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正念闯出看守所和洗脑班谈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2年11月14日】2002年9月25日,由于疏忽大意,被邪恶旧势力钻了思想空子,我们五个法轮功学员在一处租房内被公安抓捕。当时心态不稳,用功能没将恶警定住。我们被抓到石家庄宁安路派出所,被强迫照相、录口供,我当时理智清醒,明白不能配合邪恶,不承认邪恶旧势力迫害,一律全盘否定。警察把我们分开后,另外几位学员都被照了相,警察说:“他们都照相了,你为什么不照。”我说:“我不能配合你们犯罪,因为当权者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错的。”恶警们软硬兼施,我抓住暖气管,他们拉不走我,就放弃了。

在派出所,我给关押的犯人讲大法真相,讲我自身修炼后的变化,他们都说大法好,你们大法弟子了不起,不配合恶警们做的对。在师父的帮助下,有一个适当的机会,借一位有善念的人的电话将消息传给了其他大法弟子,避免了不必要的损失。

下午,我的驾驶证被恶警翻到,被当地公安局接回本县。在往县看守所押送途中,我决定正念脱身,用脚把车窗玻璃打碎后,不幸被恶警死死抓住不放。事后公安局政保科李宝珠(女)说我跳车时咬她、踢她,真是恶人先告状。当时恶警打电话叫来110,围上来很多群众,我大声喊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在迫害好人。围观群众见证了这一切。

从被抓那一刻起,我就要求自己的主意识要清醒,不承认不配合任何邪恶对我的迫害,要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在鹿泉看守所,恶警强行让我坐铁椅子(老虎凳),并戴上了脚镣。所长张卫革伪善地对我笑着说:“你是三进三出看守所了,这次配合我们吗?”我说:“不配合。”他说:“你的功友转化了,你也转化回家吧。”我平静而不可动摇地对他说:“没有人能转化了我,你想错了。”其他管教都跟我很熟了,心里都暗暗佩服我,在这么邪恶的镇压中,能坚定不移地走到底确实了不起。

警察想给我送劳教,结果他们说了不算,检查身体不合格!我开始绝食抵制他们对正法弟子的迫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与迫害。我检查自己的每一念,把基点摆正,绝食抗议不是只为出去,而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如果只为出去,很可能顺应其它邪恶的安排,是有漏。比如听说有一学员被抓后,在洗脑班绝食抗议要出去,结果叛徒劝她吃饭,说吃了饭才有劲跑,她觉得有点道理就吃饭了,结果也没跑成而是妥协了。师父说:“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挖根》)我们正法弟子应炼就火眼金睛,“博法理可破谜”,识破一切邪恶伪善,做到明慧不惑。

在看守所,我发正念,背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想起伟大师尊为弟子们为众生的承受:“危难来前驾法船,亿万艰险重重拦。支离破碎载乾坤,一梦万年终靠岸。”(《苦度》)“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高处不胜寒》)泪水不停的往下流。心中坚定地向师尊发下誓言:无论在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都动摇不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正念。我想在魔难中走过来的同修一定会明白我此时心情。

我坚定一念:对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概不承认,全盘否定!之后他们对我提审、签字、照相、取指纹等全部落空,而且没敢动我一个指头,真是一正压百邪!他们看这招不行,就到处给我造谣:说我跳车时用暴力对付公安,咬人,供出了多少学员,带“小秘”等等。我在这里全部给他们曝光,所有公安局、政保科、610、看守所等所有给我造的谣都是恶毒的谎言。我要在这里彻底清除这些害人的东西。在看守所我悟到:要对安排这件事的高层旧势力发正念,我正告它们:我们师父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也在给你们机会,正法这件事谁动谁有罪,如果你们还执意你们的安排,那等待你们的将是销毁,到时求谁都没用。如果你们转变观念,同化大法就有希望,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在看守所绝食抗议第六天,我身体出现不适症状,我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谁叫我也不回答,心中默念正法口诀、背法,恶警们害怕担负法律责任,第二天将我送至所谓的法制中心(洗脑班),他们由于担心我走出去,将我关到层层有监控和铁栅栏的三楼,派两个保安看守。把看守所铁椅子(老虎凳)搬来将我锁在里面,这充分表现出了邪恶的表面凶残和内心恐惧。可这一切它们都说了不算。伟大师尊给弟子安排了破除邪恶的路。

在关我的房间走廊里有一个天窗,虽然有铁链锁着,但我坚信一定会有办法。晚上,我背法、发正念,感到强大能量包围着我,正念之场强大,一定是师尊的加持和同修们共同发正念的威力。我给两个保安讲真相,讲做人的道理,他们听了连连说大法好,大法弟子了不起。我为他们明白真相感到高兴。他们吃过晚饭后,躺在床上睡着了。我给他们的副元神发正念,因为我悟到:人在睡觉或疲劳时副元神在起作用,我告诫他们不要干涉正法这件事,谁动谁是罪,否则谁也救不了你,用正念定住他们天亮之前不许睁眼。晚上一点来钟,我从铁椅子中褪出来,爬上天窗,轻轻将上边铁板挪开一条缝,我钻了出去,到房顶四处转一圈,决定由西边顺排水管滑下去。三楼顶离地面十几米高,在二层至三层之间险些掉下去,我心里呼唤师父,并加强正念,心想掉下去也不会有问题。当我下到地面时,洗脑班发现跑了人了,拿着手电筒到处找我,我翻过西边一堵墙(带铁丝网)到了一个学校,找到大门,纵身翻过去。那些邪恶看守想不到一个七天没吃没喝的人会有力气逃跑。这正是师父的大法赋予我们超常的能力和智慧。出来后,搭上一个拉石子的货车,后打一出租,又没钱,几经碾转,坐上一个拉柿子的三轮车到了一个学员家,重新溶入正法洪流。

从出事到走脱历经十五天,就象一场梦一样。总结一下教训:思想深处有潜在的一念:做大法正法工作有危险,担心一旦有漏,肯定被抓或如何,却没有时时注意安全。这都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干扰。在这里与同修交流,如果有这样想法请彻底清除它。大法弟子正法修炼的路由师父给安排,不允许旧势力以任何借口来迫害和干扰大法弟子正法。另外,还有思想业力干扰,麻痹大意,已知道出事地点有潜在危险,抱着侥幸心理,结果给正法工作带来损失。希望同修们在做正法工作的同时,谨慎、理智、稳健地走好每一步,吸取我们的教训。以上如有不符合法理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