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正念 做到正行


【明慧网2002年9月9日】我是一名护士,1997年4月得法,当时我有一念,那就是我走上了一条光明的路,我要追寻人生的真谛。在以后的修炼中,我才渐渐地懂得这是一条返本归真的路,是师尊的佛恩浩荡,是自己千万年的等待。回头看自己在修炼中走过的一段路,有做得好的,也有不足,希望我的教训能给同修以助益,给那些还没有走出来的功友们以真诚的呼唤。

一、回归路上我走过的一段弯路

我虽是在97年得法,但学法、炼功很少,与功友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99年3月才参加小组学法、炼功,直到4.25,我还不知道天津和北京发生的事。“7.20”前夕,我同功友们一道向媒体(中央电视台)写信,讲述自己与亲朋好友在修炼中所获得的裨益,希望他们不要播放诋毁师父、破坏大法的录像片。现在知道那是当权者早已策划好的蓄意迫害的开端,欺骗百姓。

7月22日,我到哈尔滨,准备次日去省政府上访,澄清事实。我和两位功友次日找到了哈尔滨市的一位功友。其实,“7.20”那天哈尔滨警察便开始抓人,清晨,炼功点的功友被抓;陆续赶到省、市政府上访请愿的功友被一辆辆警车、大客车运走。我没有统计数字,只记得功友说:“被抓的功友被关在各个学校、体育馆(甚至郊区的学校都用上了),到夜深时被弃置离城很远的路上……”所以,我当时认为去也没有意义了,便返了回来。由于不是站在法上,对于进京上访、证实大法未能认识。那时候,学习师父的《挖根》《道法》,看过几遍即以为学习了,没有去悟。去了哈尔滨又返了回来是因为我有怕心和私心。实际上,99年7.20、9月、2000年元旦、春节、“4.25”、“7.20”,本地区去北京证实法的功友很多,他(她)们有的平安归来,有的被抓。

在这一时期,我还在摇摆,我没有放弃修炼,但我距离正法修炼的正悟很远。我甚至被魔利用着、控制着不相信明慧网,不想看明慧网上同修证实法的心得交流,因为我觉得那不符合“我”的观念。就象师父在《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讲到的:“还自己断章取义地从法中找为自己辩护的理由。”却不知自己正在失去那千载难逢的正法修炼机缘。现在回想起来,不免汗颜与惶恐。

二、加入正法的行列

2000年9月,我看到了一位澳大利亚大法弟子的护法、正法的修炼过程,我痛哭失声。在师父被恶毒的谣言诋毁的时候,同修挺身维护大法的壮举强烈地震撼着我,而我却走不出人来,我还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吗?我才深切地感到如果没有了大法,众生面临的将是什么。

我感到了自己的责任,真正地走入正法中来。师父说:“作为一个学员,一个修炼的人,我想从慈悲这个角度出发,也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把真相讲给人,告诉他,这也是在挽救人。”(《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开始发自内心地去做一个正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三、逐步认识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平时的修炼中,我遵照师尊的教导,看淡名、利,善待周围的人。所以在我遭到迫害时,同事、领导他们虽然不能理解我,但是他们却肯定了我的工作和人格,积极地尽他们所能地帮助我。全体领导去劳教所看望我,我的直属上级四次去看我(我所在地区离劳教所要2个多小时的路程),同事们、家人们五次三番地探望,令我感动,因为从他们对我的态度已经充分印证了学大法的人是好人,是善良的人。我当时走出来时想,我院有近6000人,哪怕有一人因我的护法行为能了解真相,不被谣言的欺骗而摆正自己的位置,我的付出就是值得的。现在看来,我当时的认识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认为只要我维护法,邪恶就会对我如何迫害,甚至心里很“坦然”。

2000年10月看到了师父气势磅礴的讲法,师尊的一句“久违了”把我真正从迷路上领了回来。师父的讲法打开了我真实的自我,泪眼中我仿佛听到那远古的呼唤,我真正地感受着师尊的洪大慈悲,象在说:“回来吧!迷路的孩子。”2001年4月20日,我因张贴真相材料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刚开始,我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认为自己可以承受,在消极地承受着。

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清,有怕心,在过关当中正念不足。比如明知道应该抵制邪恶的任何要求,比如照相、签字、录象等,但都配合了;根本就没想以绝食来抗议迫害;自己思想中没否定去劳教所,主动被邪恶带走,就这样进了劳教所。那是5月11日,而在5月1日劳教所里同室的两名功友成功地闯出了看守所。10月份时,有大法弟子陆续闯出劳教所。

我悟到:在劳教所恶警迫害我们,他们被利用来搜书、毁书,搜经文,阻挠炼功,无端地谩骂、殴打大法弟子,造下无边的罪业。我们陆续有8个功友绝食抗议。由于自己正念不足,第四天(第二次灌食后)开始进食,而有两位同修坚持绝食18天(第二天开始灌食、下鼻管)。11月末,我被调到严管队,以后得知一位同修凭着正悟、正念已闯出监牢。

2002年4月我才悟到何为“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4月19日,就在离放我回家只剩十多天时,中队长突然宣布我被加期25天,想继续迫害我。为此,我绝食抗议,有几位同修给予声援。我认识到在正念过关中,一定要有强大的正念,所有干扰正念、正行的思想念头都不是自己,是旧势力的干扰与破坏。基点落在人这里,那邪恶就以逼出我们的正念为由来迫害我们。而我们应该是坚不可摧的正法弟子啊!旧势力不配考验我们,“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正念的作用》)

修炼是不断提高的过程,在当前的正法进程中,师父给我们讲了三件事:“一个是大家学法的问题,一个是发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极其重要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对于正法弟子来讲必须做好。可是在实修中如何做到呢?我自己在这段时间差距就很大。有时认为别给他人带来麻烦(认为邪恶在监视我),我这是人心,是怕心,没有用正念看问题,也不是大法弟子对众生的慈悲;听到有些没走出来的学员说:“正法弟子写的标语给他们带来了麻烦”,我就起了怨心,心想你不出来证实法,还抱怨他人,甚至不想跟他说什么……我没有找自己,不是也在怨吗?我认识到:“时时修心性”(《洪吟·真修》)应查找自己。如何时时走正我们的路,从思想中的一思一念,到表面的一举一动都能站在法上,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被人心所动。我们一定得学好法,才能做好应该做的一切。因为只有法能破除一切邪恶与执著。

个人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