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除恶,难中脱险

【明慧网2001年9月12日】这一天,我小外甥女要上她大姨家串门。正赶上我手里有20多张真相材料没贴完,我想市内的材料贴得很多了,农村得到的很少,正好借这个机会撒给农村。就用胶条粘好装在兜儿里。当汽车快到终点时,我忽然想到在车上把它撒出去,就站起来从后往前发。

当我把一张真相材料递到一个中年男人手中时,他突然问:“你干啥的?”我从容地告诉他:“大法弟子。”“跟我走,停车!”他凶相毕露,原来是个便衣。我郑重地跟他讲:“我们是好人,你干啥对我们这样,我给你的是真相材料,是在度你们……”他很蛮横,不听我说。车马上停了,他打手机给某派出所。当时我就想摆脱邪恶,但因围观的人封住道路,警车来得又快,没能走脱。但我一开始就明确想到:有机会我一定走脱,不能配合,不能告诉他们住址。

我被带到当地派出所。先有两个民警问:“干啥来的?”“做点大法资料。”我答。“你胆儿还不小呢?敢明整!”接着问:“你哪儿来的?”我说:“不用问了,不能告诉你。”他俩出去,又换了一个人,还是问这两句话,我还这样答。他突然猛劲抡起手照脸上打过来。我立刻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爆发出来,我厉声向他们大声喝道:“我告诉你,你打死我也不能告诉你!法轮功都是好人,我们没有犯法,发点真相材料,说点真话,你把人带这儿来了,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你们不让说话!电台电视台都你们把着!”屋子里的人都静下来了,有人小声说;“呀,这家伙,赶上刘胡兰了。”那人也不打了,嘟囔一句脏话,开始翻包儿。一看钱包里的传呼,上面有号码,高兴地说:“这好办了,这就找到你了。”立刻到隔壁屋去查。这传呼当初是我儿子的,号码都是孩子们的,他们啥也没查到。

突然那人又过来,劈头问:“你受过啥处分?”我随口答:“拘留半个月。”说完就知道这下让他们钻空子了,都怪我一时大意。果然他往拘留所打了电话,接着就带我上拘留所辨认。一路上,只要那人一说污蔑师父和大法的话,我就不让他。车上很多人,给那人(是个小官)弄得很没面子。下车时,他踢了我两脚。

拘留所20来人都出来了。净是熟悉的面孔。他们让我穿马甲,说省得狗咬。我说我不是坏人,我不穿,不管他们咋动员我也没穿。带我来的几个警察出去了。这时有一个人开始向我问这问那。

他说:“电台电视台都反对,是邪的!”我说:“按真善忍做,处处替别人着想,有矛盾在自己身上找,哪邪了?电台电视台说的都是假的!大法弟子没有钱,印点资料,就是为了说明真相,你们就这样对待,还带这儿来了,合理吗?我告诉你,大法弟子你抓不完,打不完,都在做呢!人人都在做!”他说:“你们偷偷摸摸,门缝里掖,车筐里也扔,你们咋不敢明来呀?”我说:“我今天不是明来了吗?你们不也是抓我了吗?明着也不行,暗着也不行,到底让我们咋的!”

他又说:“你师父在国外……你在这替人卖命。”我正颜厉色告诉他:“我师父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任何人比不了!法轮功是块净土!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我师父是在世界各地传法。我没见过我师父,就通过一本《转法轮》,我知道了真理,为大法我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我师父没钱用,我可以给他卖楼!江XX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吗?包括你!他落井你可能就得扔石头!”屋子里的人都笑了,就差没鼓掌。

有一个人说某某没来,他能说,也没遇到这样的对手。那人又气愤地说;“象你这样的就得给你上电视。”我说:“行,没问题,上行,但我得有一个要求,得让我向观众直接说话!两年了,你们让一个大法弟子公开跟广大百姓直面说过话没有?为啥大法弟子上北京,就是为了证实大法好,你就抓,你就打,你就罚,你就判。你们总说破坏家庭、妻离子散,扰乱社会秩序,就拿今天这事来说吧,谁造成的?我就扔几张真相材料,就整这儿来了,今儿晚上回不了家,就没人做饭。都是你们造成的!”

他又问自焚事件是咋回事,我告诉他:“我承认我是真修弟子,破坏大法的事我是坚决不能干。谁给我开多大价儿让我去自焚,我都不会去。因为我师父书中早就写了‘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我不会做这种事。电视里说的那几个人我不承认他是炼法轮功的人。”我看他没有话说了,就反过来问他:“还有啥?说吧!只要你不明白的,我都能给你说明白,咱讲的是理。死一千四百人?不是炼法轮功的非得往法轮功上安,你们打死200多大法弟子不提不念的!”这时屋子里的人都鸦雀无声。

带我来的那几个人又回来了,他们又拉我回他们所。路上,我想:这会儿要来传呼可咋办,我求师父可别来传呼啊。我吃多少苦没关系,别让大法再受损失。我想我有机会一定处理它。到地方后,他们用新买的一副手铐把我铐在暖气片上,找一年轻小孩看着我。我又和小孩儿洪法,小孩儿说他知道大法好。这期间我本想让这孩子把放在桌子上的钱包递给我,又怕他们回来埋怨这个孩子,就没有动。

他们回来了,做笔录,问我材料来源。我斩钉截铁地说;“你们别问了,做常人我不出卖朋友,现在是修炼人,我不能出卖佛道神!”“你以前做过没有?”“做过!”“做过多少?”我想这个我不能说了,就敷衍他一下。然后我提出上厕所。他们把手铐打开。我又说:“我渴了,让这小兄弟给我买瓶水。”他们让那小孩把钱包递过来,我一把拽出传呼,“啪”往地下一摔,碎了。这一下把他们都镇住了,愣了一会儿说:“给她买瓶水去。”原先我想他们不得一下子扑我来呀,这个意外的结果又令我感到了法的威力。

这期间,我的亲属来找我,也被他们给扣了两个多小时,可见其多么邪恶。约四点多,市所属派出所来接我来了。一路上我又向他们洪法,告诉他们不能这样对待法轮功。他们说:“我干这个的呀,咋办?”我说:“你干这个的没关系,头脑要清醒,法轮功都是好人,你应该正确对待。现在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天理不容。”快到市内了,我说车子在某地,给我捎派出所去吧。他们说:“送你家去。”这一下我意识到:家有光盘、有资料。我就说:“上派出所吧,家附近都是熟人,我挺要面子的。”我当时是用人的办法和其周旋。开车的警察说:“不行,要资料。”我说家里没有资料,再说你还不一定进得去屋。“没问题,我们找开锁大王。”车真开到我家去了,他们认为我真怕别人看见难为情,就说:“你别下车了,把钥匙给我们,我们去拿。”这时我想我哪能让你去拿?就坦然说:“我为大法死都不怕,我好要什么面子,走!”上楼后打开门,进屋的警察没往里走就说:“拿出来吧,别等我们翻。”我说:“资料没有。”他们又问;“像有没有,书有没有?”我说:“师父像你拿不走!”这时我看见跟前有一把剪子,一把拿起来,指向胸口,正颜厉色大喝:“告诉你们,书、像你拿不走!”他俩立刻软下来,连忙说:“大姐,别这样,有话慢慢说,把剪子给我。”“不给,说啥也不给!”“怕啥呀,拿个师父像怕啥呀?”“怕啥?师父是我个人的信仰,做为大法弟子,如果师父像都保不住,就不够格!你绝对拿不走!”

相持了三五分钟,他们说;“行了,你家东西啥也不拿了。走,你跟我们走吧。”我马上想起来:不配合。我说:“不走了,不配合你,因为我没干坏事!”我说得有力,剪子攥得也更有力。眼睛正视他们。“不行,我们没法交差。”我说:“那也不行,为大法,我死得太值了,我死这儿也不能跟你们走!”我坚定地说。又愣一会儿,他们说:“实在不走,那得了,出个手续吧!”“出啥手续呀?”“写几个字吧。”“写啥字啊?”“写你不跟我们走啊!”我剪子紧紧拿在手中,找了一小块纸写上:“我没干坏事,哪也不跟你们去!”写的时候,我呵斥说:“你们别往前来,往后退,离我远点儿!”站门口那个没有动,稍靠里边的那个往后退了两步。我一边举着剪子,一边写完。一个警察说;“你能不能换个大点纸,这也太小了,都夹不上。”我说:“换啥大纸呀?!别难为我了!”那警察小声说:“谁难为谁呀!”然后就灰溜溜地走了。

在面对恶人的整个过程中,我时刻都在发正念铲除邪恶。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口诀。通过这件事,自己深深体悟到:法的威力太大了。只要自己时时刻刻遇到什么事都在法上,稳健地走好每一步,扎扎实实地过好每一关,正如师尊说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39页)

同修们,精进吧,珍惜这宝贵的时间,早日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