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们健康状况的改善看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2001年8月16日】我和太太都是法轮大法弟子,于1998年8月在美国得法并开始修炼。最初只是觉得大法好,将真善忍溶于生活中做一个好人没有错,其他的也没多想。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越来越体会到大法的珍贵,仅从健康状况得到的改善就可看出修炼给我们的人生所带来的巨大变化。

来美国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89年,我患上了花粉过敏症。每年的6-10月是最难熬的四个月。鼻孔严重堵塞,呼吸道发痒,嗓子发干象火烧一样。眼睛奇痒无比,充满血丝,耳膜发胀、发痒,特别是到了晚上,几乎无法入睡,纸张堆满床头,要不停地擦鼻涕,喝水。有时喘不上气来,不得不坐起来背靠床头或沙发 。每晚加在一起,睡眠不足三个小时,痛苦不堪。由于晚上休息不好,白天工作学习没精神,身体感觉特别疲惫,整日象患了重感冒。几年间,几乎吃遍了所有治过敏的药物,开始时还有一定的效果,后来就不得不去看医生,打针剂和服用昂贵的处方药,但一段时间后,这些药物也越来越没用了。为了治病,我每年要化很多钱,劳民伤财,还于事无补,令人烦恼不已。修炼法轮功后,情况有了变化。开始炼功不久,就感觉鼻孔通顺,呼吸变得容易,但不炼功时就又恢复原状。炼静功时,病患处反应比较强烈,不时地流鼻涕和打喷嚏。和其他学员相比,我不是一个精进的弟子,当时还没能坚持每天炼功,但就是这样,情况也在不断好转,到了第二年的过敏季节,上述症状全部消失了。我近十年的痛苦终于得以解脱,从此每晚一觉睡到天亮,白天工作精力充沛,再也不是一副病态了。

1987年,儿子刚出生不久,我就一个人来到美国求学。当时太太由于工作需要,不能来美。我和她们母子分开两年多时间。太太一人在国内带着不满周岁的儿子。由于整日的过度劳累,她相继患上了低血压及几种妇科疾病,血压50/80,白天骑车上班晕晕乎乎,很不安全。例假不正常,且伴有腹痛,腰痛和背痛,这些症状都持续很长时间。她的体温时冷时热,有时皮肤热得烫手。在美国看过西医,于97、98年也回国看过中医,但效果都不理想。修大法后不久,这些病居然都不翼而飞了,不用再吃一粒药。现在血压,例假和体温一切正常。亲朋好友们都觉得实在是神奇。

修炼使我们的身心都得到了升华,我们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身边的同修中也常常有相似的体验。大法给了我们崭新的生活,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从大法中受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