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越洋电话


【明慧网2002年1月3日】

甲:过年好啊,今儿炼完功了吗?家里都好吧?国内的父母还好?
乙:好什么呀,昨天,我妈给我打电话,把我都气乐了。
甲:怎么生气还乐呀?
乙:你知道我是炼功人,不会真生气。但是,你知道我妈风风火火地花钱打越洋电话干嘛?
甲:是呀,你妈我了解呀,省吃俭用都走了极端了。我记得,咱们小时候,我上你们家玩,净看你妈摔跟头。
乙:是啊,我妈眼神是不好,走路爱摔跤。
甲:哪儿啊,你妈为省鞋,看见一边鞋底磨薄了,就把俩儿鞋掉个儿反着穿。(手比划)
乙:那能舒服吗?
甲:所以啊,老摔跟头。
乙:嗨!那时日子苦啊。
甲:你妈说什么了?
乙:还说什么,上来就哭。
甲:你们家出事了!!
乙:嘿,这大过年的,你怎么说话哪!
甲:不出事,你妈哭什么呀?
乙:你听着呀,一开始,我也吓一跳,仔细一听,我妈边哭,还边说,(唐山话)“你们可别自焚儿呀……,
甲:老太太是唐山人。
乙:“炼就炼吧,身体好就行儿了,可别图什么圆满升天儿呀……,唉,我那可怜的虎妞儿呀,”虎妞就是我女儿。
甲:呵,瞧这名字起的。
乙:“我那可怜的虎妞儿呀,也跟你们去自焚儿了。我也不想活儿了……”。
甲:瞧给老太太急的。快给解释啊。
乙:是啊,我说:妈,妈(越来越大声),没自焚,我在这儿哪!虎妞也在这儿哪。
甲:对老太太耳背,大点声。
乙:妈,我们好儿好儿的哪,你怎么会说我们自焚呀。
甲:是呀。好儿好儿的。
乙:“好儿好儿的哪?没自焚?真地?”真的。“那中央电视台儿怎么说炼法轮功的自焚儿了,说是要升天儿,还有孩子儿哪,哎哟,那烧的真惨儿哪。我可怜的虎妞儿啊……”。
甲:又来了。
乙:妈,虎妞没自焚。我们好好的哪。您还真信中央电视台啊,那都是假的。我们法轮功禁止杀生,怎么会自焚呢。
甲:是啊,我看过《转法轮》,是不让杀生。
乙:“你们不会自焚儿哪?真地?那我就放心儿了,虎妞儿还好吧,那你让她跟我说说话儿。”
甲:还是不放心。你快点,把你给我看的那个自焚分析录像跟老太太说说。
乙:是啊,我说了。妈,那个中央电视台的自焚啊,您老再仔细看一遍。“我哪还敢儿再看呀,吓得我一口气儿没导上来儿。”
甲:是吓人。
乙:行,您老甭看了,我给您说说,您看那王进东烧成那样,怎么坐那儿一喊,声音跟洪钟似的。
甲:没错,这演员找的还是练话剧的,一般群众演员还没这嗓儿。快告诉老太太,王进东裤裆里装汽油的雪碧瓶儿都没烧坏。
乙:我说啦,我妈说,“哎哟,我还真想起来了,绿不津儿的,还真是,要说人都烧成那样了,怎么那塑料瓶儿还没烧坏。”
甲:老太太还没糊涂。快接着说,那刘春玲让人拿重物打倒下了,那哪是救人呢,是杀人!
乙:我说啦,我妈说,“那我得再好好看一遍。”
甲:告诉老太太,用慢镜头看。
乙:我说,妈呀,您再看那小孩儿刘思影,气管割开了还唱歌哪。让儿科专家看了说,这种医学奇迹不可能。
甲:就为用孩子煽老百姓的情吗,老太太就上当了。
乙:唉,说了半天,我妈才明白了,但还是嘱咐了一句说,炼就炼吧,可别真为圆满儿自杀儿。
甲:中共产党的毒太深。
乙:我告诉她,圆满不是自杀,人修炼,达到了很高的思想境界,开启了超常智慧的大门,那是圆满。
甲:嗨,老太太哪懂这些,连我都不太懂,从小受无神论教育,哪知道什么佛呀,道的。
乙:最后啊,我嘱咐我妈,赶快告诉亲戚朋友,中央电视台那是假的,别让他们为我着急,我妈,一听,也说,“是啊是啊,我得告诉所有亲戚儿,省得他们着急儿。你说这千刀万剐儿的中央电视台儿,编这瞎东西,让我花这可惜了儿的钱,还虚惊一场,这年月儿!bye-bye儿,我得快点儿挂了。”
甲:嘿,老太太又心疼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