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对女大法弟子的摧残和凌辱

长时间吊在男厕所、用蘸了痰的袜子塞嘴、用刀剜长疥者的肉……


【明慧网2001年8月15日】正月初八夜间,大法弟子已经入睡,万家劳教所史所长亲自带领男恶警,带着武器、警棍、电棍闯入女宿舍,把女大法弟子从被中拽出来,拽着头发都拖到走廊,用警棍、电棍乱打,打完抓头发往墙上撞,之后就把她们都拉到外面去冻着,当时她们光着脚穿着单衣背心,衣服都被扯破了。冻完后暴徒又把她们放到男刑事犯队里,吊在厕所一夜,第二天放回。在打人时,有的恶警疯狂的打大法弟子反把自己的手挫坏了,有的用电棍电人时没电了反把自己电了,现世现报了。他们还不悟,反而倒打一耙,在报纸、电视上欺骗、蒙蔽百姓说是大法弟子打了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中国的执法部门竟干出这么没有人性、灭绝人性的事,还颠倒黑白,混淆视听。

五月一日,因为宿舍潮湿又有大耗子满地跑,咬手又咬脚,很多大法弟子的手脚都被耗子咬伤,包夹人员看管大法弟子,不许大法弟子说话,如有人说话就用胶布封嘴、晚上不让睡觉。为此大法弟子要求改善环境,所里非但不答应还不断升级迫害大法弟子。晚间所长、队长带着男刑事犯、男恶警闯进宿舍说:万家劳教所给你们开的,说啥是啥。说完就把年轻点的大法弟子拉出去打,有的拉到小号里打,每个男队里都放一个女大法弟子,打完后,就把他们绑在铁椅子上,不能动。恶警随便调戏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脸上、身上乱摸。有的被拉入小号里毒打。绝食抗议几天后,恶警给插管灌食,不是真正给灌食而是把管子插到胃里上下拉。有个吴大妈被折磨得当场晕死过去。暴徒们自己说:就是(要)迫害你。吴大妈醒后拉了好几天血,有一个大法弟子被绑在铁椅子上,把手给绑坏,至今没好。

5月24日,很多大法弟子被超期非法关押,超期半年以上的要求无罪释放,无效,后进行绝食抗议。被无理关押。恶警给“灌食”,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所里就把恶警、刑事犯都调动起来,大打出手,把人都放在水泥、沙石路上拖,把衣服、裤子都拖坏了,身上都拖出了血,脚后跟都给拖破。打的死去活来,打完后,又几个一组都被分到男刑事犯队里。在队里,史所长亲自领四五个恶警打人,打不行了,又给绑在铁椅子上,三四天不下铁椅子上,拉尿都在铁椅子上,有的在铁椅子上坐了一个多星期,全身浮肿起来,放下后上厕所都得爬着去,暴徒在摧残后看人不行了才送医院抢救。有很多女大法弟子都被单个分在男刑事犯队里,吊在男厕所里,深夜时五队队长就往男厕所放男刑事犯,出事时叫人都没有人管。身为管教所的执法人员败坏到如此程度,天理难容啊!也有的管教她也知道法轮功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值夜班时有男刑事犯进厕所时,她们时时注意看着.

绝食的大法弟子多被分到男刑事犯队里,把地上泼上凉水让大法弟子蹲在地上,一坐就坐在水里,不让说话,只要一说话恶警就把大法弟子吊在铁窗栏杆上,扒下袜子塞进嘴里,有时还把袜子放到痰桶里泡泡,再塞。五月天把人吊起来,还把窗户打开吹冷风冻着,晚上打开录音机放大声音,不让睡觉,吊晕过去就用冷水泼醒,继续吊。还把大法弟子的头按到水里溺,残害大法弟子。

在各男队被残害的女大法弟子放回后,有的不能走动,有的不能哈腰,可恶警却让出操,不出操,就拉出毒打,打完后又带到男队吊起来,继续摧残。有的没送回原队,就被拉到12队队长室,管教、队长领着暴徒把大法弟子吊起来残酷的毒打,有个王管教是个运动员身高体壮最邪恶,亲自吊打大法弟子无数,邪恶成性,人性全无。

在万家劳教所的医院里有的大法弟子被院长亲自大打出手,进医院的人多数都受过院长的毒打,有的被打的多少天不能走路,有的被打的只能在地上爬,因为环境潮湿,多数人身上都长了疥。院长用三四个刑事犯按着,用刀一块一块的往下挖肉,连刑事犯都掉泪,惨不忍睹。院长一边做一边说:就是迫害你,作为一个医生不讲一点医德、野蛮地迫害大法弟子,灭绝人性。因为大法弟子们不配合邪恶、不背所规,不出操,最后都给吊到会议室吊打,脚尖触地,有的恶警还站在窗台上上下拉,打晕过去就泼凉水,一直吊窗户上毒打,直到达到目的为止。

以上为我在万家劳教所期间所经历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