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年轻干警的得法故事(下)


【明慧网2001年7月2日】(接上文) 就在第二天,所里抓进来一个老太太,一进门就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一般被抓的人进门总要四周看看,有些人还有点害怕的样子。这个老太太头也不抬就进来了,大模大样地好像是回自己家一样。当小莫照例要上前动手时,她只是轻轻地盯了他一眼,小莫捏紧的拳头就松了。小莫这“当头炮”没打响,小王骂人的“机关枪”就一个字儿也没吐出来。反倒是小秦当了主角,从头到尾就她和老太太在说话。

第二天,所有人都出去了,就我和老太太在所里。她要求和我说几句话,我还没来得及想,口头已经答应了,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我们在小秦作记录的桌子前坐下来。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让我觉得五脏六腑都被她看了个透。然后她就主动问我看过《转法轮》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便没出声。她就向我讲《转法轮》里的道理。其中有些是我偷看过的,有些不知道。她那清脆而柔和的声音极有穿透力,每一个字都直打入我心中。她的语气中带着一种祥和,甚至甜蜜,让人老想听下去。但我慢慢低下头,不敢正对她的眼睛,因为她眼光明亮,慈祥中带着庄重和威严,可能就是他们说的慈悲的力量。难怪小莫捏紧的拳头要松开。我想,谁的拳头都得在这眼光中松开的。我听着她讲,一点也没有要阻止她的想法,对她讲的道理也没有半点怀疑。心里好像早就知道她不会乱说、不会说一句假话的。而且我就能感觉到她的心里对我充满无限的关怀和爱护。到后来,我渐渐地分不清楚她讲的每一个字了,只觉得她的话语像一股清澈的暖流向我心里直流进去。突然间我泪如泉涌。一种无名的感动,伴着倾泻的真情,陡然撞开心扉,喷发出来,流遍全身。

当天我回家后,洗净双手把《转法轮》拿出来,一口气读了几十页。这是第一次,我看到的每个字都进入了我的心的深处,因为这是第一次我心里头没有半点怀疑和反感。老太太在这里关了好几天后才被送回原地去了。在这几天中,她一直有机会向我讲她修炼法轮功的事情。从第二次开始,她就亲切地叫我“儿子”。我不但不觉得反感,反而从心里头感到高兴。甚至想入非非地对自己说:“她要真是我亲娘就好了。”每次她给我讲修炼的道理和她的体验时,我都能感受到第一次时那种心的深处江海翻腾似的感觉,整个身心都在慈爱的暖流中振颤。有一次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人啊,不能光想自己,应多替别人着想。这样自己不会难受,别人也会更高兴。自私的人永远也不会有幸福的。别想到自己节假日都来值班,不能和家人团聚,就反感法轮功的人,以为他们搅乱了你的好日子。你替他们想一想,就为了有那么一点自由读一读书,炼一炼功,就被弄得有家不能归,甚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被抓来毒打,关押,劳教,判刑;还有好多人已经被打死了。他们都不恨你们,你怎么能够恨他们呢?”我当时羞愧得无地自容,低着的头好久不敢抬起来。

她被送走那天我不在所里。她走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心里头经常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难受。我甚至想过,“让她再来上访几次吧,而且每次都关到我们这里来”。但马上又觉得不对,万一她真地来了,又没有关到我们这里来,别的警察不把她打坏了吗?我真自私呀!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像照镜子一样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心中的一个“私”。

打老太太走后,我就经常利用空余时间偷着读一读《转法轮》,都已经从头到尾读过一遍了。我一开头就想给小秦讲我读《转法轮》的事,叫她也读一读。但心里总有些害怕,万一她去向所长讲了可不得了。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觉得没有什么可怕的——修炼法轮功的人已经死了一两百了,人家打死也不松口说个“不炼”,我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吗?

有一天,小秦在上网“监视”明慧的动向。我看四下没人,就走进去站在她旁边。
“小秦,我早就想给你说……”我鼓足勇气开了口。
“要我也读《转法轮》,是不是?”没等我说完,她若无其事地说。
“你知道我读《转法轮》了?”我有一点惊慌,更多地是意外。
“当然啦,偷着读了还拿家去。”她露出从未有过的大人逗小孩那种得意的笑容。
“那所长会不会也知道了?”我真地担心起来,说话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我想他知道,但我想他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她知道我胆小,赶紧安慰我。
“但愿他不知道,或者真的不告诉任何人就好了。那你想不想读一读呀?”我便乘机启发她,巴不得多一个人来读那本书。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读过呀?”她又开始得意起来。
我一听真是惊喜万分。正要问她什么时候开始读的,外面传来所长咳嗽的声音,好像咳得特别地大声。我们赶快假装读网上的文章。
老所长一进门就问,“有什么特别情况吗?”但没等我们回答,他又接着说,“不说我都知道,不看我都明白。明慧说别的我不懂,但他们说的‘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我还真相信。”见我们没吱声,他又说道,“你们的工作干得很好,领导心里都是有数的。哎,……”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话走出去了。远远地听到最后几个字:“时候一到,一切都报。”我和小秦先是一楞,接着便都捂住嘴笑起来。

后来当我问起小秦怎么知道我读过《转法轮》时,她只是反问了一句:“读过《转法轮》的人会看不出来吗?”打那以后,“小四人帮”分成了两派,有时三派。各走自己的路,彼此心照不宣。

记得那是个晴朗的上午。小秦默默地走过来向我点点头。等我走到机旁时,她指着屏幕上的文字说:“可能你想看看吧。” 那是明慧上的一篇文章。还没读完,我全身都颤抖起来,血液在沸腾一样。这篇文章是以那个老太太的口气写成的。原来她是个修得很高的人,有好多神通和功能。她一来就认出我是她某一世转生时的儿子。所以她才亲切地叫我“儿子”,耐心地向我洪法。我一下子明白了当时我为什么会每次都有那些不可言传的奇妙感受,泪水止不住夺眶而出。

突然想起所里还有别的人。回头一看,小秦正站在门口,把一只手搭在门框上和小王说话。我明白她是在挡住其他人不让进来。我轻轻擦去泪水,极力抑制住自己,强装平静地走了出去,没有给任何人打招呼。急急忙忙地赶回家后,我赶快拿出《转法轮》来,翻到前面的作者近照。看着那微笑的面容,似乎带着几分期待,几分鼓励,好像又有几分责备。

我双手捧著书,情不自禁地双膝一曲对着那慈祥的面容跪下来。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下跪,并且是对着一张照片,一个自己从未见面的人的照片。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因为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叫他一声“师父”。但我心中充满了感激。(全文结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