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觉醒 投身正法洪流(译文)


【明慧网2002年10月5日】我叫沙特宁,今年三十六岁。我修炼法轮功已经两年了。在我小的时候,我就因为记忆力差和无法集中思想等问题,很多事情都做不了。我对炎热的天气也没有感觉,甚至可以在大热天穿皮茄克。我的嗅觉也很差,我不能品尝热的食物,因为那会烫着我的舌头。不仅如此,有时候,我的头脑会一瞬间出现一片空白,想不起我手头正在做的事情,过一阵我才能恢复正常。因为我的健康原因,常被人欺负。我感觉到自己被困住了,但却无能为力。

我看过很多医生,如临床医师、神经科医师、耳科专家、自然健康医疗专家等等,但都无济于事。两年前,我左半边头部的病痛开始加剧。在看过各种各样的专家后,我最终选择了一个骨疗专家。他对我的诊断是因为我的头盖骨受到压迫而造成的。之后,我的状况越来越糟,我的脸色变得很黑,差不多两年时间我处于一种半昏迷的植物人状态。因为疼痛和难受,我的脸部常不由自主的抽搐。每一天我都在痛苦挣扎中度过,身心疲惫不堪。

周围的人开始注意到我的健康的恶化。我的父母非常担心,他们将此告诉了当时正在修炼法轮功的姐姐。她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并给了我《法轮功》这本书。

我参加了本地区的九讲录像班。第一堂课下来,我左前额头盖骨被往前推进了。第二天,我右前额头盖骨也被往前推进了。我的面色已恢复跟原来一样了。渐渐地,瞬间失忆状态消失了,注意力的集中也提高了。我开始显得年轻,人们也开始告诉我这些变化。随着我提高自己的心性,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我都更加坚强了。以前,当我要面临长时间的工作,我的左脑部会有压迫感,现在,这种症状已大大减轻。我过去阅读大法的书籍有困难,但在过了一些心性关以后,我对法的理解有所提高。这些关包括在便利店被打劫两次。每次过关后的第二天我就觉得好很多。在我正确地处理了一些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后,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通过学习《转法轮》,我明白我的业力被消下去了,我已还了一些债。

过去因动脉狭窄,我常有窒息感,因记忆力差,非常健忘,我常常重复地做同一件事。现在这些情况都已不复存在,我的脑袋比以前清晰多了。我的记忆力和集中力都大大提高,工作上的错失也大大减少。

自从我修炼法轮功以来,我也有过一些不寻常的经历。有一次,我正在开着一辆货车,忽然从前面的一个角落窜出一个小男孩,骑着自行车穿过马路。我赶紧刹车,车子急速停下。一个交通事故就这样避免了。还有一次,一个很重的商用冰箱的门脱落下来砸到了我的下巴,可我却一点事也没有。

我的修炼还使得全家人受益。我的一个叔叔在看了功法演示后开始修炼法轮功,现在他的精神压力大为减轻。我的一些家人起初对法轮功持怀疑态度,他们还让我服用一些与我的病症毫不相关的药。但他们看到我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后,态度已大为转变。现在我的家庭更加和睦,他们甚至提醒和督促我炼功。

我的祖母告诉我她很高兴看到我的变化。我的修炼还令我的太太受益,因为我健康状况的好转,能够更多地分担她的工作了。她看过《转法轮》后,虽然没有真正修炼,却也受益匪浅。

我的工作表现也比以前好多了。我现在可以做一些比如捆扎报纸这类的小事了。而在从前,我是做不了的。我也能较好地应付长时间的工作,不再像从前一样总是感到疲惫。人们还说我的头发没有以前那么白了,问我是否染了头发。

我在一个便利店工作,有机会跟很多人打交道,所以我尽力弘法,我教一些顾客炼功,告诉他们学习班的消息。对于感兴趣的人,我给他们法轮功的书籍和录像带。我还在店里播放普度、济世音乐,戴着法轮功的徽章发传单,给顾客讲中国政府内那个独裁者对法轮功的迫害,并为请愿征集签名。我还把这套功法介绍给亲朋好友。我去印度的时候,我把法轮功教给了我的嫂嫂,她现在已为请愿征集了不少签名。

由于我经营的是家庭小本生意,没有其它经济收入,工作时间长且不定时。因此,我无法象其他学员一样参加各种大法活动。然而,我总是尽力而为,我发现,在便利店工作非常易于跟人打交道和向他们澄清事实真相。我把所有的余钱都用来买电话卡给中国的劳教所打电话。虽然我不会说中文,我学了一些有用的词汇用来表达我的主要意思,其余的我就说英文。有一次,我不停地说“法轮大法好”,在电话那头的人也开始说“法轮大法好”。我常常震撼于大法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