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神奇由不得我不信


【明慧网2001年7月9日】我是刚刚学法几个月的新学员,对大法的理解很浅,自己学法、炼功都才刚刚开始,各方面离大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我谈一谈我是怎么走上修炼的路,希望不对的地方大家批评指正。

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是受洗四年的基督徒。四年的教会生活我没有修心,把去教堂当成一种形式。没有真正认真地读圣经,没有读懂圣经真正的内涵,对自己的要求就仅仅是做一个好人,与世无争,做事尽量做到问心无愧,赞美主、荣耀主。在家里顺服自己的丈夫,管教好自己的小孩,平安喜乐地过好一生也就满足了,不上天堂也罢。其实还是在我的心灵深处不相信有永生的天堂,也不知道怎么能去,还是想着怎么过比别人好的日子。在别人的眼里,我们是最幸福美满、快乐的家庭,有儿女,有房子,有较高的收入,可是随着生活越来越好,我们家却越来越没有了欢乐。一般人的欲望是永远也满足不了的。震耳欲聋的音响填补不了我丈夫的空虚,周末通宵看闹鬼、打杀的电视也没能让他快乐,看他活得真是苦,劝他跟我去教堂,他也去了几次,仍没有找到他寻求的东西。

在1997年4月份左右,我丈夫想找个地方练气功。我认识人多,心想练气功强身健体比看电视强,就积极地帮他打听,最后找到说是炼法轮功的地方。给他找到电话号码,但几个月没有了下文。直到有一天在我们同学家看到一本《法轮功(修订本)》,他立刻被吸引住,而且从那时开始,每周三、五晚上都很晚回来,一问去哪儿了?答曰炼法轮功。几个月后他问我要不要去聚会学法,我原本也没有想学,想跟他去看看到底他在干什么、跟什么人在一起是我去聚会的真实目的。但我去了却被老师的大法深深地吸引,没想到我越听越想听,原来真有美好的家园在天上,让我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是返本归真,老师的《转法轮》真是给了我们一部上天的“梯子”。老师用口语的方式却给我们讲明白了最玄奥、最精深的宇宙大法。

我开始系统地听,买来九盘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我听完第二盘那天就头痛难忍,全身打抖、面无血色,腿站都站不起来。我原来就常常头痛,高血压,这次虽然知道是老师给我清理身体,可是我心性差,觉得头痛难忍,就对自己说:这次就先吃两片止痛药,下次再忍好了。可是吃了药却异于平常,头不但没好,反而胃里不舒服,一直向上翻,最后还是吐了,两片药被吐出来,我才悟到,我该忍一忍。果然忍一忍过了两个小时,头就不痛了,而且非常清醒,从来没有过的那么舒服,心里直感叹大法的神奇由不得我不信。我从那时就算是真正开始学法、开始炼功,可是开始还是不太愿意跟别人说,但我切身感到大法的威力。

在去年十一月份,我和功友们一起看了九天老师在广州讲法录象带,这一次我是全神贯注地听了九天,这九天我常常禁不住地掉眼泪,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开车上、下班都在想,想想老师说得真对,做人真是苦。老师在讲怎么吃苦中之苦,举了一个例子,这么个人上班丢了铁饭碗,又逢家里老人急病住院,儿子在学校把别人打坏了,连爱人也有了外遇。我听到这里,眼泪不停地掉,我觉得我就好象有这么苦,我一定要返本归真,吃苦中之苦、忍难忍之事,彻底从痛苦中得到解脱,早日回到我美好的家园。闭上眼睛时,让我心喜的是我看到了老师金光闪闪的法身。一股股热流传遍我的全身,大法又一次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

在修炼大法以前,我下班回家用业余时间买卖股票,觉得很刺激,每天股市的涨落牵动我的心。常常整夜看电脑、画图线分析股市的走势,自己还觉得自己好棒,回头想想又是多么可怜和可悲。我的工作是房屋贷款,以前非常在意利率的涨落,落时高兴,涨时又很后悔,非常影响我的工作情绪。现在我的心慢慢放淡了,主要是放下对钱的执著,尽心做好工作,反而都给客人锁定到最好的利率,下班回家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学法、炼功上。修炼大法几个月来从表面发生很多的变化,超标的体重下降十五磅,血压不高了,多年头痛的毛病也好了。

同事都看到了这些变化,说你炼的这个功还真好。其实修炼最重要的是改变了我常人的许多观点,我不再执著追求那常人永远得不到满足的名、利、情。也明白到我在常人中受到的苦、病痛都是我生生世世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造成的。现在做事常常会自觉不自觉地用大法,用真、善、忍来衡量,尽量做到时刻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丈夫也在学法后变化很大,不象以前那么没日没夜地工作,追求名和利,也不再把业余时间放在追求刺激的享乐上了,积极炼功、学法,主动管教好孩子,主动做点家务,让我也有更多的时间来学法。常人的能力是多么渺小,只有大法、只有老师,才能改变一个人,才能拯救一个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