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疑难症修炼而自愈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我三十三岁就开始病魔缠身,一九八九年新年右半身突然瘫痪,说话不利落,吃饭喝水都吞咽困难,口眼歪斜,流涎不止,使我十分痛苦。卧病在医院,做超声波检查,大脑左侧顶叶有核桃大小的一块阴影,当时怀疑为大脑肿瘤,全家人惊恐万分。后又经多方专家会诊,确诊为多发性硬化症,就用大量的激素治疗。但十个月后,虽然病情已稳定,右侧上下肢却又不听使唤。一年半以后又出现严重并发症,“双侧股骨头无菌性坏死”,左侧压塌变形。医生把这诊断告诉我让我立即卧床休息,不能走路,不然就得置换双侧人工股骨头,而且做一次手术还不能解决问题。听完医生的话,就如晴天霹雳,我全身松软,一下坐到地上大哭了一场。家人和朋友好不容易劝说我回家。

从此,开始了“双侧股骨头坏死”漫长的治疗过程,整天是服中药,敷中药,又在医院X光透视下双侧股骨头钻孔减压,注射给药治疗。这种治疗是非常痛苦的,每月要注射六次,每次注射后得受罪三天,都得用剧麻药才能止痛。只要听说能治此病,不论有多远都得去求医寻药。药钱无数,也不见效果。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熬了三年多,仍在病痛中。

谁知天无绝人之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法轮大法李洪志老师的话语句句打动了我的心,使我见到了脱离苦海的明灯。我在看《法轮功》书后的当晚,突然从上腹部、两肋胸部和后背疼痛剧烈难忍,使我从床上滚到地上。请来了值班大夫,又是扎针灸,又是打杜冷丁、强痛定也不好使。白天输液做B超检查,结果什么病也没有查出来。我横心一想,又查不出病,就让它痛去吧,也不治疗了。这样折腾了五六天。在第七天,突然间病痊愈如初。第八天我就有一股神奇的力量骑车去了法轮功的炼功点,连我自己都感到很奇妙。其实,那几天是老师法身为我清理身体的反应。从此,我更加坚定了修炼大法的信心和决心。

我反复通读大法,无论刮风下雨,酷暑严寒,一次不落的到炼功点上炼功,时时事事用大法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在艰苦修炼的道路上奋力精進!通过一年零十个月的实修,我原来说话不利索,现在能用流利的口齿通读《转法轮》。原医生叫我卧床休息,不能走路,而现在我肢体灵便自如,骑车轻快;双侧股骨头无菌性坏死造成的疼痛已消失。经拍片检查,双侧股骨头已恢复正常。目前世界上对这种骨病也是攻克不了的一大难症,花多少钱也办不到的事,而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却在不知不觉中不治而愈,这显示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