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坚信师父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一位北京老阿姨的正法故事


【明慧网2002年10月27日】有这样一位老阿姨,家住北京,70岁了,自1999年7月大法受迫害以来,从未停止过正法的步伐,曾多次去信访办上访,五次去天安门打横幅,数次去天安门广场发资料讲真相,几乎每次都是当天去当天回。洗脑班歹徒把她从家里抬走,她据理力争讲真相,三个小时后歹徒只得把她放回家。从此,不法之徒再也不敢来找她,每逢敏感日期,片里的其他同修都被严加看管,可警察连电话都不敢给她打一个。阿姨楼下常年有人看着,可她照样该干什么干什么,她说:不怕他们,我就当他们不存在。虽然阿姨腿脚没年轻人那么利落,可每天都把讲真相当做头等大事,不知发了多少传单,贴了多少标语,挂了多少条幅。没有资料时,阿姨不等不靠,用手写,用嘴讲。就这样,阿姨还总是觉得自己修得不好。在我们的再三要求下,阿姨写了这份体会,希望和同修共勉: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 * * * * * *

三年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中,我一直努力地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由于身处北京,虽然邪恶很嚣张,但始终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正法中,我一次次地感到这个大法的神圣伟大和作为一个正法弟子的殊荣。

(一)天安门正法

我曾数次到天安门请愿,每次都在师父的看护下顺利返回,真正体现出了大法的威力。

第一次去天安门打横幅是2000年4月25日,因为心态不稳,还没来得及把横幅打开就被便衣抓走,后来送拘留所,因血压高被送回家。

第二次,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于7月20日又走上了天安门广场。九点多钟看见同修在广场证实大法被打,于是迅速地打出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三遍呼完几个恶警便扑上来抢走了横幅,把我推上了车。在车上因说话不顺他们的耳,四个警察冲上来拳打脚踢。夏天气温高达39度,他们穿着大皮鞋直往肝、肾、胃上踢,踢得很重。当时只感觉身上的肌肉一被踢就向内深深一挤,然后再弹回去,一点也不痛,被踢打的地方连一个红印都没有。我明白这都是师父在保护我,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当时有200多位同修被关在派出所的一个小院内,大家一起背“论语”、《洪吟》,情绪高昂。下午5点多钟,恶警用电棍对大法弟子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打,然后用车将大部份大法弟子拉走。而我和其他十来个弟子留在院内。晚上九点多发现没有人看管,我就走到办公室门口问了一个警察:大门在哪里?他往外一指,我走出去碰上了门岗,问他回家的公共汽车在哪儿等,他告诉了我。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地回了家。

第三次我和另一位同修一起来到天安门,选好了位置,我举着横幅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跑了多半圈,警察才追上我,把我抓上车。在派出所我一直不报姓名,被安置在一个空的办公室内。到晚上7点左右一警察进来叫我,说去与局长谈话,把我送上了车。车开到昌平高速公路上突然在路边停了下来。一个胖警察叫我下车,就这样,我又平安地返回了。

第四次去天安门正逢“十一”,我和同修穿得干净整洁地上了路。到天安门转了两圈,没遇到其他的同修。于是不再等,两人各自取出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这时,警车开了过来,把那位同修抓走了。此时我又多喊了几声,没人理我。我把横幅收好,走到警车边想与同修告别,被警察阻挡,只好回家了。在换车时,我感到很累,就去打出租车。我告诉司机到哪儿,他不知道,再告诉详细一点,他居然还不知道。这样,我只好坐公共汽车。下车后,就骑着停在路边的小车回家了。到家门口,还没来得及下车,就听见有人大叫我的名字,把我吓了一跳。一看,原来是看我的两个警察。这几天,他们一直昼夜守在门口看着我。他们恶狠狠地问:上哪儿去了?我指指小车,对他们说:我骑着这小车能上哪儿?他们气急败坏地说:所长已经把你报到市里了,我们一直在这儿等着。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才不怕呢!于是没搭理他们回家了。回想起来,如果当时坐出租车直接停在楼下,恐怕就没这么顺利了,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

第五次去天安门打横幅是元旦,狂风怒吼,就象师父讲的:“天倾地覆落沙尘 毒害凡世几亿人”(《淘》)。我带了四个条幅准备挂在人民大会堂门前的松树上。眼下行人很少,多数都是便衣。走着走着,就被人跟上了,这怎么挂呢?已经走了一圈了,找不到机会,我脑子里不停地念着:窒息邪恶。突然发现有近十辆白天用的公共汽车停在大会堂门前。我迅速穿过去,把大法条幅往树上抛,这样,我不断地找机会,很快就把条幅全抛了出去。这时,只感到条幅带得太少。然后,我向广场走去,游人很少,一进去就被便衣盯上。来回走了几圈都没有摆脱。于是我走出场外,来到正阳门,不紧不慢地掏出大法标语贴在了红色的大门上,随后又在地铁口、大旗杆等处张贴,最后一张贴在了警察抓人的车上。

此外,我又多次去天安门发正念、张贴发放真相资料、面对面向游人讲真相等。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次都凭着对法的坚信与正念顺利返回。

(二)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到:“它们在历史上安排的一切我都不承认,正法中也是在彻底否定它们。那么在这场对众生的迫害中,我们就要向人们讲清真相,同时修好自己,正念中清除邪恶。”“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江XX一伙无耻小人,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栽赃陷害大法,使那么多无辜的众生受到毒害。我深知必须抓紧时间讲清真相,否则实在对不起师尊,也对不起自己千万年的等待。三年来,在讲清真相中,尽管不断出现魔难和干扰,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自己强大的正念下,一切都化解得很好,使我信心倍增。

在接送资料中,与我联系的同修先后换了8个,不断地有同修被抓走,几年来已数不清有多少了。我们就是从血泪中,从沉重的打击中,把惨痛的教训深深地留在心底,前仆后继,勇猛精进。在多次断线后,最多不超过一个月,又能和同修联系上,把讲清真相的工作运转起来。

近三年的时间里,每当接送或发放资料时,我总是先到师父的像前说明要做什么,并希望把事情做好,请师父加持。这决不是形式,实践中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师父的呵护。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没有师父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决不可能走到今天。

2000年快过“十一”了,满街都是警车呼来唤去,警察、便衣和治安联防遍地都是。9月29日早起打坐时,看见自己点不着香,火柴烧完了,也没点着,便预感到今天可能会有点麻烦。中午出去取了一大包资料,在十字路口见是绿灯,就向前行。哪知左边一个十多岁的女孩飞快地向我冲来,把我连人带车都撞倒在地。立即有三个小武警奔过来,把我和车扶好,其中一个的手正扶在那包资料上,并问我怎么样了,我只想把资料安全的送回家,直说没事,没事,推着车就走了。回家刚吃过晚饭,就有同修打电话叫我立即到某某地去。我马上去了,原来是该同修被警察盯上了,警察刚从她家扑空而走。她非常着急地让我帮她把手中的资料送出去。我立即答应了,同时告诉她今天早上的预感。我说:不管困难多大,我必须去,有师在,有法在,一切都会好的。就这样,我把两万多份资料和一百多本书装上,把小三轮车挤得满满的。一路上警察便衣太多了,我口中自始至终不停地念着:一正压百邪,来到了约定的地点。此时天已经黑了,我找不到要见的同修,立即去找住在附近的另一位同修。哪知她也不在家。我感到今天不太顺利,就把车上的东西都卸到一个小树林里,骑着空车去找,正打电话时,被同修发现,于是我们一起回来取东西。这时才发现有一包资料口开得很大,已被人打开翻过了。可能是在十字路口等灯时,被翻查的。就这样,在布满邪恶的场中师父帮助我们化险为夷。

有一次,张贴“江xx罪状”,纸张很大,上面红头大字做标题,很醒目。晚上我和一同修来到公园,她骑车,我步行。来到离露天舞场十来米处的一个小树林里,我拿出刷子和浆糊贴起来,正前方十多米处有两个男子走了过来,我没避开他们,心想你们来看吧,这正是江xx的罪行。当我贴完走开,那两个男子飞快地跑过来,拿着手电仔细地看了起来。我当即感到不妙,这准是两个便衣。我立刻脱下身上的白背心(当天上午刚买的),把衣服塞进了手提包里,放到那位同修的车上,叫她快走,她向东走了。我回头向西门走去,没走几步,听见后面有两辆自行车飞快地追来了,我心里不怕也没慌,我慢慢地一边走一边用手划拉着做起体操来了。后面的车刹住了,他们盯着我看了又看,觉得就是这个人,可是白背心和包还有那个姑娘上哪儿去了?正当他们疑惑时,我已走出了西门。

就是这样,身负大法赋予我们的重大使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不断精进地做着。其中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充份展现着大法的威力。有一次,资料的来源断了,我就去买了一斤墨水。每次出门就倒一小瓶,拿一支截断的毛笔放在外衣口袋里,在单位、公园、桥头、居民楼的墙上地上写真相标语。那天晚上约8点,我蹲在某单位门前右边的空地上专注地写着,后面来了一个人,当我发现时已来不及站起来了,他离我只有两步。我心想:可能给他发现了。可他恍恍忽忽地就走过去了。这么大的字,他愣没看见。

还有一次是在警察宿舍楼里面的墙上写“法轮大法好”,刚写了一个“法”字,笔就没水了,去沾墨水沾不进去,好像怎么也不行。我就拿着小瓶走了两步到灯下看看。刚走到灯下,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向我走来,我已经走不脱了,只好认真地摆弄着小瓶子,心里很坦然。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毫不在意地从我写的“法”字面前走过去了。

……

这样那样的故事实在太多了,无一不体现出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师父不断地从法理上开示教诲,只要我们用心去领会,坚定的按照师父的指引去做,就一定会做得很好。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告诉我们:“如果在一个邪恶的环境中,布满了邪恶因素的环境里面,你再去证实法,敢于走出来揭露邪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中,虽然它非常邪恶,可是大家想一想是不是也很难得呢?真的很难得。过了这个时期,那么也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作为你们每个大法弟子,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必须做的。这一点我再一次告诉大家,任何为其辩护、没走出来过的都是错的。”“现在的时间要珍惜利用,这时间是留给众弟子的。”我深深地感悟到时间太紧了,自己还有那么多事都没做好。我衷心地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在留给弟子们所剩不多的时间里一定努力把要做的事情做得更好。看看师父的新经文《网在收》,同修们,让我们用正念正行把师父留给众弟子最后最后的时间充份利用好,为了更多的众生得救,共同努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