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婆婆得法的故事 (中国大陆)


【明慧网2002年1月5日】

一· 出国探亲前

我的婆婆是大学教授,科研上很有造就。我一向敬佩她家庭事业两不误。她以前身体一直很好,是别人羡慕的女强人。她处处能干,工作很忙时还照顾我生孩子,并帮我们带孩子,尽全力支持儿子出国拼搏。但是,她竭力反对我们修炼法轮功。我先生98年在海外得法后就给国内的父母寄去了大法的书和炼功录音带。但是婆婆对我先生放弃练了多年的太极拳而改炼法轮功不理解。通过不懈的努力,我的婆婆99年初开始自己照着图解炼起了法轮功,还说一炼功就浑身发热。然而,720以后婆婆听信了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反过来劝我们不要上当受骗,还寄来国内诬蔑大法的剪报,笑话我们迷信,并说她是相信科学的无神论者,最后到了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地步。可是婆婆对她带了三年的孙女总是放心不下。婆婆说看了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自焚节目,从小思颖烧伤的惨样想到了五年没见面的宝贝孙女,所以她说她一定要来看看我们的女儿。

可是一年前她突然得了内风湿,手脚肿胀疼痛难忍,看了许多名医依然作用不大,后来尝试蚂蚁粉等偏方也不管用,反而引起副作用。由于病情加重,生活不能自理,原准备好的探亲计划不得不推迟。她曾在电话里痛苦地告诉我:医院已宣布她将成为活着的僵尸。当时我多么希望她能立刻出国探亲,了解法轮功真相,永远脱离苦海。后来不知怎的,我婆婆突然决定来探亲了,而且自己买好了飞机票。

我的婆婆终于要来国外探亲了!我很兴奋,婆婆有机会彻底了解真相了,修炼的缘还没有断。

二· 初来海外

初到海外,婆婆看到健康的儿子,天真可爱的孙女,温馨的小家,清爽的街道,到处花园洋房,特别是那清新的空气,蔚蓝的天空让老人家心旷神怡。她说,真奇怪,我一离开大陆,在飞机上就感觉病症大大减轻,本来肿胀的手指都变细了。

第二天就有两位功友下班后前来登门拜访,一位谈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顽疾很快不翼而飞,另一位谈了他怎么样从怀疑到坚定地修炼,以及他亲眼见到李老师的情况。我婆婆也详细地询问了功友们工作及家庭生活的情况,看到人家都是又有学位又有工作的,她对修炼法轮功人的看法有了初步的转变,再也不提什么“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没进取心的人”之类的话了。

没过几天,另一家功友邀请我婆婆去共进晚餐。他们全家以及他们家国内的亲人得法修炼的故事特别生动,真诚感人的话语处处透露出修炼人的善心。那一夜,我婆婆深深体会到了我们修炼人大家庭的温暖,她说这种对朋友的长辈还如此关心的事现在在国内都很少见,就更别提国外啦。她原来以为我们修炼人都是只顾自己修炼不管别人的想法在事实面前渐渐改变了。

看着婆婆的变化,我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可是,有一天先生接我回家时,在车上对我说,“唉,又给我搞砸了,我妈吵着要回国啦。”我就知道他们是为法轮功的事吵起来了。我没好气地对先生说;“跟你说了多少回了,不能操之过急,要有耐心。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在洪法,破除谎言展示真象。”快到家时还没想好如何打圆场。进了客厅看到我女儿正和婆婆亲亲热热地坐在沙发上。婆婆开口说:“这个爸爸还没有他女儿修得好呢。”原来女儿已经在我俩不在时给她爸爸补了这个“漏洞”。婆婆第一次吃惊地发现这个过去淘气的孙女现在讲起法轮功来居然很有道理。婆婆对法轮还是觉得太玄了。正好有一张身边功友拍到法轮的照片。婆婆不敢相信,戴上老花镜左看右看,最后说她一定要带一张回去。

接下来我们陪婆婆去观光旅游。同时参加了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婆婆听到学员们的发言,看到了许多真实的图片资料。我还特意介绍婆婆与一位年纪大的老学员深入交流。婆婆悄悄地对我说:一点看不出他都超过七十六岁了,红光满面,那么精神,还给儿子带小孩,说法轮功一定不一般。我赶快接上说:“妈,你也炼炼吧。”回家后第二天就开始放李老师九天讲法录象。

三· 走上归真路

婆婆看李老师讲法非常认真,每天一讲,还要读一讲《转法轮》。常常有疑问,我们也很难说服她。我体谅婆婆刚从常人的生活圈子里出来,没有工作要干,家务不用操心,孙女也上学了,寂寞难奈。我就带婆婆去图书馆借一些合适的中文书等等。婆婆看了一些揭露中共黑暗内幕的书后说:真没想到原来是这样。我婆婆以前一直专心搞科研和教学,没有多少时间看闲书,对政治也不太关心,广播电视说什么,她就认为是什么,也不多想,所以在海外所见所闻对她震动很大。婆婆天天上网看新闻,晚上听“法轮功时间”的广播节目,看到听到了许多被封锁的消息,有时还讲给我听。我听得出她在变。尽管还有疑惑,但婆婆对用科学证实大法的文章很感兴趣,也相信炼功对身体有好处。婆婆好动,开始不喜欢炼第二套抱轮,炼了一段时间后说抱轮感觉最强。婆婆每天上午先学法,然后炼五套功法。有一天婆婆炼完功后对我说:肚子里好象有什么东西围着圈跑。我说那是法轮在给你调整身体呢。婆婆常常和我谈炼功学法的体会,有些和我初得法时的感觉一样,所以我们谈话很投机。婆婆有好几次象生病的样子,但她坚信是消业,什么药也没吃就好了,婆婆自己都很惊喜,最后她把国内带来的药全扔了。我从婆婆身上再次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慈悲。

婆婆回国前夕,我邀请了当地的同修到我们家来聚会。婆婆告诉大家,因为国内打压法轮功很厉害,她心里压力一直很大,由于自己儿子一家炼法轮功,她在众亲戚面前觉得没脸,无奈,因儿子在国外,鞭长莫及,想管也管不着。这次能来探亲了,她觉得机会终于来了。她出国前曾和我公公一起精心准备了儿子从小到大的影集一本,孙女的成长影集一本,有关反法轮功的各种剪报,还有一些佛教的书籍。目的是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想通过这次探亲的机会改变我们,所以她是有备而来的。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在我们修炼人的这块净土中,最后改变的是她自己。她深有体会地说:“如果不是亲自接触你们修炼人,不是亲自了解法轮功真相,我是不会相信的,更不要说修炼了。这次探亲,我是专门来得法修炼的,修炼是要彻底改变思想,所以要多学法。回国后我会把真相告诉亲朋好友,最后,我要感谢大家对我这个新学员的帮助。”

四· 三个梦

婆婆回国了,给我留下了三个难忘的有关船的梦。它们都是婆婆讲的,她能清楚地回忆起来,就象亲身经历的一样。

第一个梦是婆婆刚来不久时讲的,婆婆说出国的前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一只远洋巨轮,停靠在离码头不远处,她要乘船去赶班机,时间非常紧急,而且水开始上涨,很快就漫过了甲板,这时,她发现她单位的几个老同事不顾一切地跳进水里,拼命往船上赶。可是婆婆梦中穿了双新皮鞋,她又不愿脱鞋,正在犹豫时梦就醒了。我先生听了对我婆婆说:你这个梦我们修炼人听了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第二个梦是婆婆和我们一起学法后不久,一天吃饭时婆婆说:我又梦见船了,这次我是第二个上的船,船不大,不一会儿,船就上满了,大家都带着很多行李,可是撑船的老者就是不开船,当时我婆婆心里非常着急,船都满了,还等什么呢?一急就醒了。后来婆婆在看师父《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时,突然明白船为何不开的原因了。

第三个梦是婆婆快要回国的时候,一天,婆婆一早起来就急着对我说:“我昨晚又做了个一有关船的梦,这次又是一只远洋巨轮,而且我上去了。”婆婆说话时,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上船的梯子又陡又滑,我双手紧紧抓住绳梯很吃力地向上爬,终于爬上去了。船开了,船上有很多我认识的人,大家开始表演节目庆祝。而且这时有个声音告诉我,这次船要另辟新道,不必再通过以前那个必经之路——黑暗的峡谷,我听了之后,心里感到特别安宁。”“妈,真是太好了,我为你高兴。”我说。婆婆接着说,“我从小到老,常常做到一个奇怪的梦,就是要通过一个黑暗的隧道,怎么也通不过。”听完婆婆的话,我为她终于赶上了千古难遇的修炼的机会而由衷地高兴,同时,再次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