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警察对我叫嚣:“你就等着给你的儿子收尸吧!”

一位法轮功修炼者的母亲的遭遇

【明慧网2001年8月22日】我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的母亲,在我的孩子因修炼大法被非法抓捕后,我遭遇到了许多事情,看到了许多现象,现在很想一吐为快。

我儿子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他曾到省政府、北京去护法。去年10月5日再次上京,次日在天安门被抓,这些情况是我在儿子失踪多日后方打听才得知。公安部门二人和他单位二人于10月21日清晨把我儿押解回当地派出所,得知这一消息后,家里人一大早就去等待,一直等到下午两点才被允许进去见面。刚一进去,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个人头发蓬松,面容消瘦,眼眶下陷、无神,衣服肮脏,并带有斑驳的血迹,双手被一副铁铐铐着,而铐子上又用一条铁链锁在一根铁柱上,这是我的孩子吗?那个受过高等教育、身体白胖,极有风度的孩子吗?!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孩子有气无力地喊了我一声“妈”。我禁不住悲痛欲绝,抱着孩子放声大哭,母子哭成一团。警察粗暴地吼道:“不准哭!你儿子和政府作对,审问他几个小时,他拒不承认错误,以卵击石,咎由自取。”硬把我们赶出来。我们出门买了点水果交给警察托他送给儿子,要求晚上来再跟儿子见上一面送点饭来。他们当时答应,谁知到了晚上去时,被告知孩子在四点钟已被押到看守所去了。

当时十月底天气也有点冷了,我们带着饭、被子、衣服找去,到了那里才知有一个看守所,还有一个拘留所,也不知他到底关在哪里。当时天下着雨,又无车,我们步行两个所之间,可门卫不接待,要我们下星期一再来(当天是星期五)我们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伤心、绝望可谓到了极点。好不容易挨到了星期一,才把衣服给孩子送去,警察根本不准我们见孩子,通过门卫转进去,可怜我的孩子已冻了三天三夜了。

这里的人行为粗暴不说,还特别黑。儿子在看守所被关的54天里,我们共送了800元钱还买了近300元的食品。食品规定在看守所商店里买,价格是外面的好几倍。可这些送进去的东西我们后来问孩子,他什么也没有收到,字是要他们签的。一进去就剃头,皮带皮鞋都被他们没收了,连送去好一点的衣服、毛衣也被私吞了。更为气愤的是公安部门押解我儿子回来的费用,孩子的单位已全付清了,可他们还是找我们要了560元钱,说是儿子路上的支出;还有我儿子到北京时带的2800元钱和两个BP机,孩子头天去,第二天就被抓,除买一张车票外又用得了多少呢,多的钱也不知哪里去了。这些都不得而知,他们太黑心了。我们本来就家境贫寒,为孩子读书更是负债累累,但他们却全然不顾,明夺豪取,毫不手软。

后来我的孩子被送到洗脑班三周后,被非法判劳教,送到劳教所。可笑的是什么法律程序也没有,连给家属的通知书也没有。在我们千方百计索要通知书的情况下,才给了一份通知。理由是到北京护法,并喊了法轮功好的口号,后在看守所、洗脑班态度极其坚定,并表示要护法到底。警察说他犯了“破坏法律实施罪” ,简直是莫名其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到了劳教所后,暴徒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丝毫不变,据出来的学员讲,生活苦不堪言,一个月见不到二两油,米也不淘,菜用水一煮就给学员吃。他们强制洗脑,不准家属给送吃的,不准见面,并用两个刑事犯管一个法轮功学员,日夜监督。

劳教所明文规定法轮功学员每月有一天的接见日,可到了那一天他们不是改期,就是以种种理由不准见面。好话说一箩筐,就是不让见。有一天接见日,有位家属跟我们讲:有位法轮功学员被打伤送往肿瘤医院两天就死了。很可惜我们当时没有把名字记下来。说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个医生,被打伤了送往医院。还有一个家属告诉我们,他的儿子很拗,进去后要他剃头,他说他没有犯法不肯剃,把下巴打掉了用绷带吊着,过了几天才通知他去见,可到现在连一回也没见着。7月6日这天上午接见日,我们看到有位学员被打残用人架了出来,我想大概送医院去了。因我见子心切,见不到儿子,总要在大门外守候几个小时不愿离去。过了几个小时这个车子回来了,刚刚在门口停着,我们急切忙上前看看情况,这个学员坐都坐不正,歪倒在车子后排座位上,看我们去,他用手指指胸前,很痛苦的样子。这时有一个人上了车,车子马上开进去了。我们心如刀割,很惶恐,儿子几个月没见了,也不知是什么样了。

当时我很冲动,上去质问警察:你们不让我们去看儿子,肯定儿子伤残了,你们才不让见?今天我们拼死也要见。警察恶狠狠地说:不准见,就是不准见,你就等着给你的儿子收尸吧!我们拼了一命就想往里闯,谁知被警察拦着毒打了一顿,肩膀上被拧成青紫色,过一会肿了起来,我的老伴也挨了打,搞得喉咙连气都出不了。和我们一起挨打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年轻男子,一个是下巴被打掉者的妈妈。过了一会儿来了好多车子,下来很多防暴警察,大概准备抓我们。家属都向防暴警察反映:他们见子心切,不让见,警察还说什么给儿子收尸,还打了人,而且下手很重,有伤作证。防暴警察都配有枪,带有录相机,还给我们录了相。他们进出一伙人,大概一是自知他们理亏,二看我们是老人,后来他们就开车走了。

我们只说了点皮毛,里面的真实情况是不得而知的。

以前我只知道自己虽然负债累累,有儿子工作,慢慢会好转的,不会感受到社会如此黑暗。我的儿子非常懂事,有礼貌,又有同情心,从小学到研究生,一直品学兼优,工作后,只讲奉献,不求索取,而且法轮功学员个个如此,他们都是好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除了法轮功学员,很难找到象他这样纯洁的人了。在国际上被叫做“人权恶棍” 的江泽民一直讲:现在是“人权最好时期”,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法轮功学员们只是信仰不同,当权者为什么要打压,为什么给以非人的待遇。当权者们太邪恶太狠毒了。我儿子被抓到现在,我姐姐一直陪着我东奔西走,什么人大、公安、劳教局都跑断了腿。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大法弟子,他们不畏强暴,不屈不挠地到处申讨正义,向世人讲清真相,对我们给予了经济上的援助,道义上的安慰,精神上的鼓励。我们心服了,他们都是好人,和我儿子一样的好人。我姐姐原来对法轮功不了解,现在江泽民一夥的迫害使她彻底了解了真相。她曾反对我儿子修炼,现在已是追悔莫及,她已加入了我们正法行列,每时每刻都抓住一点机会就向社会讲清真相。当她想看书时,想炼功时,又有学员把冒着坐牢的危险珍藏下来的书和磁带送给她,向她洪法,要她提高心性。她表示自己一定要按大法的要求真修,但总觉得为时过晚,自己有种自己不能原谅自己的感觉。但又觉得自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善恶总有报,只是未到时。”邪恶永远也战胜不了正义,我想普天同庆的一天也为时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