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劳教所的正法之路:挽救邪悟者 谴责恶警察


【明慧网2002年10月8日】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被江氏一伙政治流氓所迫害,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归。就在我走脱劳教所不到20天的时间,我丈夫又第二次被绑架,弄得我们妻离子散。

我原户籍属广东,被非法劳教前,住在北京。一天,我正在街上走着,突然上来几个强盗式的便衣,不由分说就把我推进车,在北京拘留所非法关押我4天后,通知我户口所在地来接人。我从思想和行为上抵制迫害,我要寻机走脱,即使不走脱也不能顺利地让邪恶带走。在机场等候飞机时,我突然拔腿就跑,没多远就被抓回。他们使劲往后背我的胳膊,狠命压我的头,我呼吸都感到困难。但是我并没有屈服他们,使足了劲,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警察在抓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把我拖到机场派出所。

围观的人们清楚地看到了当今的警察象强盗一样,坏人不管,却抓信仰真善忍的、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第二天,又从南方来了8个警察带我乘火车去广东。在车上我上厕所时,他们都跟着,站在我身边。我说:“你们太过分了!我只是修炼法轮功,没做坏事,你们这是侵犯人权!正事不干,动用这么多人力、物力,来对待一个弱女子。”在车上他们大吃大喝,结算时,他们无所顾忌的叫乘务员为他们开了700多元的单据。照此推算,他们8个人,一个来回花掉3万~4万元钱。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江XX一伙为满足私欲假公肥私,挥霍无度,滴滴人民的血和汗,被他们吞噬着。

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三水劳教所。刚一到那里,就来了几个误入歧途的人给我洗脑。洗脑不成就专派两个人来看我,结果这两个人又被我转化过来了,并且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劳教所的强制洗脑作废。劳教所发现这种情况,就把我调到了三大队,关押了我三个多月又把我调到二大队。这时又有一个大法弟子因抵制洗脑,劳教所连上厕所都不她让去,把我们俩关在一个屋里进行“严管” ,用了五个叛徒来看我们。一次上级来检查,怕我们揭露他们,让我们上楼上,我们不去,他们就拽,我们就大喊口号,往下拖时我仍然喊。邪恶之徒就脱下我们的袜子堵我们的嘴,还用抹布堵,我们的嘴都被弄破了。这时王大队长带着几个人破口大骂,对我们连拉带推。我们的声音也大了起来。我们被拖到楼下后,我俩不抬头,同时背诵师父的经文,不知什么时候,邪恶之徒溜走了。因为我们被“严管”,邪恶的帮凶不许我俩说话。我质问道:谁给你的权力。凭什么不让人说话 ?!江XX也没有这个权力!强大的正念震慑了邪恶,环境有所改变,我们允许去厕所大便,但小便仍在屋里。

有一次,恶警发现了经文,怀疑是我传的,就把我叫去问话:“你去厕所干什么来的?”我说:“你是什么意思?你说能干啥?” 恶警说:“有人说你传经文了。” 我说:“那你找他去好了,我不知道,你不要用对待犯人的口气来对待我,我不接受。”我站起来就走,恶警们把我拽回来,让我坐下,我不坐并说:“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能由你说怎样就怎样。”他们大骂一通,并说:“劳教所开班这么久,你是第一个敢这样对待干部(警察)的,太嚣张了”!我说:“这里是邪恶的场所。我对你们无仇无恨,只是对事,不是对人”。这时那个王大队长咬牙切齿的骂起大法和师父来了。我指着她说:“住嘴,谤佛会下地狱的。”他们问不出我什么,就让我回屋了。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法理实实在在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还一次,王大队长带人来我俩屋里搜身。她把手伸进那个功友的怀里,掐了她的胳膊,第二天,发现成了黑紫色,我就想要把此事找机会揭露出来让全大队的人都知道。干警上班查房时,我就在旁边帮着那位功友说明此事,干警说:“这不关你的事,让她自己说。”我说:“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掐她就等于掐我,我就是要管!电视里整天喊‘以德治国,以法治国’,你的法在那里,你的德又在哪里?我出去后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你们的罪恶!”他们说:“这样闹会给你加期的”。我大声说:“死都不怕,随便吧。”此时,我觉得自己顶天立地,什么邪恶也动不了我。

不管把我调到哪个大队,我都抵制迫害,不穿劳教服不看诽谤大法的材料和录像,不参加强制劳动,不起来“点名”。总之不参加劳教所的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活动。恶警就气急败坏的给我加期3个月,延期期满后他们还是不放人,就变相的关在强化洗脑班。关了20几天后,由于正念一直很强,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劳教所,又汇入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