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才能重新认识自己


【明慧网2001年8月1日】2000年末,我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大法说了一句公道话,被公安局非法关押扣留。在地方恶警的威逼下,在错误的常人心的指使下,我糊里糊涂的写下了保证书。回家后,我想,我这不是向邪恶低头了吗?这不是给大法抹黑了吗?我没有错为什么要写保证呢?我悔恨交加,无时不处于痛悔和自责之中。我在邪恶面前,写了保证,“干了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这是对大法的侮辱。”

为什么自己没有过好这一关呢?我心里很痛苦,几乎不敢回忆这件事,我总是对自己说:“那不是我!”后来,还是大法的力量使得我重新在法上认识了自己。认真回顾了几年来的修炼过程,我发现了自己的主要问题。过去我一直认为自己学得不错,悟得也挺好的,该放下的差不多都放下了。可是,真正走出来时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我去天安门正法,被抓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当时,天井式的院子里关押了三百多大法弟子。尽管恶警不时地拿电棍和枪把推打大法弟子,可“窒息邪恶、讲清真相”的声音仍然此起彼伏,一条条横幅被高高举起,真善忍和真相材料贴满了院墙。尤其当三百多人同声背诵《论语》、《洪吟》和师父经文的时候,那声音、那气势,别说带枪的警察束手无策,我想就是神鬼也会惧怕十分。我当时真正体会到了融于法的幸福。

可现在一想到那种场面我就惭愧脸红。为什么呢?当时那些大法弟子,无论年纪比我大的,还是年纪比我小的,不管是《洪吟》还是师父的经文都背诵得那么好,可我无论背什么都断断续续的,似乎笨得出奇。原以为自己年纪大,记忆力差,怎么能和年轻人相比,现在真正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实际上是自己没有用心去学去背,没有用心去悟,没有用心去实修,更谈不到在法上提高,心性自然上不去。师父说:“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重温师父的教诲我深刻地认识到自己没有好好学法,对法认识不足,没有牢固地树立起正信,因此在难中放不下怕心,亲情等执著心,在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致使自己在邪恶面前不仅没有浩然正气,相反头脑中曾经出现一片空白,这正是:“人心失控魔性显”,因为主意识不强,心里没有了防线,才被邪恶一攻即破。

在派出所,我还遇到一位老人。那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据她讲,她前一天到天安门正法,由于当天抓的人太多,实在没有地方了,警察就放了一部分年纪大的人,她是其中之一。那天她又继续到天安门正法,被抓到了派出所,我们得以相遇。我问她:“昨天放了你,你为什么不回家?”她正气地说:“放你,不是为了让你回家过安生日子,是为了让你继续正法。”老人简短的回答令我十分感动,仿佛在瞬间透视了我的心灵。

师父说:“乱中看人心,乱中看谁还有正念。”(《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我看到了老人那颗为大法善恶分明、不计苦乐、脱离情欲的纯净的心和坚定正念,相比之下,我自愧不如,老人走出来只有一念,就是正法,而我还有各种常人的心。正像师父说的,“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大法坚不可摧》)不走出来,我悟不到自己学法不深;我悟不到想正法和真正去正法的不同;我悟不到自己还有情的执著;我悟不到自己还放不下生死。现在我知道对修炼人来说,“走出来”正法是多么重要。正如师父的教诲。“人类社会是修炼的好场所,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会使人执著,因此而能走出来、去除一切对人类社会的执著,才伟大、才能圆满。”(《不政治》)师父说:“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走向圆满》。师父最近又多次教诲,“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

痛定思痛,在忏悔之后,我认真学法,读经文,发现每个字都往我的心里打,字字句句都针对我的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正法的进程中,不断地重新认识自我,才能“修得执著无一漏”(《洪吟》),从而做到在乱中,在难中,在邪恶残酷迫害中坚定正信、正念,走好每一步,圆满随师还。在正法中我认识到了自己的差距,在学法中,我努力破除了自己的执著,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的、所做的、所写的违背大法的言论和行动一律作废。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决一修到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今后,我要继续走出来,继续讲清真相,作一个为法负责、为学员负责、为社会负责、为自己负责的大法粒子。决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