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马”车开进了北京城

河南大法弟子进京正法的神奇经历

【明慧网2002年1月22日】在各地大法弟子前仆后继进京护法的洪流中,河南某地七名大法弟子开着“奔马”车(国产一种农用三轮车,北方农村比较普遍)上天安门正法的神奇经历令世人啧啧称奇。在大法弟子中广为流传。

在中原的邙山脚下,大法的种子早已是星罗棋布。大法遭到诬蔑诽谤,师父被陷害,谣言和陷害不断地被制造出来,当地政府和派出所不断地骚扰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大家的心里非常苦闷。偶然的机缘,同修们碰面了,互相诉说着彼此的遭遇和心声,这么好的大法和师父,使我们深深的受益,我们得找地方说理去。走,去北京上访——行使一个公民正当的权利,告诉政府我们所了解的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用中国农民最朴实的语言告诉政府这样是错误的。我们相信政府能倾听我们的心声:还我们的师父和大法的清白,还我们正常合法的修炼环境。

小张(化名)等几位同修定下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的决定后,心中也有疑虑和不安,但对大法坚定的正念不断地驱散了各种干扰。决心一下,回家向妻子要钱,妻子也知道大法好,就说:“你逞什么能?快秋收了,家里也没钱,你要真去,给你十元钱,你去吧。”小张也知道家里就几十元钱,很困难,就开着自家那辆卖玉米挣来的“奔马”车去找同修了。到了大街上,借了100元钱,找到了几位同修,大家商量怎么去,是走路?坐车?还是骑自行车?因为担心商量的时间长了,被发现就去不成了,最后决定就开着“奔马”车去,从当地出发,过黄河上北京。

过黄河时碰到了两个温县人,希望坐他们的车回家,其他的人嫌麻烦,不想捎带常人,小张讲,我们修炼人就是修的善,对别人好,带上他们吧。两个温县人在一个加油站为“奔马”车加了油,道了谢准备走,“两个有缘人” ,同修认识到,就一直把他们送到公共汽车上。

过了黄河,一入公路,狂风暴雨扑面而来,衣服全淋湿了,其中一个大法弟子带着《转法轮》为了不让雨淋着,用塑料布包上,放在心口上,弯着腰,不让过多的雨水打湿珍爱的大法书,其余几人轮流不停地给司机小张擦脸上的雨水,以保证他能看清前面的道路,风雨邪恶,阻挡不住大法弟子助师正法那颗坚定的心,衣服淋湿了风又吹干,困了就在路边野地休息,有大法装在心中,祛除了人的胆怯,平添了无穷的勇气和智慧。因下雨,一路上事故很多,警察很多,虽然头一次出远门,由于正法的事,心中只有镇定和平静。并行的50辆军车,那众多的官兵,又怎知“奔马”车上一脸泥水的大法弟子心中的殊胜和自豪,不修炼的人真的无法理解大法弟子的心胸。

车行至安阳地界,在迷蒙的雨雾中,一女同修说:“快看,莲花多漂亮啊”“是莲花,多鲜艳呵。”小张转头看那路边的荷塘,似曾相识,原来多年前的梦中荷塘还有那娇艳的荷花,竟和眼前的一模一样。

一路问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来到了河北地区,连续几天的行路,眼睛都睁不开了,太困了,就在路边,小张要躺到地上睡一会儿,同修拿出了蓝格格床单,就在床单要蒙到小张脸上的一霎那,同修们问路的声音,路人的答话,此种情景,一样不差地都在几年前的梦中出现,就象电影镜头重播一样。

在一个地方修车时,当地人问他们是哪里的?是不是想进京?并告诉他们:“我们这里的人进北京要三证:工作证、身份证、暂住证,没有就押送石家庄再转入本地,有座桥,是进京的必由之路,这个桥有严密的把守,我们的人都过不去,我们是北京口音,都过不去,你们外地人,还开着车,根本过不去。”小张他们想找一个有车的地方,没找到,心想: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走的是最正的路,我们一定能过去。他们的车开上了一座几百米长的单道桥上,心想可能就是那座桥了,结果没人管,才知道不是。继续往前走,正好是那座桥,上了桥,收费人员问:“哪里的车?去哪?”“我们回家,我们回老家。”一大法弟子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回答,然后交给他10元钱,他就说:“赶快回家吧。”

过了桥,就是北京近郊,想找停车的地方,往家打电话,没找到。只有小张带着法轮章、《转法轮》还有身份证。天黑了,想找地方住一夜,这么多人,还是住车上吧。这时有巡逻车过来,探照灯不停地转动,几个女同修从一条干水沟到了一片芝麻地里,在那里歇了一夜。巡警过来问小张:“你的车怎么了?”“坏了”“你车上的女的呢?”“没有,就我自己。”

巡警的车也坏了,小张说:我帮你推一下吧。然后巡警的车就好了,巡警骂声“老爷车”,便急忙走了。一晚上蚊子很多,休息不了。天刚亮,上了“奔马”车往前一开,才发现旁边是武警训练场,有警犬、监狱,还有一个地方挂着国徽。大家竟在这儿住了一夜!

同修们对小张说:你的车可能回不去了。小张说:你们别乱想,我的关我过,你们的关你们过,我们的目的是讲清真相,不要考虑人的东西。“奔马”车很快开进了市区,小张告诉大家好好的坐在车里,也安全,不能破坏常人的交通规则。经过前门街、前安门街,一直开到文轩大厦右车位停下。

同修们分头找国家机关所在地,因没来过北京,看见了前门,先去了人民大会堂办事处,因证件不全,不让进。一同修说:天安门就和大会堂挨着呢。于是留下两同修负责看着奔马车,其余几个同修先到处找找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有许多外国人,卖报纸的向外国人卖报纸、导游图。大家看到了警察不断地抓打大法弟子。大约10点左右,小张去找看车的同修,两位同修已不在,车也不在了。(这里有个小故事,看车的两个同修因几天的疲劳,想靠住旁边的排椅休息一会,一名警察过来了:“哪来的?咋来啦?”两同修:“坐车来的。”警察一扭头,发现了“奔马”车,非常惊奇:“这儿怎么会有这车?”然后带着怀疑的口气问:“你们就是坐这车来的?”两同修点点头,接着人和车就被带走了。”)

小张就和另外的几个同修商量了一下,把大家的钱集中起来,一共才150元,眼看三证不齐,不能到政府部门上访了。小张说:“现在想返回去的给她路费。”没有一个人要回去,都说我们来证实大法,回去干啥?小张说:“那好,我们就去助师正法,回我们真正的家,我想把钱寄回去,家里那么困难,不能落到警察手里。”小张来到邮政局寄钱,给妻子写信,他拿着信封,看着钱,想到家中无钱种菜,泪水不由滚落下来,骨头酸痛,突然他意识到这是决裂人的时候,不能被情带动。他想叫妻子知道大法好,把法轮章放在邮件里,因邮件不能带硬物,又保留在身边。提笔写下了留言:你好好做家里的事,我一定要做助师正法的事!

重新回到广场上,碰到了同乡的老太太,也来北京证实大法,其他的同修不见了。这时人民大会堂方向刮起了巨大的旋风,直径大约4米左右,象是一个透明的圆筒,没有任何脏物和尘土,高度和人民大会堂同高,上下升降,忽高忽地,速度很快,周围的游人都在看这奇观,小张处在旋风中间,心想,我们该走了,旋风持续了一两分钟就过去了。后来,小张和老太太、黑龙江、湖北几位同修在天安门门洞偏东广场处炼静功,几分钟就被抓上了警车,警察看到了老太太有点头晕的样子,就把她硬拉下了车。小张他们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然后,又被送到郑州驻京办事处,这里的人已经知道了奔马车上天安门的事,其中一女警一见面,面带笑容,双手合十,连说:“好!好!来了。”非常激动,说了好几遍。

几位同修被送到河南后,被关进了劳教所、看守所,现陆续释放,大家正陆陆续续投入到讲清真相的洪流当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