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四川大法弟子的正法经历


【明慧网2002年1月19日】我今年65岁,四川成都人。96年开始修炼大法。大半辈子的多种疾病消失了,思想也升华了。99年720以后虽然还坚持修炼,做洪法讲清真相的事,但一直不敢去北京,存有怕心。这次我去掉怕心,于11月底顺利到了北京,先在天安门金水桥发了正念,准备上天安门城楼,走到安检处看到一位功友(也是位60多岁的老太太),被警察拦在旁边不准上去,只听功友说:“上城楼与炼法轮功有什么关系?……”这时一个警察问我:“法轮功好不好?”我不假思索地从内心说出:“法轮功当然好!”恶警说:“还当然好?”把我也拦在旁边不准上。后面又来了上城楼的参观者,恶警就叫他们骂大法、骂我们师父,常人不懂,就骂了得以通行。一个40多岁的女弟子,被搜出一张不干胶,一个恶警狠狠地打了她两个耳光,该同修睁开眼正视邪恶:“你不要打了。”恶警立刻停止了。另一恶警又上来说:“你又来了,我认识你(其实她是第一次上北京)。”接着用拳头用力打她的太阳穴,直到它自己打累了才停下来,坐在椅子上半天喘不过气。歇了一会儿它拿起放在桌上的两朵红花往耳朵上挂、像照镜子一样的东看西看的,疯了一样的发傻,当场的人都笑了。这位同修后来告诉我,当时心中只有“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脑子一片澄明,恶警打在头上就像打在鼓上一样的空响。她说是师父在保护我,一点也不痛不红不肿,如果是常人肯定被打坏了。最后恶警们把拦下的人都抓上警车。我被推上车时,一看全是大法弟子,有打横幅的、有喊法轮大法好的,满满一车送到天安门派出所,接着又搜身检查,只要不配合它们,就是拳打脚踢,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同修多次被打,头发还被扯下了一大把。检查完后被关进铁笼子里,不准喝也不准上厕所。

这一天先后有27位同修被关在这里,虽然互不相识,可走到一起就是一个整体,没有一个人畏惧邪恶。心中装着大法、脑中想着师父,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恶警害怕,不让我们单手立掌,盘腿坐在地上,就端一盆冷水泼在地上,旁边铁笼中关着一个刑事犯也跟着恶警骂大法、骂师父,我们跟它洪法、讲真相,它不听。我们就发正念清除它背后的邪恶。开始七、八个恶警围着我们做洗脑工作,后来只剩下一个值班的也在我们的正念作用下睡着了。在我们正法过程中,有位同修告诉大家:她的天目看到一个大法轮,里面有用常人无法形容的各种各样非常美妙的鲜花显现出来,不停的在铁笼中旋转。我们每个人都热泪盈眶,慈悲伟大的师父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此时同修们又同声背诵师父的诗句:“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正大穹》), “邪恶之徒慢猖狂,天地复明下沸汤;拳脚难使人心动,狂风引来秋更凉。”(《秋风凉》), “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

因我的身份证被搜出,第三天,我被单位和当地派出所接回成都,关在派出所,冻了一天一夜,饿了一天,晚上警察骗我说送我回家,结果把我送到拘留所,叫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说:“我是好人,也没有什么组织,更没有破坏法律,你们才是破坏法律,我不签。”恶警说:“你签不签都要把你送进来。”就这样被关进了拘留所的11-10室,已是晚上11点多钟了,大家都睡觉了,一听说又来了个法轮功,有几人抬头看我,一下就认出三个面熟的同修。第二天早上了解到连我一共六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这里。有的长期流离失所,在去周边县洪法时被告密而抓;有的是去北京被抓;多数是出去发真相资料,贴真相资料被抓的。其中一个同修由于没报姓名,已被关了三个多月了。所吃、穿、用的都是同修资助。她告诉我们:她曾和其他被抓的同修关在另外一个条件非常恶劣的地方。恶警不准她们在监狱里正法,给她们带上脚镣手铐。她呆了38天,有的40多天,一个白发的同修因为体胖,手铐已深嵌到肉里去了,鲜血直流,仍然忍受着剧痛,每天坚持正法,直到一天痛昏过去,一跟头倒在地上,同修们都发正念,几分钟后苏醒过来,吐了几口黑血,她说师父又帮我还了一条命债。在同室大法弟子的强烈抗议下,恶警才给她打开手铐。更残酷的是警察把七、八个大法弟子脚、手铐连在一起,折磨的她们坐不能坐,站不能站,睡不能睡,吃不能吃,她们只得24小时小便一次,一动大家都要动。她们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心中只有正法二字,每天三次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恶警为了阻止她们,指使同室犯人打她们,用擦地的脏抹布和臭袜子塞她们的嘴,也没使她们屈服。承受着巨难的同修们用血肉之躯辅成的路改变了监狱对待大法弟子的环境,连有的警察都说法轮功了不起!

我进去后与同修一起每天坚持集体炼功,发正念三次,后来增加到五次,集体学法、背“论语”、《洪吟》、《精进要旨》和新经文,和其他人洪法讲真相。有个哑巴学着我们结印,然后翘起大拇指,意思是法轮功了不起;有个经济案犯的老板说:“过去我只在电视上看到法轮功的事,当时抱着不了解情况的态度,不关心。这次我亲自接触到你们法轮功,亲眼看到你们被关、被打、开除党籍、扣工资、罚款、流离失所……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你们还在洪法讲真相,完全为了别人,一点没有为自己,真了不起!我出去后一定修炼。”她经常听我们背法,后来她拿笔记下,也背。当恶警阻拦我们正法、炼功时,她也默念我们教给她的正法口诀。当邪恶指使犯人打大法弟子时,她说不能动手,你们现在违反了国法,还要违反天法吗?那罪就更大。她还说:“现在贪官污吏横行,人类道德败坏,人们才犯罪,所以就是要正法。”有一天,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庄严慈祥的大佛穿着红黄的衣服,戴着帽子(卷卷发)坐在一朵云上,金光闪闪的向她飘来,看着她笑,又金光闪闪的飘走了。同修们都说她缘份大,她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还表示出去后要为大法提供洪法、讲真相的便利条件。这个室80%以上的人都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同修间又互相指出对方的执著心,每天都在提高,后来又来了几个因为发真相资料被抓来的功友,我们这个室共有11个功友了。

12月15日央视又播了一起栽赃陷害的杀人事件,邪恶又疯狂起来,恶警又不准正法了,大法弟子绝不接受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在《也三言两语》中讲:“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我们以揭露邪恶、清除邪恶为己任。

一天上午,几个恶警查监,我们11个大法弟子都立掌默念正法口诀,它们很害怕,把我们的手扳下来,我们又把手立起来,它们无法,说我们不遵守监规,当即宣布断三通(即断电视、水、家里送来的钱),牢头为了立功,马上收缴每个人的存折,牢头喊了四、五个人来搜我们统一放在一个功友身上的存折,当时她发了一念:谁也扳不开我的手,结果她的手被抓破了,流了很多血,但也没被扳开。牢头又叫犯人用脚踢同修,同修被打昏死过去,几分钟后同修醒过来,并背着:“邪恶之徒慢猖狂,天地复明下沸汤;拳脚难使人心动,狂风引来秋更凉。”(《秋更凉》)一边是大法弟子坚定的维护大法,一边是常人哭哭涕涕的求:法轮功阿姨,你们不要立掌嘛!当时我被她们的眼泪弄得有点动心了,保管存折的同修说:“你们放心,一切都不会损失的。”我一震,我怎么会被常人的“情”带动呢?立刻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和执著。

不到一小时,牢头把收的存折一个个退还给了本人,哑巴树起大拇指,有的说法轮功阿姨真伟大,有的说阿姨你们回去后再发真相资料要小心啊!我们用行动再一次证实了法轮大法的伟大。师父教导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弟子在严酷的监狱里维护着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讲真相、洪法不与邪恶配合,现在我们都可以每天查监不报数、不学监规、喝水上厕所不举手。大法弟子坐在一起便集体学法,所以牢头后来对其他犯人说:“你们是犯了法的,是来接受法律制裁的,包括我在内,跟法轮功不一样。她们是来过路的,我管不了她们,但我要管你们。”

我被关至第26天中午,突然听到叫我收拾东西回家了,两点钟被办案警察接回派出所,三点钟见到女儿,才知道她也拿着法律书经常去找片警、所长和办案人员,直问他们我妈犯了哪一条哪一款,翻遍全书也找不到适合我妈的条款。他们无理,只好说是内部规定,我女儿说:“噢!是内部规定,难怪老百姓犯了法都不知道,你们的法律不写在明处,却背着人们。看来我真的不懂法律,那我就天天到你们这里来学法律吧!”所长无奈的说:“我们都需要学法律。”

虽然我获得自由了,但邪恶又制造新的迫害:一、限制人身自由,监视居住半年;二、每月只发生活费300元;三、邪恶去北京接我的一切费用共计7640多元全由我负担(从工资中扣);四、开除党籍;五、送洗脑班,还要交3000元钱。企图用这些来动摇我修炼的意志。我牢记师父的谆谆教诲,坚决抵制了警察们妄图骗我去洗脑班的阴谋,还到单位上去据理力争,让他们停止对我的非法迫害,现在邪恶无论使用任何花招,在我看来都是小儿科,就象师父说的那样,它们已使绝了招数,而且只能让每一位真修大法弟子在修炼的道路上更加坚定!

以上是我这段时间的经历和感悟,不妥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