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修出纯善

一位大法弟子的正法故事

【明慧网2001年8月20日】向伟大的师父及各位同修问好!

前一段时间,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悟到,在城区,许多大法弟子不断地走出来证实大法,而在周边的县、乡等地做真相的弟子较少,那里的众生也一样需要救度,所以我们就利用现有的条件,或乘车、或骑车到市郊或周边县城打横幅、粘贴真相资料、发传单。六月末的一天,我们在某县城做真相时不幸被抓,由此开始了我34天的正念闯关的修炼历程。

一、慈悲洪法

在刚到派出所第一次与警察谈话时(我不愿用"提审"或"审问"之类的词,他们不配),我的心中丝毫没有怕,而是充满了慈悲。我对他们说,我们能够坐到一起是缘份,我看到你们觉得既亲切、又可怜;人真难度啊,我们来救度你们,你们却用暴力折磨我们。我们希望你们去掉那些不好的思想,把"法轮大法好"这句正念装进大脑。他们听了,脸上流露出受感动的表情。于是我继续向他们弘法,开始向他们讲我丈夫的修炼故事。我丈夫在得法之前,就已身患肝癌(晚期),得法后,他严格按照修炼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学法精进。在98年的抗洪抢险中,他带头扛沙子、装沙袋、下水打木桩,为的是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为的是证实大法和弘扬大法。抗洪抢险结束后,他开始便血,4天后就走了。临走前,他说,不修炼法轮大法他不可能做到这一切,是大法给了他超常的力量,他还嘱咐,为了不给党和人民添麻烦,一切从简。在火化时,他的骨灰和常人的完全不同,是五颜六色的。所有的警察都听入了迷。

在这之后,我开始向他们揭露江泽民的罪恶行径。我告诉他们,江泽民下令说打死大法弟子算白打;他出卖国土;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是中国最大的腐败分子,罪恶累累、罄竹难书。我劝他们不要继续听从这个卖国贼、恶首的号令,他代表不了党和政府、代表不了人民、代表不了法律,只代表他个人。我足足讲了两个小时。

这时,警察问我,你说了这些,敢不敢在笔录上签字、画押?我笑了,我没有丝毫的怕心,只有对大法的正信与坚定,我有什么不敢?为了证实我所说的一切,为了证实大法的伟大与超常,我报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住址,并在笔录上签字、画押。

二、用生命正法

和我一起被抓的还有我不满12岁的儿子,当晚我们被送到看守所,为了抗议、不接受邪恶对我们的迫害,我开始绝食。12小时后,一个姓于的恶警在我不同意的情况下,从我怀中抢走了我的儿子,在我与他争孩子的过程中,他指使4、5个看守对我进行殴打,用他们上班时穿的警靴踢我的胸、腰、腿等处,直接导致我出现腰椎骨折、高烧9天9夜、大流血17天等症状。即使这样,在他们殴打我的时候,我不断地告诉他们:善恶必报而且现世现报。

第二天晚上,我觉得有些烦躁,就对着监控系统炼第五套功法,之后发正念。这时原本打扑克的警察急忙把扑克收起,并把凑数的犯人撵回牢房,通过电视看我炼功,也不给我捣乱。

在看守所里,姓于的恶警及其它警察几次要与我"谈话",我从不配合。一次我跟他们说:我被你们打伤,走不了,要问你们到我这里来,如果你们觉得到这里有损身份,我告诉你们我们是好人,不是犯人,你们到好人的屋子里来,不会损害你们的身份。他们无奈,只好放弃了坏念头。

在绝食开始的头几天,我想,我们大法弟子修正法是殊胜而伟大的,凭什么关押我们?我们修的是正法,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大法,一定能够感动天、感动地、感动世人。这时,我想到了"击鼓鸣冤",就用力敲打只有最胆大的犯人才敢敲几下的铁皮牢门,敲击声回响很大,整个走廊响成一片,我敲了近一个小时,邪恶害怕了,要我不要敲,我说不敲可以,必须放我出去,警察伪善地说"研究研究",就走开了。

在放风的时候,我们几个大法弟子一起喊:"法轮大法好!"其他犯人听到了,我们每喊一声"法轮大法好",他们就跟着喊:"好!"一时"法轮大法好!""好!"的喊声此起彼伏,后来我们不喊了,犯人们都喊起来了。

在我绝食的第22天,我要求向有关部门申诉,无条件释放我,但警察假装不理睬。相反,他们恶狠狠地说,再不吃,就把你的手脚绑上,硬灌!我知道又是在过心性关了,但不为所动。后来,县检察院一个姓郭的科长来对我说,你就吃吧,回你家所在地劳教所,写个XX书,3、4个月就回家了。我说:我如果回去了,那不证明我有罪了吗?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到劳教所受什么"教育"?打死我我也不写,劳教所我也不去。郭科长哑口无言,半天才说,那你就等着强行灌食吧!我针锋相对地说:公安部有规定,利用灌食、点滴而出现的问题由你们负责!郭听罢,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扭头就走。后来,我因绝食不能走路了,我想,师父讲过,"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大法坚不可摧》)我并不怕死,从放下生死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是我的荣幸,但不能给邪恶势力任何借口破坏大法,因此,我写下了遗书,写下了无罪非法被抓的经过与见证人,并声明假如我死了,那绝不是自杀,而是被迫害的。

警察看到我不能走路了,趁机对我强行进行点滴,并把水果、糖、炒肉丝、熘肉段等各种好吃的放到我面前引诱我,我善意地对他们说,谢谢你们了,拿回去吧,一次次礼貌地把东西推开。绝食24天左右,看守所副所长气势汹汹地来了,说:马上灌食!另一个看守也说:再不吃就不客气了!后来他们走了,我悟到:灌食和吃饭是两回事,吃饭是自愿的,灌食是强加给我们的,是不能接受的。我悟到,即使被灌食,也要用善心、慈悲去对待那些恶人,因为他们太可怜了,我感受到了自己发自内心的善。我一边想一边求师父:师父啊,弟子听您的,救救弟子吧!这时,门开了,看守伸头说,算你捡个便宜,周一你们家属来,不灌了!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4个警察送我去劳教,我们走在大道上。这时,我看到许多功友,哭着喊着对我说:你可不能被劳教啊,你怎么能被劳教呢!她们哭着为我送行。后来,三个警察分别去办事,只有一个警察跟着我。走着走着,这个警察对我说:我要和你谈三点:第一,你对大法的那个坚定啊;第二,你对大法的珍惜已远远超出了对你自己的珍惜;第三,你能为大法献身,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说完他就消失了。醒来后我悟到,我遭受的这一切痛苦,是我堂堂正正走出来的历程,我知道我想圆融自己的世界,还有一些缺点要弥补。

三、走出牢笼

在姓于的恶警的迫害下,在我绝食的第18天,几个警察真的要送我回我家乡的劳教所。在去的路上,车刚开出不远就熄了火,怎么也发动不起来,他们很紧张,找了半天,才找到车的毛病,好容易把车又发动起来,开到了目的地。劳教所的人在体检时说:绝食这么长时间的,我们不收,除非她当着我们的面吃东西。这时一个同去的姓李的警察说,路上我们给她水都不喝,还能吃东西?就这样,我又被送上车往回走。在回来的路上,一个车胎坏了,换上备胎后又扎漏了,警察们就到处找修车补胎的地方,找到平时熟悉的第一家,黄了;找到第二家,搬了,只剩下空屋子;找到第三家才把胎补上。虽然很快就到了,警察们怕再坏,又专门买了一个新备胎带上。这时我看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无精打采就说:你们抓错我了,大法弟子是无罪的,路上的这些事是在警告你们不要再做坏事了!

他们觉得没把我送出去很丢人,找借口给自己下台阶。同去的6.10办公室的人说,我家有事,我不跟你们回看守所了。另一个内保警察说,我永远也不送大法弟子去劳教了。还有一个人说,乾脆到公安局门口都下车得了,让司机自己开回看守所吧。带队的不同意。到看守所后,里面的看守知道送大法弟子没送出去,就假装没听到敲门声,不给开门,还问是什么人。我也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不配合他们,不进看守所。送我去的这几个人把我硬架进去,一顿折腾他们才把我弄进去.

当天晚上,看我们回来了,一个看守说:你们回来就成功了一半,劳教所哪是你们呆的地方?每班看守看到我都问,你们怎么回来了?我告诉他们,绝食的他们不敢收。看守们都说,对,那是什么地方,不能去。其中有一个看守对我说,你一定要活着出去。

两天后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听师父讲法。后来又梦见我怀里有一个手纸包,里面包着一个白葫芦,葫芦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坐着一个安静的小孩,象元婴一样。第二天我悟到,师父让我回家了。这时妹妹来探视我,告诉我她想努力帮助我出去,但感到没有头绪、没有门路、没有希望。我告诉她这个梦,并说我很快就会回家了。妹妹将信将疑。我悟到,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回想起这一个多月走过来的路程,我深深感到,正如师父所讲,人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

之后的一天,看守所警察怕我死在看守所担责任,决定送我去医院就诊,姓于的恶警知道了,便带来县门诊大夫假惺惺地为我诊断,谎说身体正常,又向上报告。县6.10办公室负责人来了,一进屋就说,你的病是假装的,你根本没有病!我一听,知道是姓于的恶警搞的鬼,就高喊:姓于的你出来!你若有种就来和我对质!你敢说不是你打的吗?姓于的恶警躲在走廊不敢进来。然后6.10办公室负责人就开始骂大法、骂师父,被我厉声喝止,他酒也醒了,不敢骂了。

第33天,他们把我送到了当地的中医院。大夫们看到我腰椎的X光片子,就问这个人是怎么来的,狱医说走来的。大夫们、护士们争着看片子,觉得不可思议:腰椎骨折还能走来吗?绝食33天还能走路吗?我告诉他们,若不修炼大法,任何人也做不到。一个大夫问我,法轮大法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我说,法轮大法给我的用语言很难简单说清,但归为一句话:"法轮大法好!"

下午,看守所向县里打报告,请求放人,理由是我生命垂危,并把我的"病历"带了上去。按正常程序需要三个部门批2天的手续,只用了一个下午就批回来了。

第34天早晨,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看守所。看到我要走了,看守所的警察把犯人锁到牢房里,都带着笑脸把我送出门外,我一再告诉他们:要把"法轮大法好"这句正念记在心中。

在我和其他功友的带动下,在这次除恶正法的过程中,当地的常人和警察都清楚地看到了大法的威力,知道了善恶必报的道理,也使当地一大批学员走了出来,一个曾邪悟的人也觉醒了,走入了正法洪流。

姓于的恶警在我身上用尽的是杀人不见血的毒术,它认为江泽民是他的后台,无所顾忌。我曾经在第一次和他打交道时郑重告诉它,现在开始现世现报,它问我谁说的,我说我师父说的,它说:我不信。我接过来说:那你就以身试法,试试!后来,他遭到了恶报,现已高位截瘫。

以上个人所见,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