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抹越黑的京城杀人闹剧


【明慧网2002年1月11日】闹剧还在上演,傅怡彬的演技不高明,导演妄想诬陷法轮功,谁知偏偏露出太多马脚。就连没读过几年小学的普通农民都质疑:那小子也不像杀过人,再对杀人不在乎吧,也不能那样展展洋洋的。是啊,三条人命、三位亲人血溅满室,就是发狂的精神病患者也应该惊醒了。而这个傅怡彬的表情,对现实的惨景的无动于衷,言词朗朗、不假思索、目标明确。在这样非正常人所能为的事件中,他表现得太正常了。一点心理负担或压力都没有。这正常吗?古今中外杀人案千万例,肇事者的精神状态达到如此,象一个根本没杀过人这样“正常”的程度者,恐怕举世无双,也只有在邪恶势力迫害法轮功的时代才能看到的千古一绝了。

那个道貌岸然的张“教授”诬蔑法轮功用“催眠作用”指使其修炼者杀人。看得出这个张教授对“催眠术”颇精通,或研究细致入微了,也想借此机会给他的电视观众催催眠。只可惜“催眠”之类乃小能小术,翻遍了法轮功的书籍也找不到它的存在。根本就不是法轮功所含有的东西。那么为什么往法轮功身上安呢?就是要为“经济上截断、精神上摧毁、肉体上消灭”找个借口罢了。这也正是那些以谎言为生的文人们长期“研究”的成果。他们一向以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而著称。“法轮功不是讲放下情吗?那就是无情无义!”荒唐至极的谎言却有人信,就是被强行洗脑的结果。其实,法轮功讲的放下情,根本就不是无情无义了,而是被更美好的东西──慈悲代替了。《转法轮》中说,“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如果说,傅怡彬是被催眠而杀人,杀完人一个多月了,他不早清醒了吗?应该痛悔不已才对,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坐那儿夸夸其谈呢?所谓的学术权威竟敢为图名利以身试法,不仅越抹越黑,而且也给自己选择了更加黑暗的未来。

《转法轮》P229中说“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杀生后出现的问题太大了,我们得跟大家详细地说一说。杀生,在原始佛教中主要是指杀人,这是最严重的。到了后来,把大的生命、大的牲畜或者是稍微大一点的生命,都看得很重。”法轮功修炼者连个小鸡、小鸭都不去杀,连苍蝇、蚊子都不愿意打,怎么会去杀人呢?被迫害两年多来,他们被抓、被打、送入精神病院,甚至被折磨致死,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怎么能无故杀人呢?还是自己的亲人!太荒唐了,简直荒唐得不值一驳。

还讲什么“超度升天”、什么“极乐世界”,这根本都是佛教的东西,法轮功哪讲这个?法轮功讲的是通过修炼得道圆满,回归到自己先天的世界中去,或者是去法轮世界。是讲度有缘人得法,谁修这个法谁能得度,能脱离人的轮回生死。哪里说过把人杀了度人的?也没有讲什么超度啊?就是佛教中讲超度,也没有说杀了人能把他超度上去的?这简直是对佛法、佛家一无所知。还胡说什么死者的元神变成太阳、地球和月亮进入其小腹,更是不知所云、荒唐至极的胡言乱语。法轮功讲的救度世人,不就是让人们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吗?这两年来所做的也不过就是这么两件事:一个是为大法仗义执言,一个是向民众讲清真相。这和杀人风马牛不相及嘛!

历次的栽赃手法从“1400例”到“天安门焚人”,再到这次命案,无非是角色表演、电视广播、“专家”论证、再上几个“托儿”,最终被揭露得体无完肤,已成惯例。一方是讲“真善忍”修心性的举世公认的好人,一方是以谎言和暴力著称的一言堂。该听谁的好像都不用去想。金子就是金子,你把它扔到墨池里,再拿火炼一炼,你发现它还是金子,照样发光。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流氓闹剧的出现可叹可悲。可叹者,流氓集团利用的喉舌利用民众对其媒体的信赖而愚弄其民众为得计;可悲者,藉“学术权威”之名,欺十数亿同胞无知而谓其可愚。法轮大法的存在,已经是全世界的大事,中国民众正在觉醒,再也不会因被愚弄而去轻信谎言了,正义与良知已逐步战胜了自私与盲从,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再为邪恶所利用。美好的未来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