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千里骑车讲真相、揭露邪恶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2002年1月7日】当我决定为制止对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参加千里紧急骑车活动时,我知道我会面临许多心性考验并会得到许多提高心性的机会。启程时,我的脑子里满是帮助制止迫害、提高心性、和帮助大法。但是,在我心里还有许多人的执著。内心里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强壮而有经验的骑车手。我把这次骑车活动当作一次冒险。我想我的骑车、露营和修理自行车的技能会使我成为车队的宝贝。我想我比其它没有骑车经验的学员知道得多。

因为我是在这么低的层次上看待这次骑车活动,我做了低层次的准备。我试图捆扎和带着所有我认为需要的物品,而不是相信大法会沿途提供需要的东西。我只是从最低层次想着自己,心态不很纯净,在骑车开头的两英里,车闸就需要修理,轮胎瘪了。后来车后轮的一些辐条坏了,车胎又瘪了。

两天里我的车不断地发生机械故障,使我开始意识到我在人这方面的技能是无用的,我的人的想法使我受到了伤害。我努力地把自己的思想集中在骑车的更深层意义─制止迫害、洪法和净化我的心灵。尽管很慢,但我还是开始改变了。第三天,骑车途中我们遇到了几小时的闪电雷鸣,雨不停地下着,直到我们到达旅馆。

第四天,当我听师父的九天讲法磁带时,我注意到当我冒出自私和不正的念头时,磁带速度会变慢;而当我纠正了我的念头时,磁带速度恢复了正常。即使这样,我还是把自己当作一个人,而不是车队的一员和大法的一粒子,所以我还是不断地遇到车子出故障,而其它学员却骑的很顺利。

我知道我的问题出在心性太低,但我还是把每个问题孤立来看。我的观念阻碍着自己向内心深处找。最后,一个队员与我交流思想帮助了我。他开始谈到在正法期间,每一个学员是一个大法粒子和大法的一个代表,他说,他知道一些学员把修炼当作业余爱好,而不是在更高层次上认识到他们的一生是为了修炼和正法。我认识到了这是我所有问题的根源,我没有把自己溶入大法。我把修炼当作我要做的事,就象骑车一样是我要做的事。我花时间学法炼功,但我还是把大法当作生命一部份,而不是把自己的生命当作大法一部分。在这位学员的鼓励下,我整理了行李,我意识到我要完全相信大法和信任师父的安排。这个要改变的想法使我扔掉了一大堆没有用的东西和一些非常固执的观念。

在继续向前骑时,我不断提醒自己:每一天都是留给大法的,每一刻我都是大法的一粒子和一个修炼者。我变得不那么自私了,与队员们和谐相处。每个学员遇到的事也变得更顺利了。后来另一个学员加入了车队,这个新队员热情高涨,他比别人都骑得快,一会就不见了,后来我看见他精疲力竭地等在路边,希望我们能停下来,这样他能休息一会儿。我心里不满:他在这,当他觉得有劲时,他害得我们快骑,当他疲惫时,就拉后腿。我想向他显示他并不是一个优秀的骑车手:我骑在队伍后头并不是因为我骑得慢,而是我想与大家同行。我想加速超过他,向他显示什么是真正的快车手。我刚想这么做时,我意识到我完全错了。我看到他那过于激烈的骑车方式刺激着我自私的争斗和显示心,并帮助我去掉它。

当我学会不那么自私时,我开始感激我的队友们。我骑车有规律了,不再有麻烦。学员们每天骑车好几个小时,爬又长又陡的山坡,他们没有接受过训练,他们拥有的是坚强的意志和纯净的心。看到他们付出的巨大努力,我意识到我付出的努力实际是多么的微不足道;看到他们的努力,使我更下定决心去掉人的观念和执著。

我在骑车途中学到很多,在华盛顿法会上听学员们的发言我也学到了很多,我第一次真正理解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区别。我在骑车途中所想到的、学到的和看到的都与我、和我自己的修炼有关。我曾只把自己当作一个个人修炼者,而这些学员早已经真正地把自己视为大法粒子。在听完学员们的发言和师父的讲法后,我意识到正法进程进行的多么的快,而我却落后了。

我也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大法如何帮助我,和学员们如何帮助我。在骑车路上,学员们教会我的每件事和我学到的每件事,使我最终意识到大法是什么。我衷心地感谢师父、大法和一路上帮助我的每个人。

(发表于2001年12月佛罗里达法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8/17857.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