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侵吞财物、弄虚做假、奴役无辜 【明慧网】

北京团河劳教所侵吞财物、弄虚做假、奴役无辜

【明慧网2002年10月19日】1、2001年9月份,北京团河劳教所七大队(即原直属队,队长刘金彪,该恶警现已遭报,被撤职了)将七大队劫持的几十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入团河劳教所时所带的衣服等物品全部当废品卖了,其中有上千元钱的真皮外衣,几百元钱一件的外套等等,总价值数万元钱。在团河劳教所所谓的“民主生活会”上,有正义的劳教人员提出了此事,当时劳教所的副所长说一定会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并给法轮功学员一个满意的答复,答应得挺好听。可是到现在还一直没有任何音信,更别说结果了。当时被卖掉物品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已离开了团河劳教所。

2、团河劳教所为了掩人耳目,每月召开一次所谓的“民主生活会”。当然能参加会议的都是劳教所认为老实的、不敢说实话的人,这种会议也能解决一些无关大局的事,比如说让被关押人员每个月吃一次包子、吃一回烙饼。可是实质的问题一个都解决不了。比如说,很多人在会上都提到团河劳教所的伙食太差的问题,政府给每个人员4元钱的伙食费,而实质上每个人员吃的东西每天还不到2元钱。为掩盖事实,每当有上级来检查时,劳教所的伙食会好一些,尤其是有外国记者来参观时。当然被采访的人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那些敢说真话的人都被转移到了记者见不到的秘密的地方。有时为掩饰内部的邪恶手段,不法警察们让被关押人员填写一些调查表格,且不说填写表格的人都是经过挑选的,不敢说真话的人,在填表格前,劳教所干警就已经给他们施加压力,不准说真话。只有在被关押人员解除劳动教养后,不受控制时才可以了解真实情况。在里面,要是谁敢说出真话来,就给延期、判大刑,甚至让人从此消失。在中国不明不白失踪的人真不在少数。

3、强行洗脑。恶警每天长时间让一帮歹徒围着法轮功学员念叨着邪恶的东西。逼迫法轮功学员看那些攻击大法的录像。用虚假、恶毒的东西欺诈法轮功学员。不让充份休息,进行恶毒的谩骂、人身攻击,甚至体罚。

4、超强的劳动。

在寒冷的北风中,强迫大法学员在户外挑羊绒。2001年秋天和冬天,团河劳教所弄了几批羊毛让被关押人员从这些羊毛中将羊绒挑出来。一斤羊绒比黄金还贵,号称“软黄金”。在漫天飞舞的黄沙中,在呼啸的北风中,在大雪纷飞中,都可以见到一群穿着红衣服的人睁大着眼睛在一堆散发着浓烈怪味的羊毛中挑选羊绒。被劫持在五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连个口罩都没有。直到离最后结束挑羊绒前两天,才看到被五大队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带着口罩挑羊绒。据说还是法轮功学员自己掏钱买的,没钱买口罩的法轮功学员依然吃灰尘。

在炎炎夏日下,强迫法轮功学员去种草、给草浇水。为了给法轮功学员找事做,团河劳教所每年要将所有的草地重新种几次,经常逼迫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在天气恶劣时干活。

冬天,大法弟子张祥宇(被劫持在团河劳教所五大队)手被冻得裂开了,鲜血直流,到2002年春天还没好。可那些干警还让他去干活,回队里时,手上,脚上全是泥。大雪飞舞时,恶警将张祥宇拉到外面受虐待。

3、限制各种人身自由。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自由谈话,不准其他学员与受虐待的学员接触,派专人守着。每天24小时在恶警的监视之下。

4、不择手段捞取钱财。团河劳教所出售的物品中有一些假冒伪劣商品,如所出售的“高露洁”牙膏,“舒肤佳”香皂,有些食品过期了,而且价格比市场上要高。举办名不符实的所谓培训班,收取钱财,其实什么都学不到。如办了个“计算机培训班”,一节课都没上,却发了个“计算机”等级证书。举办了“厨师培训班”只是看了几次录像,做了几次作业就算结业了。都是形式主义。不过在劳教所有几项“劳动技能”确实是可以学会,那就是包筷子,砸钉子,糊纸盒等,因为这是每天的劳动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