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台饮马河、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见闻


【明慧网2002年1月21日】

一、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见闻

因为2001年元旦期间,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太多,长春市各劳教所爆满,实在没地方了。邪恶就在2月8日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成立了两个女监大队(五、六大队),300多人,并从长春先派36名“洗脑人员”。

我于2001年2月中旬被送到九台的。一进所就被逼写“五书”。不写就不让睡觉,用车轮战术没完没了地洗脑。不写“五书”就让在走廊里面壁站着,又黑又冷,不让动,不让睡觉,连吃饭都让人送,一站就是20多天。脚都站肿了,都站不住了,但大法弟子们仍坚持对大法的正信。这里,我向大家介绍大法弟子王茵的故事。

四月份的一天,管教于力(大队长)看见大法弟子王茵看经文,就一把抢过经文,把王茵带到管教室追问经文来源。王茵想经文不能落到邪恶手里,就对于力说:“你给我经文,我看是哪一天写的。”于力给了,她接过经文看后就放到嘴里吃了。于力气急败坏,就找来宋、曲、金、大小张等管教和王教导员、张干事等七八个恶警,拿着电棍对王茵轮番电击。打骂声从管教室传出来,这期间还把那些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一批一批地提出去到管教室看王茵是怎么被电的。并威胁说,你们怕不怕?我们看到王茵的头、脸、腰都电糊了,青一块、紫一块,都是水泡,电了两个多小时。这群恶徒们又气又累,王茵就是死也不说经文是哪来的。恶警们没办法就停下来,恶警们就又想一个坏主意,说经文是她母亲(也修炼)送来的,准备去抓她母亲,但给她一个条件,如果写保证就不抓她母亲。恶警就这样围攻、威胁王茵,第四天,王茵怕连累妈妈就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恶警把她单关了起来,不让出来,因为邪恶怕曝光,怕我们大家看到。连上厕所都得和大家错开时间(定点上厕所)。但路过我们宿舍时,看到她脸肿得已变形,满脸水泡,脖子又青又紫,真是惨不忍睹。这时,打王茵最凶的那个张干事的脸也无故肿得像个大窝瓜,她自己也知道是遭报了,就用纱巾包着脸不敢见人。一个月后,王茵就写声明“保证书”作废,她因此又被非法加期三个月并严管起来。

七月份有一天,大法弟子于淑清没去劳动,王教导员就把她叫到管教室拿着不锈钢伞把往于淑清脸上乱打,打得她眼前直黑。她说,“我不是犯人,不去劳动,修‘真善忍’没有错!”她想不能让邪恶任意折磨,我得窒息邪恶,于是就往外冲,并高喊“王教导员打人了!”她被几个恶警抓了回来。我看到她的脸又青又肿。回来后,中午也没吃饭。王茵听说于淑清被打得往楼下冲,以为她要自杀,就越过监室去告诉她要在法上认识法,不能自杀。被管教知道了,又把王茵毒打一顿。把她双手上举着反铐在第二层铺上,脚站到地上,背对着床,铐成“火”字头形,不让睡觉。王茵就绝食抗议。到了晚上,她想:我得睡觉呀,就这么一想,自己也不知怎么上的第二层床,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恶警张干事来一看,人怎么没了?往上一抬头,见王茵在上铺睡觉呢。张觉得不可思议。被铐成这样怎么也上不了床的,于是又来了许多恶人怎么试也上不去,可王茵却真真切切地躺在那里。恶警没办法,只好把她放了。由于王茵坚修大法,邪恶就在2001年9月把她送往人间地狱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她在黑嘴子被邪恶疯狂折磨致残,现被保外就医。

二、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见闻

1、强行在“保证书”上按手印

我们35名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在2001年11月7日被送到了长春黑嘴子。这里更是邪恶,不愧叫黑嘴子,真是黑。一到那里,邪恶的“犹大”王亚茹、赵淑莲就对我们说:“你们再不决裂,我们就用电棍电你们。”大法弟子高志敏出现高血压,被六大队的一个管教张某冷不防一脚把她绊倒在地上,上来一群“犹大”按住脑袋、鼻子、嘴就灌药,灌得满身都是水。张管教还说九台来的这批太顽固,就是九台打得太轻了,狠揍就好了。这里对坚定信仰的学员一律强行按手印,把写好的“保证书”拿来,四、五个“犹大”分别抱住腰、腿、头,然后拽手硬往下按。手都被抓的又青又肿,手指节都抓破了,每个监室都传出呼喊声:你们太残酷了!侵犯人权!这以后每天都是2点多睡觉,5点多起床。实行精神洗脑折磨。

2、上死人床

大法弟子陈红玉是大学生,30多岁,因为抵制强行决裂,就在我们来的第二天凌晨开始遭受酷刑。我们刚睡下就被打人声、骂人声惊醒。因她不决裂被邪恶之徒用电棍电、皮带打(皮带宽1寸半,长一尺半左右,厚5厘米,特制的),然后绑在死人床上:两手上举,分别铐在上方的两侧床柱上,两脚分铐在两侧的斜下方床柱上成“火”字形(床是特制的,由细铁丝网拉成的,四角四根高柱)。第四天,恶警诱骗她写了“决裂执著心”,把她放下来了,又让她写决裂法轮功,她才知道上当了,她坚决不写,又被绑在死人床上,放在劳教的监室里,让犯人围着折磨她,七天七夜肉体和精神折磨,她仍坚持对大法的正信,哪怕脱去人皮也不决裂。放回后我们看到她瘦了许多,死人床铁丝网的锈都印到她的衣服上。六大队朱大队长,李大队长和几个邪恶管教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用电棍电、皮带打,上死人床,拳打脚踹等手段,极其残忍。被酷刑折磨的还有大法弟子:高志敏、霍润芝、汪新善、于淑清、吕建杰、李艳华等。

3、劳教所残害少年大法弟子

有一位叫尚思伶的女孩,今年才16岁,是延边大学学生。她和母亲都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一年劳教。16岁的女孩子,因不决裂被恶警电棍、皮带毒打后,绑铐在死人床上达17天。她绝食绝水抗议后,恶警才把人放下来,这孩子被折磨得现在腰弯曲,走路直不起腰,抬不直头来。我看到她时,她才来一个多月就被打成那样,一个正在长身体的花季少女,不知黑嘴子恶徒怎么下得了手。它们真是蛇蝎心肠。难道它们家没有孩子吗?这黑嘴子真是黑,真是邪恶呀!残害青少年,罪大恶极,我每次看到那个女孩子,眼泪就止不住地流。

4、草菅人命

黑嘴子是吉林省女子劳教所,省内各市县女大法弟子一般都往这送。2001年江罗集团给拨款新建一所监室,专押大法弟子。按规定有严重病人只能保外就医。但黑嘴子恶徒们想了个损招儿:只要地方县市跟她们拉关系送礼,地方自己签字“人死了不用劳教所负责”的,只要大法弟子有一口气,能抬到黑嘴子就收,反正死了谁送的谁负责。就这样从各县又非法抓了一大批大法弟子。

六大队三分队有一位叫雷艳平的大法弟子,家住长春。因印大法资料被长春某刑侦恶警绑架,上刑,坐老虎凳上,双手分别被举铐在头两侧上方,双脚分开,下蹲式分别被铐在老虎凳腿上,用铁夹子(象脚那么宽)夹住,手指缝一个一个的夹上子弹头,然后恶警们使劲挤压,夹,双手和脚,肉都硬夹烂了,鲜血直流。恶警们又来回搓,搓到骨头上,心象针扎的一样痛。同时,恶警用电棍电遍全身,昏死过去后,用凉水泼,醒过来再夹,再电、再打;满身打得没有好地方,整整残酷折磨27个多小时,只剩一口气儿,送到长春看守所搜身时,全身衣服脱不下来,满身是血。当时接管人员让凶手们签字承认是他们打的。后来又抬到黑嘴子,就是这样奄奄一息的人,黑嘴子照样收,而且还对她进行残酷地洗脑、折磨。根本不管人的死活。2001年12月初,黑嘴子又收进了很多有病不该收的学员,而且每天毒打、强迫她们洗脑、劳动,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折磨。

5、秘密的酷刑室

在我们分队隔壁,有一个保管室,实质是一个秘密酷刑室,里面有死人床等打人刑具。一天,一位姓周的同修又绝食抗议了,不戴名签,被二分队的张管教(管真正劳教队员的)打了好长时间,就听到打的声音特别大,啪啪的。实在打不动了,累得气喘吁吁的才停下来。邪恶的张管教然后手里拿着砍刀,白色的,亮光光的走到我们干活的车间停下来说:“‘决裂’的不用怕,专打不‘决裂’的。”他把刀在我们面前示威式的晃晃走了。残忍的恶警用这种老式砍刀平着往大法弟子身上打,直打到骨头,相当的痛苦,这间秘室里,不知残害过多少大法弟子。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18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