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控制常人的邪恶因素:山东菏泽大法弟子正法记


【明慧网2001年6月28日】 6月19日下午,我们大约三十人于山东菏泽召开法会集体被抓(这里提醒一下广大同修召开交流会一定要安排好,以免给大法造成损失,举办法会一定要严格地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要开得过多,过频。要引导新学员和没有走出来的学员在学法实修中提高,从人中走出来,自觉地融入到正法的洪流中,不要有意无意地叫学员按照自己悟到的去做,这也是一种变相的干扰。学员在修炼的不同层次中如何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和如何维护法只能通过学员自己的学法实修中体会到。采用任何形式洪法、维护法都是在助师正法。)我们拒不配合邪恶,几个功友被当场打晕,最后我们被邪恶之徒一个个抬到车上,然后带到了市公安局二楼的一个会议室,里面坐着几十个警察,大声地说着一些污秽的话,魔一般张牙舞爪。我马上悟到应该立即除恶,于是与一功友席地双盘立掌。开始还能听到那些警察大声地讲污言秽语,一会它们的声音就越来越小,其中一个注意到我们几个立掌的,就转移话题研究起我们的手势,并还搬腿模仿,说手势真好看等。大约二十分钟下来,屋内没有了骂人呵斥的声音,还有的警察让我们把躺在地下曾被打晕的功友抬到排椅上去休息,此时我感到他们背后的邪恶被除去了。

后来,我们被一个一个地分流到不同的派出所,我被带到了菏泽站前派出所,一路上我不停地默念师父的除恶口诀。到了那里被关进一间屋子,警察叫来几个人看着我,我平静地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双盘立掌除恶。他们没有太大声地阻拦,大约半个小时,当我睁开眼睛时,他们都说手势好看,还有的说让我再炼一套,他们想看看,这样我打了第五套功法的手印。但炼功被一个指导员知道了,他很邪恶地说不准炼功,但我想自己本来就是炼功人,被迫关在这里法虽不能学,功一定要照炼。于是他大声吼叫、谩骂:“把她铐起来!你就是不吃不喝十五天,你死在这里,那是我们这个所的光荣!”(投稿者的话:多么邪恶呀!怪不得山东会有那么多的弟子被害死。)他作为一个国家公务人员竟讲出如此邪恶的话。但大法弟子是慈悲的,师父也讲过:“不能把人当成敌人” 。我清楚地知道,这是邪恶的因素在控制着他,应该铲除其背后的邪恶。这样每一个与我谈话的人我都首先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结果每个与我谈话的再没有一个大声的。

晚上指导员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让人给我打开手铐放下来,并且态度特别和善。这时我深深地感到了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

第二天早上,他们都洗漱去了,让我自己留在屋里,当时悟到是师父安排我出去,于是我看到那个很小的窗户半开着,我踩着东西手一搭上去了,身体刚好能挤出去,跳出墙外。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又溶入了正法洪流中。

此次经历,我悟到“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论语》),跳出人的认识、人的框框来对待眼前发生的一切,师父都讲过不把我们当人看了,而往往我们还把自己局限在人的框框里,要敢于突破人的这层壳,时时以神的状态来跟上正法进程。

师父在美国西部心得交流会上讲:“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忍无可忍》中讲;“除尽邪恶是为了正法,而不是个人修炼问题。”

同修们,让我们共同以大法和师父赋予我们的能力,高尚地除去那些不该在宇宙中存在的邪恶生命,兑现我们久远前发下的誓言,走好助师正法过程中的每一步。

最后我们正告迫害大法地邪恶之徒:我们大法弟子无论面对怎样的困难,我们都会坚持大法的原则,永远不参与政治,真修向善。以任何借口对我们的迫害都是一种犯罪。我们也正告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犯罪分子:不论任何人做了坏事都会遭到报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