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西人弟子:在“妇女、精神和宗教领导人的和平倡议”会议上讲真相


【明慧网2002年10月24日】我们最后获悉一个名为“妇女、精神和宗教领导人的和平倡议”会议将在日内瓦的联合国办事处和Beau Rivage饭店举行。该会议是继宗教领导人于2000年在纽约召开的“新世纪”会议后召开的。我因故不能和其他修炼者一起参加该会议的开幕式,我决定第二天再去参加该会议。然而我总是感受到一个问题:即我是否需要登记以参加该会议。我决定先去那儿看看。当我到达开会的饭店时,我看到那儿聚集了很多人,包括很多信仰团体的代表。他们正在边吃饭边聊天,这样我决定先到他们之中坐下来,等着会议的开始。然而我的脑子里总还悬着会议代表证的问题。那时我一下子意识到了最重要的是要参与和信在先。我不时地提醒我自己:“师父,您的弟子在这儿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坚持在这儿。”

刚想到这儿坐在我对面的一个人就跟我对上话了。她胸前挂着她的会议证,她是一个瑞士协会的成员。跟我一样,她也住在日内瓦。所以我们开始聊东聊西。她对法轮功特别感兴趣,对我提了很多问题。对于我告诉她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的遭遇,她被震惊了。她告诉我她本人正在从事一个宗教方面的研究,而法轮功对她来说她觉得很好,教这种功法而不收费的师父必定是一个非凡人物。随着我们谈话的深入,我对她的感觉越来越好。我想到了即使我不能如愿参加这次会议我也没有白跑一趟,即为她而来。即使只救度了一个人,也值得跑一趟。

这样我们一边继续着我们的话题,一边走进了会场。我参加了一些会。在离开时,我碰到了一个熟人――一个非政府组织的成员――他问我:是怎样在没有会议证的情况下能够参加这次会议的?我会心地一笑,我知道是师父帮助我的。

下午我又回来,并立即加入了一个讨论“宗教和政府”题目的研讨会。我坐在一位亚洲女士的身边,一位叫做McDonald先生的在主持该讨论。他让我们围着他坐一圈,我坐在了后排,想着我最好是听而不说。然而他转向我,邀请我加入他们那个圈子。这时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我在想如果我加入他们,我就应该先承认我没有会议证。我试着镇静下来并告诉自己这就是我修炼的一部分。这些常人中的规定能够阻碍我发言和讲清真相吗?当然不能。想到这儿我感觉到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我决定等着讲话的机会。我知道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我参加这个讨论也是有原因的。作为一个正法弟子,我负有神圣的使命即“快讲”,但是我还不知道怎么样将讨论转到法轮功这个题目上。我对我自己说“信在先”,我的心越来越宁静。突然,就好象报答我的等待,坐在我旁边的 Shahani女士,她在美国当了十二年的参议员和总统顾问,开始谈及全世界的宗教形势,她也谈到了中国的情况并提到了法轮功受迫害的问题。

机会终于来了,然而,反面的干扰也出来试着阻挠我发言。其表现形式是一个锡克教的女士跟我们担保说,她知道中国的宗教形势,据她说,中国的各种宗教团体是受到充分的尊重的。坐在我旁边的Shahani女士接口道:因为这些宗教团体代表着这个国家的官方宗教。随着她们的对话,我加入其中说:我就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我听到一阵“噢”声),我非常清楚法轮功在中国的遭遇,我也从一开始就参加了那些谴责中国独裁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活动。我很惊讶地看到在场的代表(约30人)的反应。大家不光对此问题显示出极大的关注,并深深地受到震动。我提请他们注意: 发生在中国的这场残酷镇压已经持续三年了,被拘禁的修炼者70%是妇女。我还提醒他们不要忘记上述在中国发生的这一切是随着中国610办的成立而发生的。610办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纳粹组织。

就这样我抓住了这次机会向我周围的人讲清了事实真相。我发自内心地感谢师父安排的这一切。我们所要做的只是走出来并到那儿去,这样事情就会自然发生。这次经历使得我又一次学会了要放弃常人的观念和害怕心理。这些观念是阻止我们走出来讲清真相的障碍,这也是我们摆脱这些障碍的最后时刻了。我知道我们应该带着一颗纯静的心做事情,而不要有任何人的观念和感觉,应该总是把法放在第一位。我还理解到无论在何时何地只要我们向前走,这不光是对人讲清真相,同时也是我们甩掉那些本来就不是我们自己的东西。

在讨论会结束时,我向Shahani女士表示了谢意,她给了我讲话的机会并愿意了解这方面更多的情况。我是带着这样一种心情回家的: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很多人在等着得救。

这些是我个人的修炼体会,如有不符合大法之处,请帮助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