正正金刚不破的合格弟子。

刘宗琴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们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刘源媛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自1997年7月22日江泽民邪恶集团镇压、迫害“法轮功”以来,在邪恶的威逼、欺骗、高压下,我违心地做了违背大法的事,说了损害师父和大法的话,我非常痛心。我严正声明:凡是以前在任何场合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和师父的言论、文字、行为、影音材料、签字等一律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杰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六月中旬,居地居委会及特派员一行三人到我家,把写好的“保证书”拿出来要我签字。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下,我一时糊涂,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字。过后,我追悔莫及,特在此声明,以前被逼所签的字一律作废,今后一定紧随师父,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刘惠珍 200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2001年5月,邪恶势力以办洗脑班为名,搞欺骗,给学员洗脑。我从内心没把邪恶分子放在眼里,可邪恶分子一计不成又生二计,二计不成又来三计。由于自己执著心没完全放下说了违心的话,所以我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法是严肃的。我知道自己说了对不起老师的话,没法面对老师,但我在正法道路上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靳学芳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炼法轮功4年,炼功中,身体得到了净化。这次磨难当中,没有把握好心性,在受到公安、单位、家庭的迫害时,在自己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写了不该写的、说了不该说的,是因为自己的怕心所为,怕受到更严重的迫害,这就违背了法轮功中的真、善、忍的真,在魔难来时,没有说真话,这不是大法弟子所为。以上所写、所说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孙允霞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因此,在1999年7月22日服从了邪恶,写下了“不练功”的保证书,以及所谓的“认识”并上交了一些大法资料,这严重地破坏了大法,做了一个炼功人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严正声明:自己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有言行统统作废,以后严守心性,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 牟乃武 2001年7月8日


声明

以前因为邪恶强迫迫害下,干了作为大法弟子不应该干的事,在此声明一切所做、所写的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学员:吕政武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使自己在重大考验中没有过好关,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声明,我原来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在以后的修炼中,发挥一颗大法粒子的威力。圆融好大法,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龙增津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们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陈玉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11月被判一年半劳教,在劳教所里受邪悟的影响,在管教人员强迫下于2000年7月底写下了“不学法、不炼功”的保证书和决裂书,说了假话。到8月底我的视力下降到0.08,得到了报应。

现在我决定从新走上法轮大法修炼之路。并严正声明,在劳教所里写的、说的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并告诉广大人民,法轮大法是正法,对国家和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声明人:杨冬香 2001年4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过去学法不深,对大法不坚定而走向邪悟,偏离了大法,现在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一律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从新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干章兴 陈水支 200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7月违心地在单位写过“不学法轮功”的保证书,严正声明作废无效。我将永远坚持修炼法轮佛法,用说明真相的实际行动弥补损失,做李老师的真修弟子。

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功清白!尽快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北龙 周桂芳 刘朝连 吕凤兰 常秀华 崔树力 刘文平 赵洪儒 庞风桃 陈风霞 苏世兰 陈精华 徐爱菊 刘风荣 孔凡堂 金秀菊 董卫东 张巧春 土岱真 谭连仙 左秀芳 聊晓晨 袁树岚 王素花 祁伟 张风芝 许书银 杨玉荣 李保玲 方长香 陈玉恩 高淑娟 张桂芹 张志霞 刘月峰 朱道珍 马桂荣 田茹 许秀莲 高爱军 申宝爱 郑振杰 杨玉桂 张州 付莲芝 冯俊霞 李锦 赵廷兰 王朝德 王连生 王秀兰 张洪霞 李香荣 吕风珍 张美芹 闵祥先 李爱珍 刘文芳 王书华 樊玉苹 许恒贵 郭秀芸 张汉英 吴国敏 翟文兰 赵振兰 张红梅 崔振南 李坤山 李秀文 庞风英 张卫东 曹玉立 翟素贤 李希祥 孔庆城 魏金风 董芝兰 刘生新 刘书林 李学英 林秀莲 谭秀英 郑子强 万玉芳 刘佃民 徐荣慧 李焕芳 冯玉真 赵廷明 李清海 庞风芝 徐俊芝 刘家英 李怀泉 赵淑玲 孙加兰 赵春英 董淑云 魏志强 陈红玉 姚风梅 赵风文 宋桂兰 赵玉兰 孙少华 刘玉云 刘爱英 郭风梅 崔树佟 温玉珍 李桂香 姜金地 姜秀芳 张秀英 孙秀岭 赵文香 朱玉珍 刘瑞山 孔祥春 阚东兰 宋占玉 范玉青 郑月菊 郑付春 左月莲 许俊岗


严正声明


自己由于学法不深,有常人执著心放不下,被情带动着,在拘留所违心地写了圆滑过关的话,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现声明作废。另外,任何以我的名义所说、所写的有损大法的东西也全部作废!坚定实修,加倍补偿,投入到伟大的正法洪流中去,更好地发挥作为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杨青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邪悟带动,做出了违背法的事,痛悔不已,有愧师尊苦度,自己的债自己还,现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书面材料”和行为(包括决裂、保证书等等)一律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紧跟正法进程,“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引自师父2000年10月21日西部法会讲法)。

大法弟子 宫秀艳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讲清真相中,紧随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过失,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孙香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被邪恶所迷惑,所有强迫我所说、所写和强迫给我录像等一切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中来,加倍弥补过失,铲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做一个堂堂正正,金刚不破的大法弟子,大法的一粒子。

大法弟子:方海红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们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刘源新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加上后天形成的变异观念的影响,在修炼的路上我做了很多错事,写了不该写的所谓“保证书”对不起恩师、对不起大法。我后悔极了,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一律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张应波 苏大林 卢桂花 梁荷容 200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1月24日在公园炼完五套功法被抓后,被关押在看守所。由于学法不深和执著心,在拘捕证上签了名及按了指纹。当天被抄走大法书籍,资料,衣服等,在抵押清单上也签了名及按了指纹。后来因父亲代写了“保证书”及缴了钱,于2月14日释放。在释放书上也签了名和按了指纹。犯了一个弟子不应该犯的错,现声明作废。以后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弥补过失。

声明人:梁健珊 2001年7月11日


声明

由于自己悟性不好,学法不深,在洗脑班上接受了邪悟,写了“决裂书”,现在看到了师父的经文,才如梦方醒,痛悔莫及,恨自己悟性太差,现在知道自己是做错了。
我现在严正声明:我所写的“决裂书”作废,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认真学法,抵制邪恶,不辜负师父对弟子的期望。

大法弟子 高雅茹 200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变异观念的误导下,迫于压力和情面,自99年7月以后说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虽然一直没有离开正法修炼的进程,并已离家出走,但不能给修炼和正法的过程留下遗憾。现在严正声明:过去说过的有违大法弟子心性标准的话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李百根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在恶警的威逼下写了“保证书”,现声明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父,加倍弥补。

大陆大法弟子:许春媛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们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黄玉娟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没去,在高压下强迫邪悟。当我醒悟时,万分痛心,现声明原来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任淑美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在当地派出所的压力下,填了表,并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字。我非常后悔,现郑重声明,在压力下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今后一定“以法为师”,加倍弥补,“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 干迪国 李水娥 吴春 2001年6月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存有执著心,正念不坚定。在邪恶迫害时显露魔性,神智不清地被转化。有愧师尊与大法。罪不容恕,痛悔不已。为此特声明:所有在被“转化”中有违大法的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律作废。从此,放下生死,坚定正念,加倍弥补过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学法修心断执著,同化真、善、忍。

大法弟子:王绍林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0日以来,我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文字及签名,郑重宣布全都作废!由于怕心,我交了大法的书和录像带,烧了大法资料,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深感痛悔。今后,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过失,做一个真修弟子。

孙慧君 2001年7月10日


声明

我给居委会讲“我99年7月就不炼了”之类的话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当时签名时我只是想:反正不是出自内心的,而那些让我签字的人都是“邪恶的魔”,对邪魔是没有真话可讲的,天天找我,我怕影响我学法、炼功。(注:我已经在老师像前忏悔过了)

大法弟子:石景兰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深,虽然能走出来证实法,但在执著心的驱使下,导致自己的邪悟,偏离了大法,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在邪恶的迫害下,使自己违心地写了“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书、决裂书”,我郑重声明一切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一定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杨振录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一律声明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 黄金菊 陈东娥 张有梅 苏锦军 200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99年11月份到京上访未成,被抓回来,在压力面前,曾写下了:“不上访、不串联、不参加集体活动”的保证。现严正声明:这些全部作废,我所说过、写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词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铿 200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们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新春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被邪恶所迷惑,在强压下所说、所写一切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中来,加倍弥补,铲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做一个堂堂正正、金刚不破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梁贤东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过去在邪恶的迫害下,交了大法的书,还写过“保证书”、按过手印、签过字。以上配合邪恶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我宣布一律作废,特此声明。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稳健地走好每一步,不给大法抹黑。

大法弟子:崔云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在强制压迫下,所写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一修到底。

声明人:周颖、姚淑芬、庞秀玲、宋广华、肖云方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7月4日,为证实大法上了北京,于本月11日押回,关押在看守所,在里面违心的写了所谓的“认识”,现在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后,对过去在压力下及强加下的错误行为感到后悔,现在声明一律作废。在这法正乾坤的伟大时刻,我必须紧跟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过失,走好自己最后的路。

大法弟子:雷鸣芳 200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邪恶的高压下,被迫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一律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从新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龚楚英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最近看了师父的新经文,知道自己做错了,悟邪了,特此声明在劳教所写的“悔过书、决裂书、揭批材料、保证书”、及以前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情全都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黄秀芹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由于学法不深,在江泽民邪恶邪恶集团的逼迫下曾写过所谓的“保证书”,现在严正声明过去所写的“保证书”(包括家人代写的)及不符合大法的签字、和所说、所写的对大法不利的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特此声明。

大法弟子 陈宝香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洗脑班上,我所说、所做的一切是被迫的、不自愿的,现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我要学法、炼功,坚定修炼大法,直至功成圆满。

大法弟子:张利松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在压力面前签了名、画了印。现郑重声明一律作废,以后一定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 代日德 叶纯斌 张树兵 王菊容 陈代化 200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叫杨秀华,在2000年8月份在劳教所的诱骗下一时糊涂写了“保证书”,而且在每次被抓时都配合了邪恶,录了口供、签了字、按了手印,以上做法全是错的,特此声明全都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杨秀华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月到2001年5月,在这期间,凡是我们所写的证明“不学不练”的一切作废,不管是强制,还是被逼,不论是什么原因,所写、所说的通通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紧跟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魏强 孟瑞兰 孙继华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心性差,在99年4.25后的考验中,说了、写了一些愧对大法、愧对恩师的话,很是后悔。通过学法后,我逐渐走了出来,融入正法的伟大进程。现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做一名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方东祥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在公安机关的威逼,欺骗,高压下,我和我亲属违心地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在此我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并坚定地修炼法轮大法。

大法弟子 吴永洪 2001年6月20日


声明

我4月底因到功友家串门,被派出所强行抓走,并强行搜身。我在派出所违心地说了“不炼功”,并写了“保证书”。现声明所写的“不炼功”和“教育别人不炼功” 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坚持炼功,永远不变。

大法弟子 刘翠玲 200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因进京上访被关押,在高压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和“材料”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 刘志敏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在压力下被所谓的“转化”。在此我严正声明,原来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回到师父身边,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王淑兰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在压力面前做了错事,现声明在压力下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过失,学法精进,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余云清 发水娇 吴楚君 200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邪恶的迫害中没能用神的一面去证实法,反而向邪恶妥协,给法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偏离了、违背了贞洁的誓约,为了挽回造成的严重过错,我们以我们的生命的全部投入到正法的进程中去,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弟子:李大勇 刑宗英 刘新玲 郭英凤 李娜 郭玉良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曾在邪恶各种威逼下,写了“保证书”,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作废,“不练了”,这不是我的真心话,我坚信法轮功是一部伟大的正法。在今后的修炼中,一定要勇猛精进,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王振香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因有执著,在拘留所写了“保证书”现宣布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讲清真相,救渡世人,做最大的付出。助师世间行,坚修大法紧随师。铲除三界内的一切邪恶势力,做一个堂堂正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张文儒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在压力面前,由于主意识不清,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一律声明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并加倍弥补过失,勇猛精进,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周纪尧 鲁焱坤 程细胡 王怀泉 李必苛 200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在高压恐吓、迫害下,神志不清时,十分不情愿地写了一些不利于大法的话。在此声明全部作废,我一定坚修法轮大法,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周俊华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自从99年7月20日以来,我所有写的“保证书”以及别人代写的“材料”,和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现在严正声明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蒲淑芹 2001年5月31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强迫和残酷的折磨下,我们所写的“保证书、检讨书”和不该说的一些话,全部作废。我们是不情愿的,我们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过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永远跟师父走。

大法弟子 :梁大勇 龚素琼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自己有执著,在邪恶的强压下接受了邪悟,做了修炼人不应该做的,痛悔莫及。现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中自己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李彩玲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在常人执著心的带动下做了错事,现郑重声明,在压力下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过失,学法精进,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 舒国林 李国英 陈中娥 200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们在邪恶势力的强迫和高压下写了不修大法的“保证书”,现申明一切作废,我们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朝蓉 王映平 岳文华 张泽英 何俊华 高德文 张素蓉 汪茂生


声明

我在劳教期间,在强行洗脑下,写的“保证”及所有的“转化文字材料”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我给法轮功造成的不良影响,真修向善,作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李雪梅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压力面前,违心地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现在郑重声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过失,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方海红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迫情况下所说的一切“不炼功”的话,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闫桃花 2001年6月


严正声明

我过去向邪恶妥协而写的所谓“保证书”和口头上答应邪恶的所谓“保证”,现声明一切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紧跟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刘光珍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在压力下被强迫所谓“转化”,特此声明“转化”中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华永芳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的、和别人给写的“以后不炼法轮功了”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张艳梅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我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及“文字材料”全部作废(包括家属所写)。紧跟师父正法,加倍弥补过失,作合格的大法粒子。我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粒子:明容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迫情况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一律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胡英 2001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以前所说的“不炼功”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作废,重新走入大法中来。以前填表是别人帮助写的,我不承认。当时在压力下,把大法书交了,这一切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马锡琼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因学法不深,违反了大法弟子的要求,现在我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以后我要加倍弥补过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张艳秋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现在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不辜负恩师慈悲苦度。

法轮大法弟子 李宝芬 2001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迫情况下所说的一切“不炼功”的话,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马秀春 2001年5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被假象和谎言所蒙蔽而被洗脑。特此声明,原来所说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张美玉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本人学法不深,在失去人身自由的情况下所写的“不练习”之类的话,现全部声明作废。并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孙耀申 2001年7月19日


声明

由于平时学法不够,在磨难中我顺水推舟地接受了邪悟,写了“保证书”,现在严正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王桂芬 200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洗脑班”里,被亲情带动下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保证”,讲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话作废,今后决不再玩文字游戏。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过失。

声明人:杨丽华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因学法不深,在高压下强迫邪悟,当我醒悟时,痛心万分,现声明一切所说、所写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苏会珍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高压及自己的根本执著未去,曾写过“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揭批材料”,现声明一切作废,所有曾按过的手印、签过字的东西也全都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陆学员:李伟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自从得法以来,我们在身心方面受益非浅,但在修炼过程中作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错事,现在非常后悔,特此声明,我们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并保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李恩荣 李恩红 李连辉 杜玉兰 李荣琴 段凤兰 常保英 刘瑞芬 田荣珍 保艳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写的所谓“保证书”,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范威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和自己学法不深,在高压下写了“悔过书”,我严正声明,我原来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王庆兰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因对人讲过“不炼法轮功了”,非常后悔。现严正声明,讲过的话作废。以后紧跟大法,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杨洪嫦 2001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党员会上说,“以后不炼法轮功了”,并写了思想汇报。从报纸上抄来说大法不好的文章等。在此声明作废,今后我要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直至圆满。

大法弟子:陈凤杰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期间所说、所写对大法有损的语言及文字,一律作废。并向师父认错,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范永德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和自己学法不深,在高压迫害中走上了邪悟,现严正声明,原来所说所写一切作废,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回到师父身边,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章瑞英 2001年7月12日


声明

我在看守所写的“保证书”和回来后说所说、所写的“保证”一类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陆大法弟子 张悦红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22以来,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宋士明 李德力 邹雪荣 王守学 白春荣 吴桂荣 郭廷楼 夏忠杰 王克增 韩风芹 何风环 何风淑 徐挽霞 郭子林 藏建平 申子梅 王秀芳 彭桂芝 陈秀平 陈梅英 梁秀明 许书芳 董梅英 赵书环 张巧云 王建平 刘芳芹


声明

我在看守所说、所写的“保证”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陆大法弟子 孙然秀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太重,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特声明以前所写“保证”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过失。

杨毓珍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单位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书”彻底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宋香菊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在公安部门的高压威逼下,向他们写了“保证书”现声明“保证书”和一切不符合炼功人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李宝珠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时写的“三书”、“揭批”及其书信,宣布全都作废,回到大法中来,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于贞洁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在强压下本人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孙德喜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言行,以及所签、所写一切违背法轮大法的,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郭俊玲 李风云 尚玉芬 房德国 周海涛 柏子田 柏子贤 柏子秀 柏子彬 李玉岭 孙祥丽 孟玉芹 于振华 魏志强 邵莉 殷淑云 殷淑风 王新英 陶金莲 王立英 王立梅 王其梅 王聪 孙秀云 柏子玉 陈素英 柏子生 刘吉芬 程爱英 张洪香 赵振香 王永梅 刘同兰 郑希奎 刘吉华 史立申 孙秀英 王兰香 孙金顺 刘德新 王文芳 于爱荣 董美兰 崔爱英 姜岭杰 史桂菊 白金莲 于奎连 董风红 柏子合 张玉芝 周保厚 李爱玲 孙建芬 李秀芳 姜治广 郭洪菊 孙保元 刘秀英 张海玲 李秀兰 王玉英 朱桂香 孙建英 牟光岭 吕德芳 刘秀兰 刘书芹 翟文香 孙淑莲 孙秀梅 李清海 付梅菊 赵建美 刘玉荣 杨双斌 毕四常 李玉华 乔玉香 张华玲 张跃西 张爱珍 赵志海 杜清义 陈玉兰 刘淑森 张素玲 祁玉仙 李宝珍 牛玉喜 牛瑞英 高风荣 陈玉兰 唐玉环 仕桂连 孙玉青 杨玉泉 吴春英 魏桂兰 魏光芝 张秀霞 于荣春 薛金芬 刘爱萍 秦桂芝 任风英 孙思府 刘秀风 闫东艳 闫东兰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范海琴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在强压下本人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刘维先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下被迫违心地写了“保证书”,现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写的全部作废。心怀真、善、忍,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王桂梅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所谓的“转化”中所写、所做都是错误的,特此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错。

大法弟子:张克福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月,由于我们学法不深而悟偏,做了不是一个大法弟子做的错事,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污点,现在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错。

大法弟子:郑梅花 丁映琪 2001年7月11日


声明

在学校里,老师曾逼迫我在一份打印好的东西上按手印,但是从没让我看过,特此声明那份打印的东西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错。

大法弟子:温馨 200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在压力下强迫洗脑,现声明一切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坚定修炼, 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李静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无论在拘留所或任何地方,所说的“不学、不炼”的话,或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话,全部作废,特此声明,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过错。

大法弟子 张红艳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公安部门的高压威逼下,向他们写了“保证书”,特此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并加倍努力弥补过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于友良 孙秀英 潘建华 邢爱玲 张庆芬 张芝芳 袁秀娥 温延光 郭万芳 高书兰 任秀玲 刘艳芳 郭兰芬 范书香 吕玉兰 马秀莲 王以熔 崔树印 崔希勇 张玉凤 张玉莲 张玉英 于秀莲 孟彬


严正声明

我在强制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努力,挽回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曹玉华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压力面前作了违心的“保证”。现特此声明一律作废。我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宿桂花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在强化洗脑中,由于自己对情的执著,让邪恶钻了空子,认可了家人写的所谓一点“认识”,做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该做的大错事。现痛悔万分,在此严正声明上述一切作废,求师尊慈悲,再给弟子一次机会。今后要坚定实修,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杨秀英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派出所办的“强化洗脑班”上,被迫由别人代笔所写的“不炼了”、“保证没事不上北京”、“悔过书”之类的一切作废。我坚修大法,弥补回给大法造成的影响,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周宝元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大法认识不够,被迫在“悔过书”等上签字,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一切作废,加倍弥补过失,跟上正法进程。

罗金香 200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学习班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林建平 2001年6月23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