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别想再把我关进去


【明慧网2001年7月6日】 6月13日早晨8点钟左右,听见有人敲门,公公开了门,进来一个主任,一分钟后又有人敲门,进来一个恶警和一个主任,进门就问我还炼不炼了,"炼,这么好能不炼吗!""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到派出所签个合同。" "我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 "这可由不得你,赶紧跟我们走。" 爱人上来推我去配合他们,并说:"你在人家管辖内,你就得听人家的。" 我告诉他们:"我不归他们管,他们说了不算。"

后他们强把我带走,到楼下我坚持骑自行车,他们怕我跑不让骑,我说:"你们不就签个合同吗?法轮功我是炼到底了,我自己能去,我不会坐你们的车的,我还要上班呢。"他们没办法就让我骑了自行车,我推着自行车他们四五个人跟着到了派出所,他们并没拿什么合同,而是让我等,我说有事快办我还要上班呢。旁边一个不知是地痞还是流氓骂了一句难以入耳的话,当时我便发念清除邪恶。

后来他们把我带到楼上,到楼上没人理我,我就问那个主任:"这是啥意思,有事为啥不快办,我还得上班呢。" "你先等等。" 不一会那所长来了,进门就说:"你不是都决裂了吗?怎么又练上了,你的苦头还没吃够吧?你不是还给我写过道歉信吗?你怎么出尔反尔。"他的几句话反倒提醒了我,是啊,以前因学法不精进,在劳教所期间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五书",我错了一次不能再错了,我便回答他:"以前我做错了,以前的不符合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不能再给大法造成损失了,内心更加坚定了我的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你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非炼不可呀?" "你知道我是保外就医的,你也知道我没有职业,没有钱,法轮功最起码能让人有个好身体,能让你在身心上都受益,你说不好吗?" "那你的心脏病好了吗?" "你看我象有病吗?" "那你就等一会吧。"他转身出去了。

等了一会他们把我叫到楼下,准备把我送到兴隆山农校新办的洗脑班,我当时心有一念,你们别想把我送去,就是送去也不会收我。这时他找来一辆出租车,便让我上车,我说"我还没跟老板说一声呢,柜台那也没人。" 他们连喊带骂,强制我上了车,不准我说话。我知道"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的心再发正念。上车他们便说是派出所拿路费,还是办事处拿,那个恶警回头对我说:"这钱该你出。" 我厉声说道:"别说我没钱,就是我有钱,也不会给你们出。"那个恶警自语道,这样的人应该劳教。

来到了兴隆山,一帮恶警来审我一个,看着它们个个都面露凶相,我提醒自己,时刻都要用正念去正视恶人,它们问了我一些没用的话,还说就这态度直接劳教她,给她送黑嘴子去,然后恶狠狠地说"就这样顽固不化的就是打的轻,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送我来的那个恶警说:她现在劳教期还没满呢。旁边一个恶警说:"那你们咋把人给送这来了,送劳教所去呀,我这不收,去问问领导能收她吗?"我知道我的正念在起作用,师父在保护我。一会来了一个所谓的领导,进门就问:"你从劳教所怎么出来的?""保外就医。" "什么病?""心脏病。" "什么症状?" "三连率。"他转过身去对送我来的那几个人大声说:"你们咋把这样的人也抓来了,你们不是拿人家来充数来了吗,赶紧把人给我送回去,别说我这不能收,哪也不能收,人家是保外就医的,你们知不知道 。"送我来的那恶警求他把我收下,他坚决不收,送我来的那个恶警便和办事处联系准备送我去劳教所。我心很坦然,我想起师尊讲法中说过一句话"好坏出自一念",这一念太主要了。

他们没办法把我带回办事处,下车了那个恶警说,态度好点,做好配合,我没理它。我心想,我是不会配合邪恶的。来到楼上,它们几个围着我说些反面的话,其中有一个一脸病态的女人说了诽谤师父的话,我警告她:"闭上你的嘴,不准你再这样说。"顿时房子里非常肃静,他们也就不说了。我问他们你们领导怎么不来,有事为啥不办?这时又有一个女的坐在我旁边说:昨天某某还来到这做报告,看人家"转化"的多好,那还都是大学生呢。我严肃地告诉她:"你不要把我和她们那些邪悟的人相提并论,我是我,她是她,自己的路自己走,谁也代替不了谁,谁造业谁自己还。我不能一错再错。" 她又说: "好你就在家偷着练呗,你就写个保证不就让你回家了吗。" "我们修炼人要做到表里如一,炼就堂堂正正,干啥还偷偷摸摸的,那不是我们所为。" "那你就练别的功呗,还非得炼法轮功?" "你练什么我不管,我就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功能让我身心都受益,道德回升,能使人真正变好。"一会那个女人说:"你们这些炼功人什么都不顾了,也不要家了,也不要孩子了,咋还能说好呢?""谁不要家了?谁不要孩子了?就因为想做一个好人都难,我们也要上班,也得养家糊口,也得照顾老人、孩子,可你们让吗?你们让我回家吗?这不都是你们造成的吗?""那共产党不让炼你们就别炼了呗,不就让你们回家了吗?" "共产党让你清正廉洁,你们做到了吗?某个人他代表不了党。"

这时她们领导回来了,进来打个招呼就不见了,我问旁边的人:"回来怎么不来见我,让我等到啥时候?" 等了好大一会她来了,伪善地坐到了我的旁边:"老妹咱们坐下来推心置腹地好好谈谈,我尊敬你,我不说诽谤你师父的话。""那我谢谢你。" "你就写个保证我就让你回家,你看行不?" "你就放心,别说让我写保证,就是让我口头保证也做不到,我对任何人也保证不了,我已经错了一次,我不能再错。" "那你就对大姐负点责,我就让你回去,也不用你写了。" "我告诉你,如果我们炼功人要对你们不负责,就不会走出来讲什么真相,我们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才是真正对你们负责。"她对说:"我希望不要在这再见到你。"我说:"你放心吧,你永远也不会在这再见到我,这不是我来的地方。""那你就回家吧。"然后她派人把我送回了家,这时已是下午4点多钟。

第二天我下班回家刚吃完饭,我在阳台上往下一看昨天送我的那个恶警又带了一个便衣上楼来了。我进屋让婆婆上床,(婆婆心脏病)别吓着老人家,然后我把孩子领到屋里,我来到门口。公公同它们一起上楼来开了门。那个恶警进门就问我:"你保外就医的票子给我拿来。"我知道他们这是借口:"我从劳教所回来不就给你送去了吗?""给谁了?""给你们所长了。" "那你就跟我们到派出所取点材料就回来。""我不配合你们,昨天就说签个合同就回来,你们扣了我一天,今天又来了,我不会跟你们去的。""昨天是办事处找你的与我们无关。""那不也是你去的吗?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别说废话,赶紧去一趟就回来,啥事没有。"这时我爱人上前来说:"我告诉你们有事我跟你们去,别在我家里闹,我妈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找你们算账,昨天把我媳妇抓去扣了一天,今天又来了,我不会让她去的。""看你那样连媳妇都管不了,还是男子汉。""别管我能不能管了,反正我不能让她跟你们去,走我跟你们去。"这时我单手立掌发正念。那个恶警上来问我,"你别跟我来这个。" "法能正一切。"爱人把我推进了屋里,我坐在床上单手立掌念师父的口诀,爱人把他们推出了门,这时公公走到我跟前,打了我两个耳光,我站起来告诉他:"你再打人会遭报应的。"他便说:"你给我走,这个家没有你呆的地方,今后你永远也别回这个家,就是他们不抓你,明天我也把你送进去。"我知道这是邪恶指使常人做最后的挣扎。

这时爱人回来了,我问他:"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说:"楼下警车里坐了六、七个恶警。”他就没跟他们上车,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着他,这是法的力量,这是正念在发挥著作用。我坐下来跟爱人说,我不能在这个家住下去,我就把刚才公公打人的事跟他说了。他说为啥抓你,我说,让我写保证,他说那就写了吧,写完我送到派出所去,不然咱就没有安稳日子过了,你才从劳教所回来几天哪,苦头还没吃够吗?我非常坚定,我不能写,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再放弃这个法,既然这个家不要我,那我就离开这个家,我没有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没有法,当夜我离开了家。

如今我在外流离失所,几天后我给爱人打电话,爱人告诉我派出所又到家里来了,说找到你不算完,非要把你送进去。我告诉爱人,放心它们不会找到我的,谁也别想再把我关进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