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明眼亮识正邪 正念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2年9月22日】我是2002年9月11日被绑架入洗脑中心,心中很痛惜自己对法的不负责任,以至于被邪恶钻了空子,不容我多思考,610办公室首犯便对我做了第一次伪善的谈话:“610办就是你的娘家,生活上,或其它方面有什么困难尽管提出来,我们帮你解决。你的情况完全可以送劳教,但我们考虑到你身体和家庭的关系,决定先办洗脑班,我们允许你有一个转化过程,视情况再定。”紧接着安排了“陪教”,“帮教”。歹徒们绑架了我,反而还说这些无耻的伪善的话。

这些“帮教”都是在苦难面前坚持不下去,于是给自己找借口,自欺欺人地背离了真善忍。看着她们一张张腊黄的脸,被摧垮意志后疲惫的神态,我的心在流泪,多么可惜啊!过去的大法修炼者就这样被毁了。他(她)们有时呆呆地坐在那,半晌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时不住的唉声叹气,而且许多人的病业已返回到身体上。

她们表面上有一套说词,其实她们内心深处知道这些借口是多么荒唐可笑。可是她们没有勇气面对邪恶,就只好自己欺骗自己,同时在欺骗别人,为自己可耻的背叛找一些掩耳盗铃的借口。她们分成几组,轮番地给我灌输可笑的谎言,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什么“谈论、切磋”。她们也讲师父怎么怎么说,断章取义地曲解法,掩盖自己的掩盖。她们对人“出奇地好”,问寒问暖,和风细雨,从饮食、生活上关心你,没有工作的给你恢复工作,一切看来都那么的“善”,但背后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你当可耻的叛徒,背叛真善忍。

一天晚饭,我的胃部出现不适,呕吐。我悟到自己不应该再吃这里的饭,而且检查自己,我发现自己的正念越来越弱,亲情和求安逸之心都强盛起来,不行!决不能消极承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配合他们的命令和指使。我动了一念:师父,请加持弟子走出洗脑班,这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呆的地方。

才开始我的屋里有两陪教,门被从外面锁着,窗上有铁网,出不去,我发正念,不让他们从外面锁门,并让陪教、门岗都睡熟。

一天晚上,他们给我灌输谎言到十二点半,我说我困了,听不进去了明天再谈吧。她们走后,我关门熄灯,后来陪教从里面锁上门,我思索着如何脱身,大约三、四点,我又醒来,无论如何我也要出去,我决不能诽谤大法和师父。

我发正念让陪教睡熟,悄悄起身,扭动暗锁,“啪”的一声开了,(当时心里也很紧张)院里灯光明亮,门岗也去睡了,我来到厕所,离房顶不远有一个小窗,我拉灭厕所的灯,爬上去想钻出去,由于离房顶太近,窗口又小,几次都失败了,我只好又返回到屋里,当时接近5点钟,天快亮了,不走就来不及了,我又来到院里,发现西面的墙上有暖气管道可以攀登上房,我几下就上了房,往外围的房子移动,(有一段房是瓦房,不好走)当我爬到临街的房子时,陪教醒了,大声叫起来,我来不及多想,只有一念:“走!”猛地跳下去,一口气跑了五六里路,在师父的加持下,闯出了洗脑班。

通过这次事件,我也悟到了几点:

一、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一旦顺从,就很难再走回来。
二、正念一定要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三、可以使用功能,将邪恶之徒定住,需要有扎实的心态和基础。
四、一定要对法负责,对自己负责,任何麻痹、疏忽、求安逸之心、情都可能使你动心,从而被邪恶钻空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