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修出慈悲,用善来改变人心

【明慧网2001年9月30日】

至尊的师父好!
尊敬的同修好!

我来向您们汇报一下我在修炼中在向世人讲清真相中修出慈悲的体会。

我以前最不会做的工作,就是面对面向世人讲清真相。我对世人抱着怨恨之心,觉得为了他们,我们那么多弟子损失了,有的被抓被折磨,有的留下永远遗憾和后悔,有的甚至在邪悟的路上走向深渊。我对常人的态度非常在意,对方反响好,我就多谈,反之,我就少谈或不谈,表现出来心胸狭窄,但是实质上是没有修出慈悲来,是用情在讲清真相。

我知道我的弱点,我尽量回避直接面对他们,包括回避写一些劝善的文章。更糟糕的是,我回避看明慧网上的劝善文章。我觉得看多了劝善文章,我的心就变软了,就不能刚强地面对修炼中的魔难了。当然这是借口,实质是我在艰难中用情来坚持,在熬,而不是在当前环境中修出慈悲,用慈悲去开创新的环境。我尤其回避和我以前认识的同学、邻居、同事等等讲清真相,原因是我早就和他们说过了,他们的麻木不仁让我一点也不愿再多跟他们说一句。相比之下,和素不相识的人倒好办一些。就这样,我想:“弟子中精英那么多,不缺我一个。我去做别的工作。”

《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说:“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如果你将来是个圆满的大觉者,在你的空间中,在你自身的这个世界范围之内,是不能够没有众生的。那么就需要你在修炼过程中,怎么样体现出你的慈悲救度众生、充实你世界的问题。”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师父说:“……目的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相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回归到你们的最高位置,这就不是一般境界的圆满问题,也不是通常圆满所能达到的。看上去是你们为大法做了你们应该做的,实质上是你们在为自己全面的圆满和回归而做。”

师父将道理讲得非常明白。与此同时,我的修炼环境也有了变化,好像场景换了一样。我比较明确地悟到,我应该将我从小到大所有认识的人,同学、同事、邻居都尽可能找到,向他们讲清真相。我甚至能感觉到他们的心在等待着我的心修出慈悲去救度他们。虽说悟到了,但是我感到难度太大了。好多念头冒上来,让我觉得这件事很难做到。过一会儿我一条一条地分析干扰我的谬见及我修出的正见如何破除之。

我最开始仅仅是想把我手头的真相材料不署名给这些人寄去。可我心里明白,他们等待的是我以真实面目出现向他们讲清真相。因此,我必须耐心地用我的经历和我对大法的认识向他们说明真相。但是我在常人中养成的观念开始干扰了。我原来内心自视甚高,常人中的经历让我不遇知音不露峥嵘。其实这种境界很窄,很低,单单从这个角度讲还是旧宇宙个人修炼的状态,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而且我在常人中曾经放荡不羁,我想,我给他们写信,他们想起我以前的样子多丢人哪!而且我担心他们因为对我以前没有好印象而对大法产生不好的想法。我知道上面想法不对,可是没能清醒认识到到底怎么不对,表面上看起来是求名,深层原因我当时还没悟到。可是从理性上认识到,我应当自己写。于是我在排斥谬见的同时就动手写。一动手才知道自己差太远了,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想看,也根本打动不了人。写一段就写不下去了,而且烦闷得只想睡觉。就是遇到困难,自己解决不了,想回避,思想业就来干扰,睡一觉起码睡的时候感觉不到困难。可是主意识知道这样不行。就这样磕磕绊绊写了两个礼拜,没什么成果出来。我有些沮丧了。

这时我想到,我的目的是救度他们,只要让他们明白真相,升起正念就可以,何必非得自己写呢?我就找出明慧网上劝善信等等材料东抄一段,西抄一段。但是明慧网上材料非常多,我当时都抄糊涂了。终于我写出了劝善信。我看了看觉得有点前言不搭后语,我又改得通顺了一些。第一批署名信就这样发出去了。在这个过程中,我脑子里不断想起我早就忘掉的一个个相识,想起我和他们如何认识的,想起他们音容笑貌。我深刻认识到,他们和我结缘就是为了从我这里得到大法真相。体会到法正乾坤时期对这些生命的责任,我就把“第一版”劝善信又改了改,觉得质量提高不少,又发了一批。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大量学法,整点发正念,排斥不断往出冒的常人观念。

就这样逐渐地,我开始明白劝善信该如何写了。我不想过多强调受到的迫害,主要原因是我不认为受到的迫害是我修炼的主体,在法中修炼出的正见才是我修炼出的主要成果。这一点非常重要,我觉得在讲清真相中能否把注意力放到在法中修炼出的正见上,而不是放到受到的迫害上是很重要的事。次要原因是现在中国人善心不够,单纯的迫害很难打动他们。

于是,我每天学法、发正念,同时把我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最纯的善心化成甘霖般的文字从心里流到纸上。信的内容是按照时间顺序说明我得法前、得法后和面对迫害继续坚修大法的经历和内心想法。得法前是忧郁、迷茫中的期待;得法后是宁静中的欢乐;受迫害中坚修是刚健、坚不可摧的正念和对邪恶势力的清除,以我全家受到的迫害衬托出正法及正法修炼者的伟大和邪恶的彻底无可救药,唤醒世人的正念。

写完后我相当满意,觉得能够把他们想要的给予他们。

总结在此修炼过程中的谬见和破除如下:

谬见:对常人抱怨恨之心,在困难中用人的情“熬日子”。只有对邪恶的仇恨(情),没有对众生的慈悲。
正见:修出慈悲心救度众生,破除旧势力安排。

谬见:自己不愿将内心世界展现给常人,觉得他们不配。
正见:我这一生的想法、经历、缘份等等一切都是为证实法、救度众生安排的,不仅是我自己的,也是为众生的。到了真正用的时候,正是要“好钢用在刀刃上”。

谬见:担心别人会因为我修炼之前的不好表现耻笑我,从而影响洪法效果。
正见:表面上看起来是求名。实质上是打算用人情去改变人心;没有相信大法的威力,没有相信在法中修出的慈悲善念的力量。是根子上的问题。实际上,在人生波峰波谷中被抛来抛去,人人内心都很无奈。在法中修出的正见出现在眼前,高下立判,他们自然知道份量,只有被改变的可能,没有去评论的可能。关键是否有正见。

谬见:想一蹴而就,否则就有畏难情绪。
正见:可以先参考别人的成果,说明真相,破除邪恶在先,实修中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一些经验:
1、坚持学法、发正念(若有条件整点发正念)、炼功。坚决排斥思想业,坚定主意识。
2、正确体悟天象、天意。悟到迫害只是一个阶段的过程,主体是人心向善的巨大变化和法正人间势不可挡、必然胜利,邪恶必然可耻失败的结局。不是在困难中自己安慰自己,而是真的这样想,这样悟。

最后,感谢师父在修炼中对我及众生的慈悲救度,感谢在正法修炼中走在前面的弟子以自己的修炼成果给我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