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市劳动教养院张守江、羿秀艳等歹徒的犯罪记录(3)


【明慧网2002年10月30日】5月25日中午,张守江等把魔爪伸进了女队。在经过几番恐吓威胁之后,把20多名法轮功女学员绑到教养院原招待所二楼强制妥协,施以暴力。在总结这几天在男教犯罪经验基础上,张守江继续幕后操纵,羿秀艳现场指挥。门、窗都用报纸糊死,把每一个屋关2—3名学员,强迫撅着,背着雷锋日记,书掉在地上就开始打;或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或双手抱头大弯腰站“马步桩”,恶警手持狼牙棒不断大声叫骂,稍微站的不符合他们规定或伸一下腿或腰立即就遭到棒打或打耳光或用脚踢,规定24小时上三次厕所。操场上听到电棍声、打人声、辱骂声不断,邪恶又在这里大发狂魔。当天晚上半夜两点才让睡觉。第二天早上4点叫她们起床,起床后双手背在身后,身体挺的直直的在地上跪着。下午4点多钟又叫她们双手抱头弯腿站“马步桩”,还是不让学员上厕所。

晚上开始过堂,恶警把学员单个带到楼下食堂进行惨无人道的毒打折磨,为防止别人看见,用纸把窗户糊上。晚上7点左右,羿秀艳叫恶警齐霞把腾连香拉到楼下一个小黑屋里(食堂),刘静、蔡莉早已在那里等着。她一去,她们三个人立即用手轮番打她的脸,打了有上百下,她们一个个都打累了,打的直喘气,还说手也打疼了。她们休息一下,又拳打脚踢,找头、脖子、耳朵、前胸后背,踢她大小腿、脚,最后又用狼牙棒轮番打,直到她们都打累了(至少有40多棒)才停下来。从后背到屁股到大腿、小腿全身到处是伤。特别后背到屁股处紫伤连成一大片,没有一块好地方。胸疼难忍。左膀子被打得脱臼,自己给按上了,疼了二十多天抬不起来。右膀被打得手都无力,拿东西困难。打完后恶警带她回去继续罚站“马步桩”。一直站到晚上11点左右,羿秀艳、刘静又让齐霞把她拉到楼下小黑屋中,由羿、刘、蔡、齐、黄亮等人再一次毒打。并抓住头发撞墙,用警棍、电棍打。她们打累了,她还不屈服,她们就一起围住她强行把她的衣服、裤子、裤衩扒下来(只留了一件小背心没扒)然后一起动手乱掐乱拧两只胳膊、腋下及两条大腿内侧、小肚子。掐得到处是紫伤,好多地方被掐破渗出血了。这时羿秀艳说好了,但刘静却说:“我还没掐够哩”,说完她们全体哈哈大笑。这时腾连香被打得有点昏迷,头很沉重、恶心、头痛、全身无力。但她们把她拉回楼上后不让睡。只叫坐在床边。这一夜坐着全身难受的要死,到早上吃饭后就开始吐血,恶心也更重了,从早上到晚上不停地吐血,到第三天大便也全是血,大便连续便了三天血。吐血严重持续了十天,十天后吐血轻些了,一直到2001年9月底才不吐了。

苏莹先在楼上被恶警打嘴巴撅着背雷锋日记,后由四个恶警刘静、蔡力、祁霞、王岩拉到楼下食堂。她们灭绝人性,把苏莹身上衣服全部扒光,四个恶警把她摁在地上,拿着警棍轮流毒打,最后她们打累了打不动了,她们一齐上手掐苏莹大腿、胳膊里侧的肉全部掐紫。边掐边发出疯狂的尖叫声,刺破黑暗的夜空。四个恶警虐待发狂变成恶鬼一般。长时间残忍的折磨虐待使苏莹昏死过去。无奈恶警打120救护车急救,送到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屁股因瘀血太多肿硬的吓人退不下去而做手术放血。住院治疗半个多月。古昌玲(高升采油厂)被架到楼下食堂后,邪恶周某从男教叫来四名恶人,周躺在床上指挥四个男犯人,把古昌玲吊起来,先用电棍电再用警棍打,打得古昌玲身上几乎没有好地方。顾艳华被打得屁股肿硬象砖头,脸也肿了,肩膀青紫……。还有吕淑萱等等都被打得惨不忍睹。对遭受集中施暴后仍不屈服的学员,恶警把两只胳膊分别拉直,铐在暖气管和水管定位,使其蹲也蹲不了站也站不直,从早晨4点到晚上12点,甚至1点。如李淑娟等铐了一个月。背雷锋书撅10多天。

然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学员们无论从感性上还是理性上都认识到大法是真理,他们在酷刑折磨下违心妥协之后,时刻惦记声明重新修炼,洗刷耻辱。在教养院里学员声明洗脑作废是常事。然而,谁声明他们就对谁下毒手。一大队孙健声明以前写的话是错误的,作废。刘明华一次就打孙健60多棒。过了一段时间下到一大队的学员又调回护管大队,到护管后又有8人声明洗脑作废。邪恶陈长力亲自开棒,他有霉暗心理,打学员必须把裤子褪下,屁股露出来,一打几十棒,打不见效后又让学员撅着,直撅到早晨4点。

二大队被劫持学员由于不写恶毒咒骂大法的三句话,贾井良在6月30日晚对郭玉龙、叶喜明、刘洋、韩丛辉等学员进行折磨。从晚上9点在走廊开站,站了一宿,第二天开始撅着,由普教看着,由于普教看不下去不卖力气,贾井良亲自过一段时间就过来监督一番。坐着椅子喝着茶水看着法轮功学员撅着,学员撅得汗珠叭叭往下直掉,撅一个小时的汗水就能灌满他的茶缸。当时学员心理很不是滋味,电视里放着“三个代表”,今天又是XX党的所谓生日,江XX所说人权最好时期却不让我们晚上睡觉,撅着体罚,莫大的讽刺啊!况且我们没犯啥错误。恶警对叶喜明等折磨了两天两夜,体罚三天没让郭玉龙睡觉,三天后,又让郭玉龙在一块方砖上站着,画地为牢站了13天,共计16天,7月16日二大队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劫持在护管大队统一迫害

在集中迫害结束后不长时间,女教从6月25日开始又进行第二次强制洗脑。羿秀艳、刘静又把我们14人拉到原招待所,每天大骂学员,施暴各种体罚,马步桩、撅着、蹲着、蹲着转圈等,稍不合恶警心意就打耳光、用大皮鞋踢、用雷锋日记砸头,不让上厕所,一天睡2小时觉或不睡觉。再不屈服就改用各种怪姿吊铐。6月29日晚上12点以后,恶警柳敏、赵红艳把腾连香一只手吊铐在窗户上面很高的窗栏杆上,一只手吊在紧贴地面的暖气管子上吊飞机。腰直不起来身子蹲不下去。吊时手拉得很紧头压得很低,不一会就大汗淋淋,(门窗糊着报纸不透气,恶警床前开着风扇)直吊到半夜大约两点多钟,昏过去了才放下来。缓过来后,柳敏还踢她说“装死”,“爬回宿舍去”,她手脚麻木动不了,只会流泪,手肿得青紫,胸疼、头昏、吐血,过了好长时间才能爬动,还是站不起来,只好爬回了宿舍。早上4点起床后继续体罚,让双手抱住头蹲在地上在教室来回转圈走,不准停顿,因为她胸痛用手捂一下或吐口血痰,刘敏、刘静就大骂。还用脚踢,用雷锋日记书砸,不让上厕所。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我叫不出来名字,被一帮女恶警扒光一齐掐,全身都掐紫掐遍。……9月份她们又再一次施暴,罪恶就是这样在重复。

男教集中到护管大队后,他们继续迫害虐待。唐小彪告诉“四防员”给我打,我给你减期。7月中旬张守江公开叫嚣:“现在天热我不稀搭理你,等天凉,看我怎么收拾你,”一次在他胡说八道时,叶喜明发困,被张守江看到,张暴跳如雷,唐小彪立即把叶喜明拖到教室外打了十几个嘴巴子,教室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晚上唐小彪拿着镐把,让“四防员”把叶喜明摁在地上,他抡圆着大镐把打了16下,见叶喜明一声未吭,无趣没再打,第二天关禁闭。以后叶喜明多次遭唐小彪、四防员毒打、关禁闭、吊铐,身体被折磨的不行了,心理超负荷承受,精神崩溃,不正常。有的学员几次向大队提出给叶喜明看医生,大队也不管,后到期解教,至今未恢复正常。其实电视上许多报道也是跟叶喜明类似。是他们迫害、高压、导致一些人心理负荷过大,精神出现不正常,却说是炼法轮功炼的。张志新当年被关在盘锦监狱后期,被折磨的精神失常。同样,可恶事例也发生在盘锦教养院女教。刘文萍,女,40多岁,辽河油田供水公司职工。她生前为人平和、善良、朴实、正直。99年12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教养三年。在教养院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和虐待,高压之下违心背叛佛法真理,于2000年12月释放。

然而,心灵的扭曲使她痛心疾首,被恶警强戴的无形枷锁,使她生不如死。痛苦的煎熬,促使她善良的心开始复苏归正,又坚定重回大法中来。然而,教养院得知,女恶警羿秀艳、蔡力、王岩竟跑到她的单位继续威逼她,并威吓要抓她。2001年11月6日,她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被抓,遭公安干警毒打。11日未经任何法律程序,被非法绑架到盘锦教养院,在女警办公室即遭遇羿秀艳等毒打。随后,将刘文萍双手铐在一个单间窗栏上,不让穿棉衣,大开着窗户冻。从早晨4点铐半夜零点,零点以后,再把一条腿铐在床腿上,频繁毒打她。因她坚定不妥协,恶警用报纸把门上的小窗糊上,只留一个小口,与外隔绝,24小时派人监视。在铐了半个多月,长时间折磨虐待,刘文萍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11月下旬她们对外放风“刘文萍保外就医”,实际上送进了于楼精神病院。为了逃避罪责,2002年1月让其回家,并且没有人性地还让其弟继续逼迫。此时刘文萍已彻底精神错乱,于某夜(日期不详)11点从6楼跳下身亡。然而,更为可悲的是,在江XX独裁统治下的今天,好人被迫害致疯而亡,其亲人不敢上访上告,不敢说明真相。任其坏人栽赃到法轮功身上,挑起善良的人民对法轮功的仇视。

打人、虐待是恶警家常便饭。孙健在唐小彪问到近视眼是不是病时,孙健说不是,就被打了十塑料管子。胡永宽在回答“四防员”栾永问话时,本来是栾永说的话,却说是胡永宽煽动,官宝明亲自过来调查,因实在与胡永宽无关,他却说让胡永宽进小号反省,把胡永宽关小号。因为他们一直想整胡永宽,而胡永宽又小心翼翼,他们找不到毛病,这次也顾不上理由,关了胡永宽禁闭10天,关禁闭也很难受,白天两手吊在小号铁栏杆上,铐住一直站着,晚上睡觉两手一起铐在一根铁栏杆上,动也动不了,一觉醒来,胳臂、肩膀疼的厉害,一天只给二块发糕。这就是他们所谓“软刑”折磨。多个学员被他们关禁闭,许多学员挨打受虐待。

为了粉饰太平恶警装出一幅关心法轮功学员的样子好给外界看。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打太极拳(一种变相迫害方式),刘广庆、印宝文、辛敏铎、杨广宇等因不配合他们多次遭到唐小彪、陈长力、四防员的毒打、体罚,身上青紫。刘广庆、印宝文被他们吊铐在小号连续6天6夜,不让睡觉、休息,一天只给一块发糕,后因腿肿的厉害从禁闭放出,随后天天毒打体罚,一天几十棒,还总用电棍电。连续迫害10多天。

2001年7月16日,男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护管大队,当天下午4点,黄久宽主持“考试”。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开始在教室“坐板”,一天14个小时,三顿饭吃发糕,洗漱半脸盆水,上午一趟厕所,下午一趟厕所。一坐就是2个月,由于学员们自控力很强,张守江一看没达到目的。以一件小事(黑板写歪曲攻击大法诗,被印宝文擦掉,陈长力把他暴打一顿)为借口,9月19日恶狠狠到护管大队宣布,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封闭管理。一天“坐板”18个小时,从早晨4点到晚上10点,陈长力要是不高兴就延到零点。要求坐得“板板的”,除上厕所(上下午各一次)、洗碗外,一动不动坐在教室,“四防员”严加管理,动不动就打骂折磨体罚。“四防员”戴勇说:“我打你,大队高兴,还能给我减期。”在大队支持下,他经常狂打学员。还说:“我就是魔,搓磨死你。”一天总是搓磨完这个,搓磨那个。法轮功学员以大忍之心忍受了。学员在大小便不能自制情况下,要求上厕所,他们不允许,让往裤子里撒。辛敏铎实在憋得没有办法,坐在凳子上便到塑料袋里。吃饭时不敢喝水、喝菜汤。一坐50天,长时间坐板,不动,学员大小便困难,便不出,小便都得蹲着。而他们又限制上厕所时间,超点就打。马云峰为上厕所总挨打,这边正蹲着,戴勇用脚使劲刨踹。长时间坐板,不运动,潮湿,不见阳光,使学员们从裆部、屁股底下开始起疥疮。很快遍布全身,刺痒难忍,又不许学员动。戴勇因虐待法轮功学员卖力,不但逃跑没加期,还减期4个月,提前4个月释放。

为反对无人性的长期折磨、虐待,从12月份开始,学员陆续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张守江又心生一计,在骗取上级支持情况下,用绝食来拖垮、灌(食)垮法轮功学员。他告诉干警“文明执法,绝食死亡与你们没关系”。所以干警们说:“不打、不骂,死了是你自找的”。为此,他让黄久宽领着教育科干警给学员灌食时录像,以作为绝食死亡与教养院没关系的证据,而不是研究解决问题。从中看出其人性全无,此录像带保存在教育科。黄久宽经常说:“看见了吧,我全给你录上,你死了,我就说又一个法轮功学员为求圆满,绝食自杀身亡。”邪恶至极啊,回想中央电视台报道和他有异曲同工。学员们绝食40多天至160多天不等,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印宝文在绝食中差点死过去,郭玉龙、徐凯神智不清,辛敏铎大口大口吐胃黏膜,大夫认为高东身体已受到严重功能伤害。朱振来说:“我看印宝文脱衣服后,身体瘦得没法看。”郭玉龙体重由160斤降到100斤,高东身上瘦得几乎没有肉,骨头外边直接包着皮。其他人也体重降几十斤不等。绝食后,环境变得宽松正常起来,唐小彪让他们恢复身体。护管大队干警包括唐小彪、陈长力也不想再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想为张守江卖命而走钢丝冒险。

然而好景不长,张守江他就是邪、就是恶。2002年6月,他先是胁迫护管大队做强制洗脑,然而护管大队再也没有干警愿意跟他执法犯法,葬送自家性命。他就安排教育科及其女干警去跟法轮功学员谈,为了稳住学员,他口口声声说:“也不打,也不骂,就是跟你谈”。半个月不见效,他又将部分法轮功学员隔离,送到一、二大队继续施压,一个多月见效不大。他就迫不及待,原形又露。于7月底,集中全院男女恶警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机构,由他亲自指挥,把原招待所腾出作为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场所。每一次绑架3—4人,每一个人关一个屋,由5—6个恶警组成一组负责一个人。不分昼夜进行虐待,长时间不停地强迫法轮功学员蹲着、站着、不准睡觉,动不动就用警棍暴打一顿。而此时对待法轮功学员绝食更是惨无人性,野蛮灌食迫害,每天都灌食一次或两次,灌完食后由恶警灌二锅头烈性白酒,然而,身为大夫的李辉不敢加以制止。刘明华给徐凯、侯云飞各强行灌了2两白酒,贾井良给郭玉龙、张玉永各灌进1两多,黄久宽给郭彦亮灌下2两左右。郭彦亮为抗议迫害已绝食2个月,身体瘦弱。恶警一次毒打30多棒,郭彦亮站着本身就困难,还被罚站,双腿肿得吓人。肖志军头部创伤未愈,还有轻度昏迷,仍被体罚3天3夜不让睡觉。尤其是那些女警变成恶兽一般,两眼冒着凶光,浑身上下散发着兽性,恨不能一把抓过来把你吞了,令人难以想象不是人的程度。张还答应他们“转化一个奖励一千”。还有旅游等等。昧心悬赏也是刺激恶警发狂一个因素。张守江每天亲临现场指挥犯罪4—5次,每天都召集恶警开会,针对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特点及表现情况研究对策,部署下一步迫害方案。长时间的打骂、体罚、不让睡觉,导致有的学员神智不清。那些所谓的“转化”都是在野蛮摧残下逼出来的。参加此次犯罪主要凶犯有张守江、弈秀艳、黄久宽、刘永斌、刘明华、贾井良、官宝明、蔡力、刘大汉、刘哲、张云龙、王岩、柳敏、赵红艳等。

痛定思痛,在中国做好人实在可怕,恶警们为什么敢对我们如此下毒手呢?“他们是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事。”“江泽民要镇压你们,打死也白打。”大法弟子们只是坚贞不屈地向人们诉说我们被迫害真相,在行使中国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却遭到如此迫害。我相信,你会看清谁是正的,谁是邪的。如果使用邪恶手段的还称为正的,如果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还称为邪的,那么这个国家将是多么可怕呀?!请你伸出善良、正义援助之手,还我等一个蓝天白云,一个正常人生活的空间。

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会把盘锦市教养院恶警张守江、弈秀艳等歹徒的犯罪行为记录在案。他们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被绳之以法。等法正人间的那一天,这些邪恶之徒必将在地狱中承受永远的惩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