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行种种

【明慧网2001年7月7日】大法弟子张玉华,51岁,双城人。去年10月中旬一天早上,因为炼功,队长张波把她叫到二楼,亲自动手把她反剪双手绑起来吊在二层床的床头,从早上一直到晚上11点钟,等她支持不住休克了才把她放下来,与她同时被吊的还有姚国秀,李玉侠,孙杰。在她被吊的十几个小时中,那些叛徒们不停的在她身边威逼利诱,协助张波绑吊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曹迎春,47岁,牡丹江人,修大法前患肌无力,去年春天被送到万家,至今已一年多了,一直不让家人接见。一次因为炼功,坐班(刑事犯)把她从二层床上大头朝下拽下来,骶骨严重摔伤,两寸厚的竹板打断,直到她昏死过去,在此后三、四个月的时间,曹迎春只能长期卧床,生活难以自理,人瘦成一把骨头。医院竟无人过问。

大法弟子韩少琴,今年50岁,去年10月25日被突然关进小号,以此逼迫写保证书,被拒绝,一次王队长上班后找她谈话,叫她写保证,被她拒绝后恼羞成怒,找来叛变的孔繁芬和当班管教,一起把她反绑双手吊在暖气管子上,直到开中午饭时才把她放下来,这时她头昏目眩,右臂已失去知觉。

今年4月全体大法弟子大绝食,反对超期关押(有许多同修被超期关押,有的现已超期关押10个月)要求无罪释放,要求还大法清白。大队先是伪善相劝,接着大打出手,在一次灌食中,韩少琴被前卫林丽踢的双腿大片青肿,后来无法下楼,只好由别人背着下楼,绝食第十天被强制送进医院,继续迫害,强制打针灌食,仍坚持继续绝食,绝食达33天。

助纣为虐的叛徒们的罪恶

万家劳教所7中队(女队),去年6月突然把各班班长全部换成背叛大法的魔变的生命担任。她们先是阻止大法弟子炼功学法,接着她们就完全站在邪恶者一边,和管教队长一同搜查大法弟子的大法资料。虽然过去队里搜过多次,但总是效果甚微,因为聪明的大法弟子总是机警的保护着大法资料。可是当这些叛徒们扑向珍贵的大法资料时,我们可真是防不胜防,因为我们的空间太狭小了,她们对我们又是那么熟悉。结果大家冒着危险辛辛苦苦抄写的大法资料几乎被洗劫一空,那时我们是第一次看清了她们的嘴脸。接着她们就象邪恶所利用的魔犬一样,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搜身、抄查、绑吊大法弟子成了她们的精神寄托,她们也因此受到邪恶势力的“重用”,给她们开小灶,吃细粮,而真正的大法弟子连买生活用品,和每月与家人见面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这些叛徒们为了争取减期,不惜踏着昔日同修的血泪向外爬。

去年10月的一天,张波(队长)带着鲁斐(哈市)、艾敬到我班(六班)搜查,连手纸都要一张张抖开,被罩被扯下,褥子被扯开,连牙膏、卫生用品都不放过,每当有人投教,她们比那些刑事犯搜得更仔细、更内行。她们绑吊大法弟子比管教更凶狠,去年11月的一天,叛徒孔繁芬帮助管教吊我,事后她对我说:当时我把你吊得那么狠,就是想让你挺不过去写保证,没想到你还是没写。她们为了给自己早日解教增加砝码,疯狂地去迫害别人,“包夹”昔日的同修,甚至给大法弟子造谣。大法弟子杨秀丽去年11月被邪恶迫害,被整夜吊着,张波恶狠狠地说:“杨秀丽让你家人等着收尸吧!”这一切这些叛徒亲眼目睹,十分清楚,可事后竟按张波的授意四处造谣,对杨秀丽进行人身攻击……

本人修炼层次有限,谈及此事总免不了动心,今日略撩一撩叛徒的面纱,只是想让世人和同修看清她们的嘴脸,避免上当受骗。

失人性的强盗行为

去年5月13日邪恶队长张波带领几名刑事犯闯进六班,把六班大法弟子的衣物全部抢走(后来得知衣服装箱入库了),食品全部抢走分给刑事犯,她们把被罩撕开,乳罩扯坏,连吃饭的勺子、筷子都扔出窗外,迫使六班全体用手抓饭吃(三天),连手纸、卫生巾、短裤都不能幸免,致使六班大法弟子长时间没有换洗衣服,在炎热的夏天仍穿着厚厚的衣服。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