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荡进京证实大法 正信正行走出监牢

【明慧网2002年10月31日】我99年得法不久,江氏独裁政权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陷害。我和所有的同修都失去了联系,家人也开始阻止我炼功。这样停了两个月后,我开始冷静的思考:法轮大法是在教人做好人,更好的人,最后达到无私无我,师父真正是在教我们走正路,错在哪里?!那时我就定下了心:谁都阻挡不了我的修炼,不管当权者怎么打压,我都要坚定地修下去。就这样,我开始在家里坚持学法和炼功。直到去年5月才和一位同修联系上,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与讲法,并大量阅读了明慧网上弟子的文章,才知道自己的修炼没和正法联系在一起,从此,我暗暗下定决心:我一定要精进实修,紧跟师父正法进程,早日成熟,为大法和师父讨回公道。

面对邪恶的残酷迫害,通过不断学法,在法理上升华后,头脑越来越清醒、理智,越来越能在法上认识法,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的念头也越来越强了。我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已经成熟了,我要进京证实大法,为大法和师父讨回公道。

8月10日,我和另一同修踏上了进京正法的路程,11日上午到了北京就直奔天安门广场,正好是星期天,广场上人山人海,我们一边发正念,一边找在哪个地方定位打横幅,只见对面来了几十个外国游人,打开横幅,放声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停止迫害法轮功!”这样反复喊了十几声,声音响彻九霄,那一刻,我把自己当做一个神来正法,没有一丝人的东西,达到了无我的状态,那群外国人和周围的游人都被惊呆了,有几个外国人拿相机拍照,有人说:“喊得好!”有人为我担心,警察离我三、四米远,一直背向我,好象没听见似的。我完成了第一个愿望,收起横幅就朝人民英雄纪念碑方向走去。将横幅贴在纪念碑上面是我的第二愿望。由于墙面太滑,透明胶不容易粘上,用的时间过长,被三个便衣抓了,当时心里只有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正法时期与师父同在。一边走一边向围观的人们喊:“法轮大法好!”没有丝毫惧怕,一直喊到天安门附近的一个派出所。一到那里就被搜身,因我不配合邪恶,三个警察象发了疯似地朝我乱打一通,我就背《入无生之门》:“骑虎难下虎 人要与神赌 恶者事干绝 堵死自生路”和《秋风凉》:“邪恶之徒慢猖狂,天地复明下沸汤;拳脚难使人心动,狂风引来秋更凉。”他们打累了才停下来。随后把我关进了收容所。

我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却没有疼痛的感觉,这才明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禁不住泪流满面。想到他们把我打成这样,我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自己没做好,应该发正念窒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允许邪恶操纵警察迫害我,也是对警察的慈悲挽救。

一进收容所,我就决定:以绝食绝水抵制迫害,要求无罪释放我,不断加强正念,再也不允许任何人以迫害我为借口来考验法。打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动过我。一般情况,在这里只呆一天就分流了,我在这里却呆了三天两夜,每天都抓来几十人和我关在一起,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安排救度众生的机会。“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师父经文《如来》),这都是各个省市的一些生意人。在这里就打开了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市场,不负对我们期待已久的有缘众生。我逢人就讲,还把我被打的伤给大家看。明白了真相的人们都站在正义的一边,他们对我说:“我们知道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也知道他们有救了。

当天天黑的时候,有一位警察很同情我,下班后给我买了一袋快餐面,我收下了。我们那号子里的犯人也是一天没吃没喝,我就把快餐面分给他们吃了,他们都非常感激我,说法轮功的人真好,我告诉他们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师父在《什么是功能》中说:“大法弟子在人间的表现就是留给历史的。”

第二天又抓来几十人,年龄最大的50多岁,最小的14岁,天气很热,警察不准上厕所,不让喝水,我就找来塑料瓶给他们装尿,几个小孩渴得乱叫。这时,走廊里来了一个老太太,我就请老太太用饮料瓶装满水了放进来,让每人都喝个够。开始老太太不敢做,我就发正念请她帮忙,对老人说:“如果有人说您的话,您就说是我说的。”警察听到了也不敢吱声。

就这样,我三天没吃没喝没洗,脚上的血和袜子粘得很紧,手上的血也干枯在手上,心里却是热呼呼的,精神非常饱满,肚子也不饿,心想有我的师父看护着我。心中不停地背诵《洪吟》中的“苦其心志”、“无存”、“威德”和近期师父的诗:《正念正行》、《神路难》、《正神》等,浑身都感觉轻飘飘的,正念也越来越强,我不报姓名,住址、不照像。警察没办法,只好把我转移到前门派出所。

在前门派出所只呆了一天一夜,他们使用各种招术妄想套出我的姓名和住址,邪恶企图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一个个被识破。我除了向他们洪法讲真相,什么也不配合,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他们说我太顽固,又把我送进崇文看守所,和7个姑娘关在一起,我就跟她们一个一个的洪法讲真相,用我在大法中修出的纯善来启发她们善良的本性。她们明白了法理,也都能接受了,还想和我一起炼功呢。警察在夜间不停的抓人,我们这个号子里又增加了两位姑娘,睡的地方不够了,我就把我的地方让给她们,自己用两只鞋子合在地上坐了一夜。天亮后,警察找我谈话,我把这事告诉了他们,我说我们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你们要善待大法弟子,将会得到美好的未来。

在这里,只要有警察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主动找他们,“能不能跟你聊一聊?”他们也都答应了我的要求,“可以”,就这样,他们一次次地放我出来和他们聊,我就利用一切机会跟他们洪法,讲真相。心里始终保持强大的正念,时刻牢记师父的教导:“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第二天,他们要给我灌食,我就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是在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欠下的罪将永远也还不清。”他们没敢给我灌食。看守让我背监规,我说:“监规是对犯人的。我们的标准更高,我们师父要求我们做到无私无我,慈悲救度一切众生,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他们再也没有要我背监规了。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要求无罪释放我。他们当天就把我带到医院里检查身体,我发正念让师父帮助我,他们拿了结果,商量后对我说:“你说出你的名字就放你。你没有名字,我们怎么通知放人?”我知道师父把我的智慧全打开了,我说:“就用我的代号吧。”他们真的就用代号通知放我,并给买好车票送我上车。

我再一次体会到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的重要性。只有在法上认识法,才能突破一切,真正走出人来。对师父信有多深,坚定的程度有多深,坦荡的程度就有多高。

感激师父的慈悲呵护,给弟子一次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机会。师父,我要更加努力走正自己的路,要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