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 高德大法


【明慧网2001年9月14日】一、寻寻觅觅,有幸终于得闻大法。

1998年2月21日,我幸运地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

这看似平常的一天,却是我生生世世、苦海轮回、久久期盼和苦苦守候的日子。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虽然我不清楚,在我生命的长河里、在千万年苦苦的等待中历尽了怎样的艰辛和磨难;但我明白:生命痛苦轮回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这一天。为了这一天能够幸运地得闻并开始修炼此人间正道、高德大法───法轮大法

末法末劫乱世,在人类道德急速下滑、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随波逐流难以自拔的我,从此找到了人间的真正净土;凡尘中,卑微渺小原本堕落行将毁灭的生命从地狱中被捞起,从此被赋予了全新的希望和生机,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同化"真善忍"的正法大道。

在读到《转法轮》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处于对生命的意义和归宿痛苦地思考而又不得其解的极度迷惘和困惑中。

出国前,我原是国内一所大学的在职博士研究生。表面上优越的学习和工作条件的背后是我那颗执著名利、追求物欲、得理绝不饶人的争强好斗、自私肮脏的心。

由于从小生活在老师同学以及家人的赞许声中,自以为品学兼优,凡事清高、处处自我为中心。考上博士生后,每日所思所想便是如何借助导师对我的期望、其在国内的声誉和同学的网络在社会上出人头地。

每天,我为自己得到的蝇头小利而兴奋不已,又为失去的丝微利益而苦恼算计。我活得很苦很累,以至于身心疲惫。特别是1997年一次大型的学术会议后,我开始对自己种种出于显示、妒忌、争斗、为了私利不惜伤害别人的行为有了怀疑。夜深人静,时常为自己种种执著和自私的表现恐慌痛苦不已。

一方面,我深陷在对"名利情"强烈执著的泥潭里难以自拔;可另一面,本性尚未全灭的我,在内心深处似乎并不甘心就此沉沦。

我曾尝试着到庙里朝拜,与寺院的僧人和主持交谈,阅读各类所谓的"经书",并曾考虑要到寺庙皈依。希藉由此可以得到我对人生困惑的些许答案。

然而,那种"寻而不得"的苦是剜心透骨的,由此我更加迷失。

在寺庙里,当我眼见满嘴叨叨咕咕、忙着所谓"开光"的僧人,频繁地向排着长队的观光游客伸手要钱时,我彻底地失望。在种种尝试都不能如我所愿后,苦于不知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出路,我只好日复一日地再次随波逐流,并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信条麻醉自己,以此换来一时的心安理得。

1998年初,一位博士生同学死于一场车祸。噩耗传来,如同晴天霹雳。昨日还在一起高谈人生大计,阔论未来美景的活生生的生命转眼间就再也没有了声息?!这当头的一棒,由不得我不对自己负责地冷静思考:冥冥之中,究竟是什么力量在主宰着人的一生?大千世界,脆弱渺小的人的生命从哪里产生,又将归宿何处?

2月初的一天,我跪在一尊菩萨像前虔诚地拜问:如果这种种自私的表现不是我的内心真实本性、并令我如此无地自容的话,那么什么样的为人和生活方式才是生命真正的出路?天地之间如果存有先知觉者,恳请您引领我的路!

当时的我,为自己发出的这虔诚的一念感动得泪流满面。那一刻,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天地间的震撼。正如师尊在《转法轮》中所讲的那样"……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地帮他。"

佛性尚存的我动了这一真念,伟大的主佛就开始了不讲任何条件的慈悲救度。

于是,此后的一周,我"偶然"地路过报亭;

于是,一向对气功不以为然的我"偶然"地看到了一张海报,内容大致是:"法轮功愿意结识有缘人";

于是,便有了我认真地问自己:"什么是法轮功?""有缘人?谁是有缘人?我算不算有缘人?"

于是,便有了一向晚睡晚起的我,一番思想斗争后,第二天一大早及时赶到教功地点,看到了宁静祥和的打坐场面;

于是,便有了我一手接过《转法轮》,随即在路边的石板坐下,如饥似渴地逐字拜读。

在这种种看似"偶然"的背后,不知是怎样深藏的珍贵机缘促就而成;也不知费尽了师尊怎样慈悲的看护和点悟。

于是便有了我生命中最幸运的时刻:我得到了引领我返本归真的"天梯"---《转法轮》。

二、玄而不虚,大法"字字真言"、"句句天机"。

第一遍读完《转法轮》,豁然开朗、相见恨晚。字里行间隐约闪现的法轮,更让我知道,此书绝非寻常。书中"重德、强调心性修炼、同化‘真善忍’、不失不得,遇到问题向内找"等等论述更是令我耳目全新。

"今后我们所阐述的都是高层次中的法。还有,我想要为修炼正一正名。我在讲课当中,要谈到修炼界中的一些不良现象。"(《转法轮》第7页)

"那么什么是佛法呢?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它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它就是最根本的佛法。"(《转法轮》第12页)

"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转法轮》第23页)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第26页)

"在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做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强制你失。"(《转法轮》第28页)

等等等等。

《转法轮》书中的这些论述深深地打动着我,实在是"字字真言"、"句句天机"。

第一次"叠扣小腹",我真切地感受到"法轮"进入小腹部;

第一次"头前抱轮",我强烈地感受到两眉之间往上一点的位置"肉往起聚,聚起来往里钻";

第一次看讲法录象,我似睡非睡,身体进入了麻醉状态,隐约间,感觉到有人在调整我的身体四肢。

炼功中种种切身的感受更是让我明白:法轮大法的法理的确真实存在、玄而不虚。

一向习惯于对别人抱怨、挑剔的我通过不断地学法和修炼,明白了:

《转法轮》---指明了宇宙众生的最终归宿。这部赋予众生全新希望和生机的旷世巨作,阐述了开天辟地、万古以来从来没有人讲过的真理、天法;他是真正引领所有生命返本归真的人间正道、高德大法。

三、无怨无恨,坦然无悔面对磨难。

业重如山。一个业力满身的人,要想修成正果,脱离轮回的苦海,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情啊。

得法仅三个月的我,刚刚学会了前四套动功,第五套静功怎么炼还不知道,家庭的磨难接踵而至。一向书生文雅、平时对我体贴备至的先生,为了阻止我炼功,恶语相加、拳打脚踢、甚至操起了菜刀;见仍旧不能改变我的决心,就以断绝我的经济来源、到导师那告状、离婚等等进行威胁;最后不成,他知道我是孝顺的女儿,就回到我的家乡,要去搬来我的父母对我施压,但最终被父亲婉言拒绝;吃素三十几年、自以为对佛教修行有所了悟、并一直期望我能继承她的衣钵的婆婆,为了阻止我炼功,用恶毒的方式跪在我的面前,诅咒我,并用她的鞋底掌我的脸;而公公,则是跑到炼功点上,用他能想到的方式对我进行人身侮辱……

面对这些我在读到《转法轮》之前根本不可能遇到和承受的磨难,我无怨无恨,不曾掉过一滴泪。因为我知道那是我深重如山的业力所致。我的亲人正在为帮助我消去这些业力而承受,"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第139页)

在这些磨难期间,以前一向很少做家务的我,下了班就主动积极地做饭、洗衣、带孩子。不论公公、婆婆、先生用尽怎样的方式折磨阻止我炼功,我都在心里告戒自己,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一定能承受过去,绝不放弃炼功。

这磨难期间的一天清晨,我被一阵强风从梦中吹醒。我清楚地感受到,伴随着这阵强风,在另外的空间,死去了一个有手有脚、有身体、但完全充满黑色业力的我;同时,我这边的身体就象完完整整地蜕去了一层壳似的轻松。那一刻,我知道,度人的师尊就在我的身边,无时无刻地看护着我。真正地为大法弟子的修炼负责。我落泪了。

我手上带的手表在没有任何碰撞的情况下,从中间截面裂开。当我悟到那是师尊在点化我,要我多学法,对法理的认识不能肤浅,不能仅停留在"表面上"的那一刻,一阵热流贯通全身,我不禁泪流满面。觉者慈悲的呵护绝非人的语言能够尽述。

此后的两个月,我有了一个机会参加了另外一个城市举办的九天老师讲法学习班。其间我有了第一次盘腿的机会。在咬紧牙关坚持了一个小时的双盘后,我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舒畅和轻松。

转眼到了1998年7月,公公、婆婆申请到加拿大探望他们另一个儿子的签证批了下来。他们一走,我修炼的家庭环境明显得到了缓和,我也有了相对宽松的环境炼功,学法。

另一个磨难让我感到大法的真实和超常。也是刚刚得法不到三个月的一天,当我用脚去踩动摩托车时,我连人带车飞出好几米远去,启动后的摩托车歪倒在一边,而我却分毫无损地站在一旁。我内心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清醒地庆幸自己过了一个大难,师尊在保护着我这个刚刚入门的弟子。

四、大法正我身心,勤勤恳恳,不再计较个人得失。

修炼大法以前,由于对名利情的强烈执著,我身体上的毛病日渐多了起来。只要天气稍有变化,我便容易出现感冒发烧症状,成了医院的常客。一旦咳嗽就是好几个月甚至半年不好,给教学工作,学习以及家庭都带来极大的不便。一年下来,我的病历卡是厚厚的一叠,病痛的折磨使得自己身心疲惫。

自从学法炼功后,我再也没有浪费过一分钱的医药费用。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清理了我的身体,使我成为一个无病一身轻、健康快乐的人。

得法之初的我,虽然对法理还不能有很深刻的认识,但对于书中不要计较个人得失,要人做好人的道理却是铭记不忘的。

一次,领导出面,希望我第二天承接一项别的同事临时推脱的为期60几天艰巨的专业教学项目。此项目之所以艰巨,一是该项目与外籍教师合作,要用英文授课;二是教学时间紧、任务重;三是教学结束时,学生要参加统一的分级考试,考试结果直接影响学校的声誉和未来该项目的合作计划。

按照我以前的一贯作风,我会首先抱怨,凭什么让我临时接手这么艰巨的工作任务,然后充份权衡我的个人得失,并会为自己付出的任何额外的劳动去尽力争取我认为的合理权益。心里可能还会因此而不平:就算我克服一切困难,做得再好,成绩最后也是领导的;何况这次任务这么重,可报酬并不高,等等,这些与我切身利益相关的问题……

然而,这一次的确不同了。毕竟,我读过了《转法轮》。

想到了书中要求人遇事多为别人考虑的道理,我想,既然领导因为有困难才来找我,我应该爽快地答应。我应该更多的考虑如何尽自己所能,全力搞好教学,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也希望自己辛勤的劳动能维护学校的荣誉。在此后的60几天,我主动提出利用每个周末给学生补课。对期间闪现的有关挂念个人得失的思想念头和想法我都从心底里进行排斥和抵制。

现在回过头去想,可能觉得这些关难实在不算什么,可是在当时要开始改变长期以来形成的"凡事私利当头"的观念,也是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的。其实这种思想斗争的过程恰恰是用《转法轮》的法理清洗自己,学会放弃常人为私为己的念头、逐步升华和提高的过程。

60几天后,学生的考试成绩比往年的还好,而且平均分在同时参加统考的各高校中列居榜首。

常人中的工作不是修炼,但修炼人提高了的心性,确实可以在工作中表现出来。而这种通过修炼而提高的心性,对社会对国家对人民只能有百利而无一害。

得法以后,由于坚持参加早上的集体炼动功,我在学校的派出所里被挂了号。单位作政治思想工作的领导曾找上家门,劝说所谓这个功发展太快,各地公安部门都在调查关注,小心不要被坏人利用等等说法。我都用自己炼功后睡眠改善、身体健康、工作更加投入、不再斤斤计较个人得失等身心所发生的实际变化的事实回答他们。

对生活对工作态度的根本转变,使得我与同事、领导的关系变得融洽了。

受到大法法理的启示,我对国内假帐横行,业主为了谋利,肆意用虚假经济信息误导大众的现象进行剖析,用英文撰写了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出路是要解决人心的问题、要提高专业人员的职业道德以及建议在高校开设职业道德教育课程的文章被登载在国内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上。专业导师对这一观点表示了赞赏。

法轮大法修正了我的身心,使修炼者注重道德升华,展现给世人的实实在在是一方人间静土,一条人间正道,一部高德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