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走出公安局

【明慧网2002年1月24日】2002年1月20日我和同修正在学法,恶警破门而入,把我和同修强行带走,而且把做资料的机器和资料及所有东西非法抄走,我们被强行带到牡丹江爱民分局,那几天共有30多名大法弟子被捕,牡丹江市几个点接连遭到破坏。

我被强行推入其中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我看到有两张床,其靠房间北侧墙一张,靠东侧墙一张,中央有一块圆圆的铁板,直径大约15-20厘米,中心有一孔从里伸出一根铁链,大约1尺多长,旁边还放了一把椅子,椅子上缠绕了一些尼龙绳,而且还锁了一把锁头在上面,靠南侧墙旁边还有两块砖,这不是老虎凳吗!看到这一切我怎么也不能把这一切与爱民两个字联系起来。在江氏恐怖集团领导下:人民警察竟然是这样,我知道,49年前江姐及一些不屈不挠的XX党员在当年就经受了这种酷刑折磨,让后人感到国民党是如何残忍。多少年过去了在这种和平年代这些刑具竟然用在了老百姓身上,用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大善大忍的修炼人身上,这是“爱民”吗?这不是害民又是什么。而且有一警察张口闭口:不说实话就上老虎凳。这不是在打媒体报导的“耐心说服教育”的嘴巴吗?这不是肆意残害人民及大法弟子最好的证据吗?

由于我们没有说姓名住址,我们被带到了另一派出所,被关在一铁笼子里,我就想我是不是心性哪方面有问题,不然的话这事不能发生在我身上啊!一时找不出来,我想我不会配合他们的任何非法讯问,我一定要出去,夜里一直没有机会,我就用手抓住铁栏杆用力掰,我想这个铁笼子怎么能关住我,可是由于念不纯,铁栏杆纹丝不动,我又想是不是还有什么该做的事没做啊!这时进来了几个警察。其中一个又开始问姓名、住址,问另一同修,同修说不想讲,问我我说不想回答,其中一人一看没法,就坐在房里的床上(因这铁笼子是在这间屋里)说:咱们唠唠呗!我一听这不是弘法的好机会吗?本来我对他们的非法讯问非常抵触所以觉得没话说,这一下,我觉得机会来了,他们问一些不解的问题,如自焚,4.25怎么回事,我和同修就和他们讲,讲了一会,他们就问,你们都什么学历,怎么这么能讲,有水平,有些事我都不知道,你们怎么什么都知道,因为我们谈到耶稣被迫害,他们不相信有另外空间,等同修举出居里夫人发现了镭等让他们很吃惊,一个农村老太太怎么知道这么多,一再问我们的学历,我说,我告诉你,这一切源自于这个大法,是法给我们开启的智慧,他们听后连连点头,觉得不可思议,最后没有话说。

另一小警察挺邪恶的说,把他们老师的像拿来让他们踩或骂他们老师,我说人民警察怎么能教人骂人呢,这小兄弟,你千万别那么做,那你就造了大业了,对你一点好处没有,你会遭恶报的。他说死就死吧,我说你不知你在说什么,你不了解大法,真的对你生命没有好处啊!而且我们所做的一切,正是为了挽救那些被谎言蒙蔽了的世人啊!他听到了,再没说话,就出去了。其余人问这问那,最后一人说,我前几天见过你们xxx,学大法的,他怎么那么有口才,我发现你们怎么都那么会说,我从97年开始有人说炼功,我就知道你们法轮功,现在我们这那么多法轮功书,我也看过也没什么。我说你那是抱着人的观念看的,如果不带任何观念的连着看上三遍,保证你的世界观都会发生转变。他十分不解,我说这书就这么大的威力,法正人心,真的能改变人心。最后他说我该回去睡觉了,明天再唠法轮功,他走了,只留下一人看着我们。

我还在想怎么走出去,天亮正赶上星期天也不知几点,我开始发正念。和我们一起被抓进来的还有一常人,经警察讯问是一按摩院的小姐,她是被带进来了,我们也不认识她。

天亮了,那小姐上厕所,我说我也要去,警察把铁笼子锁打开了,我和同修上完厕所,我说我冷在暖气边烤一烤,同修又进铁笼里坐下,我没进去,就在那站着,那警察又睡着了,我还在找机会和同修出去,她在笼子里说,走吧,我看她一眼没吱声,什么也没想迈腿就出了这房间,过一走廊,我也没看径直走向大门,到门前一看门没插严,稍微动一下铁栓就推开了门,有一些声响,我没太在意,只想走出去。就这样,我堂堂正正走出来了。到了一个地方,我由于身上没有多点钱想去打个传呼,告诉同修出来接我,可传了两遍没回声,我想怎么办。突然想起家人有传呼,我想传一下吧,接通了,家人的话让我惊得不知说什么,眼泪差点没流出来——家人说,我正在去你处的路上。

我深深体悟到师父的慈悲,师父无时无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安排着我们的一切。家人说咱家一亲人今天从外回来让我到这来接,碰巧你打传呼传我,我说这真不是碰巧啊,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啊!咱的亲人哪有这么巧,非得今天回,而且让你来接啊!这是师父让你来接我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