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拒绝写任何形式的“保证书”

【明慧网2002年9月19日】以前,总想写一下自己的修炼体会,2000年上北京及到拘留所的一些正法经历,但看到明慧网上的许多同修都做的那么好,总感到自己做的不够,所以一直就没写,正法到今天,做的好的地方,做的不好的地方都是一个修炼过程,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前几天,我们厂里通知我爱人去厂里一趟(爱人不修炼)。不一会儿他回来了,进门带着很大的气,我问他什么事?他说:让你写个保证,如果不写交5000元,办学习班半个月(其实就是洗脑班)。说完后就找纸找笔。我告诉他:“保证我不会写的,钱我也不交,学习班我也不去。”他一听大喊大叫,非常生气的大喊着:“你不写,我写。”这时,我也义正辞严地告诉他:“谁也保证不了我,我的事不用你管,我去找厂长、书记去。”说完后我准备了一下上班带的饭,换上一身整洁的衣服就上厂里去了。在路上,觉得突然来这么一下,使我的心情不能平静,这时,想起师父经文:“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大法坚不可摧》)。神绝对不会干那种向邪恶妥协的事,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我决不会向邪恶保证什么,心里默念正法口诀,清除厂里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邪恶物质,这时心里一阵轻松、平静。

到了厂里,书记领着到了厂长办公室,厂长、书记和见到我的很多人都感到惊讶,厂长说:“XX,你怎么现在这么漂亮?身体这么好,红光满面。”坐在厂长的对面,我心情平静,面带祥和,和善地说:“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法轮功使我身体健康,厂长,我原先什么样你也知道,体弱多病……”没等我说完厂长赶快转过话题:“咱们说正事吧”,他说:上级压下来,凡是市里有名的一定如何如何,我们给你压下来了,学习班不办了,钱不交,只写个保证。这时他说着,我坐那发着正念,清除在另外空间干扰、操纵厂长、书记的邪恶因素,清除他们让我写保证的念头。一边眼睛正视他说:“我不会写保证,你们对我的帮助,你们会有福报,保护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一个大法弟子罪孽深重,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说这话时我平和坚定,觉得我说出的每一句都能打到他们心里,因为我确实在为他们好,在救度他们的生命,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个真理,发出一个正念就能定下他们的生命位置。听完我这些话,他们嘴里虽说:你别说这个了,还是谈正事吧。但我感觉他们的心里都有一个触动。

他们一说让我写保证,我就发正念,清除他们让我写保证的那一念。过了一会儿,厂长又主动说:你不用写保证,你只写怎么好好工作,不给领导找麻烦。我回答说:“我从来不给领导找麻烦,一直在好好工作,我的工作业绩在我们商场也是有目共睹的,我还用写什么保证吗?”厂长一看没办法,他只好推给书记:去吧,跟书记一块下去,商量商量怎么写。下去后,我一直跟书记谈我为什么不写保证,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没有干任何违反法律的事,干嘛让我写保证。书记说:“人家政府不让炼你就……”我立即打断他的话说:“请让我纠正一下,不是政府不让炼,是江XX不让我们作好人,他一人代表不了政府,据我知道政府很多人也在炼,难道国家还怕好人多吗?”书记一看没办法,他说:“你看,你写点什么都可以,不算保证,反正你得写点什么。”我一听,说:“行!”拿笔写了起来: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从不违反国家法律,今天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书记拿来一看:“不行,这怎么能行,我给你改一下。”我一听,那算了,随手撕了,谁也不能给我改,我永远不会给人保证什么,因为我没做错什么。这时,脑子忽然出了一个想法,我该走了。我心想:这时如果同事给我打电话说老板来了,让我快点回去上班多好啊。想法刚过没过几分钟,手机响了,同事说老板来了,问我怎么没上班,让我快点回去。我一听,心里想: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帮我们。我给书记说:我走了,老板让我回去。书记说:“那你让我怎么办?那我替你写保证吗?”我说:“你怎么办,我不管,谁也保证不了我。”说完,拿上书包就走了。

在路上,回想起刚才的一切,又想起《大法坚不可摧》中讲道:“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是主佛的弟子,我们在正法修炼中走正自己的路。坚定正念,师父就在我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