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调遣处的万伏电棍、牢霸拳脚和肮脏“卫生筷”


【明慧网2002年10月19日】刚进团河调遣处,全副武装的恶警站一排。如果大法学员不写所谓的“保证书”,就将受到毒打,被电棍电。平时这些电棍是不让拿出来的。有一位60多岁的姓翟的老学员,被恶警同时用几根上万伏电压的电棍电,翟老被电得浑身起泡,但他没有屈服,后被绑在床上达数天之久。2001年4月份以前,在调遣处经常可以看到学员被用刑时的悲惨场面。那种悲惨的场面就是在明慧网上也披露得很少。用尽人类所有的语言都无法描述。以下所写的情况是包括劳教人员,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

刚进去调遣处,要脱光衣服进行所谓的检查,有好的生活用品、贵重物品会被搜身的牢霸抢走,这都是在警察的纵容下进行的。进门还要高喊“报告”,要不能喊得象歇斯底里似的,就不让进屋,喊得越歇斯底里牢霸越高兴,那是一种变态的心理。进调遣处还要进行“法西斯”似的军事训练,短则几天,多则一个月。立正站军姿,练队列等,打、骂、被电棍电,是常有的事。很多人都累倒过。还有就是背诵司法部23号令。有很多年龄大、记忆力不好的人为此吃尽了苦,被打骂是免不了,晚上还不让睡觉,直到会背为止。在那里生活,真的是提心吊胆,说不准什么时候班长或牢霸会踹你一脚,打你一拳。在那里,警察一般不打人,都是牢霸打,牢霸也懂得避开警察打人,不让警察担责任,警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早上,6点起床,要是慢一点,免不了又是一顿拳脚。早上起床后和晚上睡觉前都要点名。点名时,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如果姿势不对,就拳脚相加。点名后开始上厕所、洗漱,厕所只有5、6个位子,30几个人,在里面上厕所叫“蹲、擦、起”,只有几秒钟时间。而且上厕所还得班长同意,如果这些牢霸不高兴,就别想上厕所。牢霸要上厕所时,大家更难受,因为牢霸上厕所要占很长时间。洗漱间能用的水龙头只有几个,恶警将总水闸开得非常小,水是往下滴而不是流。30几个人,牢霸当然要优先。上厕所,洗漱的时间总共只有10分钟。大家象一窝蜂似地去抢位子。老实一点的人真的没机会洗漱,上厕所。洗澡也是这样。刚进去的人7、8天没有拉大便、没洗澡是很常见的。夏天,7、8天没洗澡,浑身发臭。

在调遣处,只要不是下雨,都是在露天场地蹲着吃饭(据说2001年10月份以后改在屋内吃饭了)。吃饭前还要背诵一段23号令和报告词。炎热的夏日中午,太阳火辣辣的照在头顶,一群人蹲在地上,汗流如雨,啃着难咽馒头,吃着难吃的漂着虫子的熬出来的青菜。五分钟之内要吃完。没吃完就扔了。

白天干活,调遣处经常是包筷子,用写着什么“高温消毒”、“卫生筷”等字样的纸将筷子包起来。那只包筷子的手,真的是脏得不能再脏了,上厕所、擦鼻涕等等,从来就没用水洗过。连喝的水都困难,别说有水洗手了。包筷子时,那筷子在床上、地上到处都是。进去过的人出来后没人敢再用所谓的“卫生筷”。想起在里面时,是怎么包的那筷子,都感到恶心,更别说用那种“卫生筷”了。每天的任务都非常重,早上起床后就开始干活,中午是没有时间休息的,晚上要干到7、8点钟,有时要干到十一、二点。其他人还要帮那些牢霸干活。有时有好几个不干活的牢霸。

平时没事时就坐着,晚上有时看看电视,但是坐的时候必须坐得端正,坐得笔直,稍有不正,便会挨牢头的毒打。

很多普通劳教人员在里面都暗自流泪,对那些牢霸恨之入骨,对社会、对政府、对干警充满了仇恨。

那里面很多人都知道大法好,包括那些牢霸,他们被逼于警察的压力和自身的利益不得不管着大法学员,不让学员相互之间说话等等。但是在里面也有一些因一时的错念做错事的善良的人,他们经常在暗暗地帮助大法学员、生活上照顾学员。

通过和学员接触,那里面也有一些警察明白了大法好,知道法轮功是被诬蔑、陷害的。他们不敢公开与大法学员谈话,只是私下里偷偷地和学员谈论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