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醒(四)


【明慧网2002年1月31日】
(九)

玉洁闷闷不乐地回了家,信箱里放着婆婆从美国来的信。进门看见刘庆留的条子,心里又振奋起来,玉洁想:苦日子总有到头的时候。她拆开信,掉出几张照片,是国外法轮功大型炼功的照片,她赶快藏了起来。她找来笔纸,写起检查来。

刘宣下午放学后,来到玉洁家。玉洁看见刘宣很高兴,忙把保外就医的事说了,刘宣竟有一些疑惑:“真的?”

“没问题,豆豆爸爸没有干不成的事。”玉洁轻松地说。“哎,我给你看点国外的照片,你可能喜欢,可不能跟别人说啊。”

玉洁拿出婆婆寄来的照片给刘宣看,“看这个是你们法轮功在华盛顿游行,这么多人呢;这个是长途步行紧急救援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这是豆豆的奶奶在街头发传单。”

刘宣看着,久久不愿放下,他由衷地说“他们真伟大。”

“伟大?”玉洁看了看刘宣,就埋头继续写她的检查。

刘宣看见玉洁写检查,表情严肃,对玉洁说,“王老师,您认为自己有什么错,要写检查?”

玉洁笑着安慰刘宣:“没事,别担心,不就写个检查吗,顺手就写了,也没什么损失,照报纸一抄就行了,这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该干嘛还干嘛,我得争取早回去上课,我不放心你啊,他们没找你什么麻烦吧?代课老师对你怎么样?”

“我没事。不过我们修炼人不会这么做的。”
“不会怎么做?”
“我们修炼修的是真、善、忍,修真,就是要做到在重大的压力下还保持诚实,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去说话做事,我妈妈就是这样,她吃了那么多苦,但是她做到了真,爸爸也是,他们有很多机会可以不受这个苦,也可以不让我受苦。”刘宣低下头,停顿了一下,“王老师,对不起,我知道你对我好,谢谢你。但是我不希望你为我这么做,不要昧良心说话。”

玉洁沉默地看着刘宣,这又是一个她从没想过的问题。这些年社会道德急速下滑,每个人都不知不觉地随波逐流,即使做了昧良心的事,好像也自自然然,根本察觉不到。玉洁问:“环境这么残酷,你们为什么能做到真?”

刘宣扬起头,眼睛看着窗外,面露微笑,“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真、善、忍是宇宙的法,我师父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

不知为什么,玉洁感觉随着刘宣的话音,心中一股暖流撞击着心田。

“佛……。”

一阵开门声,刘庆从门外进来,只见刘庆表情少有的严肃,看见刘宣,愣愣地看着,半晌无语。玉洁惊喜地说,“这么快,你真有本事。”刘庆竟没有笑,也没有吭声。

“你看见刘宣妈妈了?”

刘庆点点头。“在医院里。”

“医院?真的保外就医了?……,你都看见什么了,他妈妈怎么样了?”刘庆微微低下了头,眼神愣愣的,半天不说话。

“刘庆,你倒说话呀,怎么了?他妈妈还好吧?”

半天,刘庆说了一句:“惨不忍睹!”

玉洁愣住了。

第二天,从医院里传来消息,刘宣妈妈死了。官方消息说,心脏病复发,不吃药,最后抢救无效死亡。但知情人说遗体面目极痛苦,睁大着眼睛、张大嘴,头部有外伤,身体多处有伤,手指、脚趾青黑,手臂有针眼,针眼处也是青黑,头皮是红色,头皮和头骨分离,头皮能抓起,脚上有脚镣磨出的伤口,伤口渗着液体……。

(十)

初冬时节,寒风萧瑟。

刘庆和玉洁坐在车里,今天是刘宣妈妈遗体火化的日子,刘庆决定去为刘宣妈妈送行。天阴沉沉的,玉洁不断擦拭着眼中涌出的泪水。当车子拐到火葬场附近的必经之路时,车速逐渐缓了下来,眼看车子走不动了,机灵的刘庆赶快找了个路边把车子停在那儿,刘庆对玉洁说,“我上前看看,你在车里等着,我这就回来。”

刘庆快步走过了几个街区,看见不远处人头攒动,只见约有几十名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和十几辆警车,守护灵车。道路的两边,站着两三排围观的人,刘庆顺着人流,跟着灵车向前走,突然,刘庆在对面的人群中看见了刘凯歌,刘庆这才注意到,围观的人群中不少人眼含热泪,目送灵车。刘庆刚要穿过马路去找刘凯歌,立刻几名武装警察围过来,拦住他的去路。警察还在不断地推搡着、喝斥着静静围观的人群,这一动一静的对比是那么的鲜明。

刘庆退回到围观人群的后面,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升起无比的失落,刘庆轻轻叹了口气。

天渐渐亮了起来,一束阳光冲破了乌云,照在了对面的居民楼上,突然只见四条红色条幅悠然飘落下来,上面写著“法轮大法好”,“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有如神兵天降一般,顿时群情哗然,刘庆心中一震,人群中响起了掌声,他随着人们的视线往四处望去,只见周围的高层居民楼顶,都挂着红底黄字的条幅,在阳光照射下,分外耀眼。警察立即拥向各个居民楼,去抓挂条幅的人,这时一束五颜六色的氢气球顺风飘上了天,同时落下无数张纸片,如天女散花般向着人群飘来。“法轮功真相!”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

刘庆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眼泪刷刷流了下来。

他在人群中迅速寻找着,一边转身向来的路跑去,当他跑回车里,玉洁正拿着一张传单读着,“快看,这是刘宣妈妈的死亡真相,还有‘天安门自焚’真相,还有……。”刘庆迅速发动了汽车,拐进了小胡同,刘庆左拐右拐,在路上寻找着,玉洁说:“你这是找谁呀?”突然刘庆眼睛一亮,加速开过去,一个急刹车就停在了一人身边,“快上车!”刘庆对刘凯歌喊道。

刘凯歌上了车,刘庆问:“还需要接什么人吗?”

刘凯歌说:“不用,都用的是遥控装置,大家都很安全。”刘凯歌冲玉洁打招呼:“王老师,你好,久仰了,我是刘宣的父亲刘凯歌,谢谢你照顾刘宣。”玉洁扬了扬手里的传单,“写得真好,老百姓应该知道这些。”

这时到处是警车的嘶鸣,一片肃杀。玉洁侧脸看着刘庆,她在刘庆眼中看见了那已经陌生了的正义。

玉洁明白了,轻声对刘庆说:“你也看见了,这种邪恶的迫害可是史无前例的,你能承受得了吗?”

“我愿意承受。”

……

城市郊区,又多了一间印刷厂,有关法轮功真相的传单源源不断地从这里流向了千家万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