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媒体传播的想法和在文学创作过程中的一些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2年1月7日】我修炼的时间不长,到今天还不满一年时间。先前的几个月,在我所参与的正法、洪法活动中,我一直处于比较被动的局面。往往是需要人手的时候我跟出去,小范围洪法的时候我顺便做做,把洪法当作义务,协助别人在做,而没有当成是自己的责任。我想利用这次交流,谈一谈有关媒体传播的想法,和在文学创作过程中的一些修炼体会,可供大家参考和指正。

一,利用自身的条件,创造机会接近媒体。

我和我先生常常谈论如何更有效地洪法。在当今社会,信息的传播大量来于媒体。如何有效地切入媒体,我们应该投入一部分精力向社会媒体人士讲清真相。因为西方媒体不受国家专控,每一家报刊都代表自家的新闻导向,每一个专栏节目,也都代表自己的思想意图。那么,如果我们有机会接触这些传媒人士,不管他工作的专题栏目大小,这些人十分关键。他们有读者群、观众群,引导着一个群体。一旦这些关键人物从正面了解了大法,正的因素入了他们大脑,他们将会对大法洪传带来极大的推动作用,这是一个大的突破口。如何向他们进行有效的洪法,可以根据我们自身的条件,广泛联络一些文化界,文艺界的人士,拓宽媒体的路。也可通过专题片制作,报道科技界有成就的大法弟子,展开他们的生活面,让人们看到一个修炼者是如何对待事业的成功,如何看待人生。用他们崭新的人生观来感召善良的人民,用他们纯正的道德观来唤醒那些沉睡的良知。这样会使更多的人来了解大法。

我和大家谈一件正在发生的事情,可以交流探讨。

一个周末,我们带女儿去领奖,她获得了一家华文报社主办的儿童绘画填色奖。领奖之后,我和我先生就和他们报社的人聊,表示我们对他们报刊的热心。巧妙的是,和我们交谈的两个人正好是报社的老板和主编。我先生和老板谈报刊的经营管理,我就单刀直入和主编谈专题栏目建设。她谈华人对中国文化的宣传,我谈我个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追求,怎么把中国文化引到学校、西方社团。最后慢慢引出西方人对中国文化的兴趣,对法轮功的探索,后来引到西方人士对中国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关注,她非常感兴趣。我先生站在中立的角度上谈了报刊的发展和对新闻报道的看法,给他们提供了几家比较可靠的新闻来源点。我们交谈的十分投缘,他们的主编干脆就对我先生直说,你的观念这么新,思路这么清楚,我们聘请你来当我们报社的顾问吧!

当他们知道我和我先生近期出的一本长篇小说后,更是喜出望外。他们正在全州找大陆作家,到现在还没到人,怎么今天得来全不费功夫呢?他们立即邀请我们俩届时参加。我和先生暗自一笑,因为我们的洪法机会又来了。我体会到,做的越自然,越不动声色,师父给安排的事就越巧妙,这就是大法的威力所在。

二,做洪法工作不能忽视个人修炼。

师父在《路》中说:“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 当认识到我的生命是大法开创的,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就要充分发挥粒子的作用。因为每个人所走的路不同,每个人所承担的任务也不同。如何根据自己的特点发挥作用,把自己溶于正法当中,这就是正法弟子应该走的路。

我的文学创作完全起源于生活。当我修炼大法以后,我看到也感受到了大法的殊胜与辉煌。大法弟子们可歌可泣的修炼路激励着我,给我带来了丰富的创作素材。

三月的日内瓦之行,使我深深地感动了。日内瓦的雨激发了我创作剧本的设想。我从来没有搞过电影创作,但那一念的发出,我的脑子里就常常涌现出惊心动魄的画面。我知道电影的轰动效应,如果把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伟大事迹用艺术表现出来,是必收到良好的洪法效果。我就抱着这样的心情进入了写作。

我通过明慧网收集了大量的素材。巧的是,我身边正好有一位从大陆来的老弟子,通过她,我了解了很多国内的情况,尤其是国内弟子们各种不同的心理变化状态。这样,可以使我能客观地把握住作品的真实性。第一步工作完成后,我先生从图书馆给我借来了一大堆电影创作书籍让我参考,他希望我参照美国好莱坞的模板创作方式来写。我一看那些书,就头疼,我意识到不能看了。第一,我英文不好,看书太费时间;第二,不能让他们的写作条框带着我走;第三,不能哗众取宠,用错综复杂的动感来迎合现代人的情绪。现在,我的创作激情来源于大法,我想展现的也是大法给人带来的真实写照,我是在用我的心写作。我抛开了所有局限我写作的框框,顺其自然地铺开了剧本。

剧本的创作比我意想的还要顺利。当我正式进入剧作里面后,写作几乎一发不可收拾,坐下来,话就源源不断地出来。有了这样顺畅的感觉,我就有把握把它拿下来了。因为我知道,这完全不是出于我个人的能力,这力量来源于外在的加持。是谁带给我创作的激情?是谁推动了我写作的勇气?我把握着一点,这部作品不是我的,是大法的,就是用我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写出人性的正与负,写出对道德的呼唤,写出对真理的追求。

当剧本完成以后,我感到一种释放和解脱。我觉得剧本可以打出去了。这时,思想里开始萌发急于求成的名利心,很想把它尽早推出去。可是奇怪的是竟然找不到合作对象。讲真相这么缺剧作,怎么会没有人积极响应呢?我内心中产生了情绪。情绪一起来,工作进展的就更加不顺利,后来的工作几乎停滞不动了。我不得不找几个学员交换思想,通过交流,我才发现是自己在过心性关。每一次矛盾的突发,我是在看别人的工作不足,不是在找自己的心性不足。修炼就是修自己那颗心啊!当我把这颗执著于工作的心,执著于成功的心放下来后,很多事都迎刃而解了。

现在,对任何事情我都不再执著它的成功,而是想如何踏踏实实把工作做好,不等,不靠,只要自己能做的就主动去做。我的思路更加宽阔了,东西写出来了,我就去找人协助。我非常感谢学员们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每一步鞭策,使我从修炼的被动状态转变过来。这也是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过程。

(发表于2001年12月佛罗里达法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5/17749.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