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老伯的去世


【明慧网2002年1月6日】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昨天我的一位朋友的父亲去世了,我对他很熟悉,他对我也很好,所以,他的去世如同我失去一位亲人一般。他在两年前得了胃癌,但由于发现的早,手术很成功,术后经过化疗和注射一些营养药物,已经基本康复,我们也都很高兴。今年下半年,突然复发了,经过一段时间的化疗,情况还不错,医院说基本控制住了,但是今天突然收到噩耗,我有些愕然,一个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我不禁想起我另一位朋友的母亲,她在早些时候得了肺癌,并且已是晚期,已转移到大脑,医院说无治了,只有一个月了,让家人回家准备准备后事。但是,碰巧她的主治医师修炼法轮功,所以给了她一套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音带,说如果她感兴趣可以听一听,结果当天晚上就开始有反应,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再便秘了。现在已经四年过去了,她和正常人一样,仍然快乐地生活着。与她在同一病房的病友已先后离世,只有她得益于法轮功。我的那位老伯的女儿也修炼法轮功,他跟着女儿练了一段时间,但时间不久,正赶上7.22江泽民集团陷害法轮功,所以他放弃了大法的修炼,改去打门球以强身健体。他认为老党员了,应该和所谓的“国家”保持一致,再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何必硬上。结果,他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不受到影响,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我的母亲也修炼法轮功,7.22后她曾问我怕不怕影响,我说无所谓,因为我认为母亲的健康才是重要的。我知道法轮功对我母亲意味这什么,母亲在炼功前每年要住两次医院,有时还会下病危通知,她有严重的冠心病和动脉硬化、高血压,医生说她的眼底动脉硬化就差没出血了,同时,母亲的脾气很急,不利于她病情的控制。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母亲的身体和脾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再没有住过医院,和正常人的身体一样了,同时,她的脾气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非常平静,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我现在国外,她还担负起照顾我公婆的责任。这样的母亲我不要,难道再让她变回去吗?难道我会顾及自己的利益,而不顾及母亲的生命吗?难道我会让母亲步老伯的后尘吗?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1/17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