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友和同事都是讲清真相的当然对象


【明慧网2002年11月14日】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修炼的这一部分,要求就在常人中修练,最大限度地保持着和常人一样…”。

通过几年来的修炼,由浅入深,由感性到理性的升华,对为什么要在常人中修炼和怎样在常人中修炼逐渐有了比较深的体悟。下面谈谈我的看法,与同修们切磋。

在你周围的亲朋好友、同事是讲清真相、洪法的当然对象,也是自己修的好不好的严格评判,是否真能向内找的试金石。你周围的人决不是无缘无故出现在你身边的。应该说,他们是为你的修炼来的,是来帮你修炼的。

师父讲“如果当今世上的人,真的绝大多数都是高层次上来得法的,大家想想,他们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生命了。”那么我周围的人不是更应该对他们做好洪法的工作吗?他们看的不仅是大法的资料,而是你的一言一行。但是就我自己而言,往往容易忽略。在外面发资料,笑容可掬,耐心细致。而对家里的人或熟悉的朋友,却表现不耐烦或强调工作忙,洪法工作多而把很多应该做好的事没有做好。

一、亲人得法

我先生家有七兄弟姐妹,都有家庭和小孩,加起来就是二、三十人。现在我先生对大法有了较正确的认识,不但自己说大法好,还经常对家人和其他朋友说好。对我的洪法活动,大法工作,出国参加请愿等活动不再有怨言。因为他人比较善良,开始我学炼法轮功时也不反对,只是由于初期自己学法不够,要求自己不严,在修炼和家庭关系方面处理不够好,也使他产生过不满和误解,以至影响到他家人的得法。

记得96年我刚得法,在年终的圣诞和年假参加了一个“学法炼功精进班”。同修一起学法交流,住在同修家里,圣诞节和过年都没有回家,真是一次精进实修的好机会。可是就因为没有做好家里的工作,我先生和我爸爸都很生气,不理解,使他们对大法产生了负面的影响。因为以往圣诞节过年全家会去看烟花和参加烛光晚会。我应该向他们耐心细致地解释清楚。如果他们真的不通,甚至我也可以做一次让步,但修大法的决心不能动摇。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外出洪法、出国参加法会或其它活动等。先生就是不出声,或晚上不回家吃饭。我那时还没当回事。

有一次当我向一位亲戚洪法时,他听了几句,就转向我身边的先生,问他怎么看的。当时我的心就扑扑地跳,因为我怕他说些对大法不好的话。还好,因为他和这位亲戚不太熟,还讲的挺客气的,但先生的家人问他关于大法的事时,他就不客气了。把我做的不好的事都归到大法里。当时我真的很难过。又能怪谁哪?只能怪自己修的不好。过后我警告我先生说:“以后有人问起大法怎么样,千万不要把我做的不好的归罪于大法,我没做好的我会尽量改。这样你会使我害了人家的。”

通过这些事情,使我意识到大法弟子不但要做好外面的弘法活动,对家庭、周围的人绝不可忽视。要让家里人正确了解大法,首先要自己做好。做到师父教导的那样:“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在家里是一个好人,关心别人的人。不管怎么忙,我定了星期六(特殊情况除外)和先生、儿子一起出去玩。每隔一个星期就去探访婆婆和先生家的兄弟姐妹。他们讲潮洲话,语言沟通上不那么好。但他们就象是我的亲妈和亲兄弟姐妹一样。这样一来他们和我就渐渐的有了了解,也相处的很好。为他们以后得法打下了基础。

最近婆婆因腿摔坏了,进了医院。与婆婆家的亲人见面机会多了。一天二姑姑告诉我她脖子痛,我说你有没有想过炼法轮功?还告诉她我们一家炼功受益的事。当时三姑姑也在。出乎意料,她说好呀。就这样两个姑姑跟我学起功来了。三姑姑还把两个女儿送来明慧学校。二姑姑的女儿也跟我学了功。

记得一次去医院探望婆婆,正巧我婆婆的几家远房亲戚也来了。其中一个我借过《转法轮》给她看。她说她认识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讲了一些话使她不能理解,她问我是怎么一回事。我就用浅白的道理跟她讲。我说每一句话每一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可千万不要用人说的话来判断法轮大法。她又说起我先生很孝顺。我说我师父就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师父说:“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还说“在更高级的生命来看,人类社会的发展,只不过是按照特定的发展规律在发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讲着讲着,我发现所有的亲戚都在听,包括我先生,真是都在等着法呀!如果我没有安排时间去看婆婆,我又哪有这么好的洪法机缘呀。

婆婆病床对面有一位印度奶奶,她的儿子经常探望她。婆婆临出院前我跟她讲起大法。她说:“怪不得,从我观察你对婆婆和周围的人,觉得你是有点特别。”然后她问我怎样炼?她也希望她女儿炼。

婆婆快出院了,但生活还不能自理。因我们都上班,当时医院介绍了一个养老院早上送去,晚上接回来。先生的家人准备这样做。他们说“这样一来婆婆还能跟别人说说话。”当时我想起师父的教导,时时处处要先想到别人,为别人着想。就对先生讲“婆婆不是那种喜欢讲话的人。我看她有时有点发呆。她现在最需要亲人在她身边,关心她,爱护她。我看得出婆婆最喜欢你,如果姑姑们真的有困难,把婆婆接到我们家,让婆婆睡我的床。我们可以轮流请假,照顾老人家。如果假期不够,可以请不要工资的假。在这个世界上钱够用就行了。”听了我这番话,先生挺高兴。虽然现在因嫂子不用上班,接了婆婆去她家住,但我们接她老人家来度周末。这次我去美国参加请愿,先生不但没有意见,还说要送我上火车。

二、同事得法

上次法会上我谈到了由于请假去日内瓦不批,我提出辞职。后来由于同事和副总经理的担保,总经理允许我请假而且还把我留在公司。法会后不少同修关心地问我是否还在同一公司上班。我不但还在那上班,而且开始了一星期一次的教功班。经副总经理的同意,利用公司的会议室中午教功。出乎意料总经理参加了第一个教功班。而且他动作准确,似乎他已学过。更有趣的是,同事们学完功之后,回到他们的座位上和临近的同事谈起他们炼功的美妙感觉,而且比划起动作来。就这样人传人,心传心,40多位同事包括副总经理都来学炼法轮功了。有的还传给了他们的亲朋好友。这次去美国德州和平请愿,一个同事主动组织在公司的炼功。

三、让有机会和我们接触的人得法

最近公司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为了让职工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公司请了一位很有名的顾问给所有职工讲课。她接触面很广,思路开阔,喜欢探索新领域,很喜欢介绍好的书给听课的人。当时我想她能得法就好了。就在这时有一位同事问到,如何能让脑子不想东西?她说:“不能。只能用好的东西代替不好的东西。”我从大法中知道她回答的不全面。我想这是一个对她弘法的很好的切入点。下课后,我对她说:“我想和你探讨一下刚才的问题。从我的经验通过炼静功是可以达到脑子不想东西的。”而且和她分享我在《转法轮》学到的人为什么静不下来的法理。她马上问我怎样能找到这本书?我把自己带去的《转法轮》给了她,并说:“这本书我六年前就开始读,现在我每天还在读,如果你会象我这样珍惜这本书,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不然的话我希望你还给我。”至今她还保留着那本《转法轮》。

我儿子轮轮三岁就去了幼儿园,我爸爸负责接送,幼儿园的家长活动代我们参加,例如义务劳动,帮助幼儿园推销糖果解决经费等。所以幼儿园的老师和我们家比较熟。他们说轮轮是一个品性很好的孩子,这么小就知道帮助弱小和不合群的孩子。爸爸就跟他们说:“轮轮是我女儿学了法轮功之后才有的。之前流产过两次。学了法轮大法以后不但身体好了,还生下这么个健康的儿子。我就是我孙子生下来那天开始炼法轮功的呀。”说的他们都笑了。有三位老师都先后炼功了。其中一位主管还请我去幼儿园教小朋友炼功呢。

我现在常想,在常人中修炼,法轮24小时常转不停,难道我们还能把修炼、洪法仅仅看作是做某一件事时的事吗?每一天的所做所为,不管是做家务呀,和亲朋好友谈话、学法、发资料、去中领馆、探访病人、接送小孩呀等等修炼就在其中呀!睡觉时还有师父在梦中的考验呢。这不也是24小时不停吗?就象我们的生活,修炼是伴随着我们的每时每刻的。那么,当我忙于大法工作的时候,我的家人或亲友要我花时间去做一些其它的事,我现在不会想那是常人的事,而是也当作大法工作的一部分,去修炼自己。在每一件大大小小碰到的事情中去提高自己的心性。

(2002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