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和真实


【明慧网2001年7月30日】1998年8月下旬,我接到来日本留学的通知书,这是我连续申请6年才得到的一次学习机会,心里很高兴。可是早就听说在日本学习很辛苦,不禁为自己在身体上能否吃得消而担心起来了。我在87年得过结核性胸膜炎。从那时起,体质变差,每年都要有一、两次重感冒,得了感冒,不论怎样吃药,都得一个多月才能好。特别是那两年,又得了颈椎病。我在大学做教学工作,需要读书、写东西。读书、写材料时间超过半个小时,肩胛骨缝处就酸痛酸痛的。严重时有时会在凌晨的睡梦中疼醒。而后有双腿酸软的症状。去过大医院,看过老中医,也做过按摩,但都没有效果。有一位略通按摩的人在给我按摩过之后,说我的颈椎、胸椎、腰椎骨质硬化,缺乏弹性,也许会在床上度过余下的半生。

在中西医都不见效的情况下,我想起了气功能治病。在十年前,我曾经练过一年气功,相信气功能治病。于是,在1998年8月末的一天早晨,我来到哈尔滨动物园,看到有许多人在练功,功法也有很多种。当我来到法轮功的炼功点时,大家正在做抱轮的动作,就想起来医生曾经说过多举胳膊,对减轻肩、颈的压力有好处的话。又读了张贴的法轮功的介绍说明,了解到法轮功是佛家功法,强调心性修炼,有长功快、不出偏、性命双修等优点,所以就选择了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耐心地教了我前四套动作。第二天早晨我就来到炼功点跟大家一起炼功。第一次抱轮时很辛苦的,一会儿胳膊就又酸又疼的。但忍着做完,往回走时,却有着全身轻松的感觉,心情也很愉快。

当时辅导员劝我到一家小书店去买《转法轮》和有关大法的书籍和录音带,但因当时太忙,再一看长长的目录,也就没把辅导员的话当回事儿。可就在我炼功三天后的上午,在我往原学校还书的途中出了车祸。当时我是把书捆在一起,放在自行车的货架子上,在路边的自行车道上推车子走。一辆由一位年轻司机驾驶的无轨电车由于车速太快,电车上面连接电线的金属杆掉了下来,正好砸在我的右胳膊上,一下就把我砸倒在地。司机发现以后,把车停了下来,走过来看我伤得怎么样,然后把我送到附近的医院。在地上还没爬起来之前,我心里有一丝苦的感觉,心想,我可不能趴下呀,我还要去留学呢。头、胳膊、腿多处流血,到医院检查以后,医生说只是皮外伤,开了一点消炎药和沈阳红药,就回家了。同事们都说我福份大,急速行驶中电车上面掉下来的金属杆的力量是相当大的,砸在胳膊上甚至都没骨折。在哈尔滨就曾经发生过无轨电车上面的金属杆掉下来刚好砸在结婚三天回门途中的新娘头上、新娘当场被砸死的事故。在我读了《转法轮》以后,才知道,尽管我只炼功三天,还没有看书,老师就已经在保护我了。我现在若不好好修炼,怎么能对得起老师呢?

我是1998年10月份来日本,11月份就巧遇了正在弘法的大法弟子,然后就开始在东京大学炼功点炼功。恢复炼功的当天晚上9点拿到《转法轮》以后,就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感到里面写得实在太好了,到第二天下午就把这本宝书通读了一遍。

来日本以后,我的背酸依旧很严重,每天晚上用哈慈五行针针灸脖子半小时,再用自制的“布套”牵引脖子半小时当时能起到一点缓解作用。炼功以后一个月左右的一天,忽然间发现不知不觉中背酸的毛病好了,脖子也不象以前那么硬了。通过这事,我对大法更坚定了。我意识到这是我认真修炼以后,是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体现。我能得到这么好的大法,我是多么幸运啊。

1999年3月份我要参加入学考试,所以来日本以后从不敢怠慢,抓紧时间学习以通过考试。每天晚上学到很晚才回去睡觉。有一天早上5点,我突然间从睡梦中醒来,感到肩胛缝处又酸又疼,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些天学习太辛苦了,学习累的背才酸的,可马上就想起来了,这是业力上来了,不是累的。就在这正念出来之后,双肩顿时不再有酸疼的感觉,反倒是一种舒服、轻松的感觉。就在这前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我再一次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真实。

1999年3月末,我妻子和快7岁的儿子来日本以后,也走上了修炼之路。自修炼以后,我不再为将来、为身体、为家人担心。有大法在,学法修心,心里有无比踏实的感觉,全身轻松。我感到,人有各种各样的活法,在走各种各样的路,只有修炼的路,返本归真的路,才是人真正应该走的路。法轮大法为人提供了一部上天的梯子,为我指明了回家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