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从不同的角度层次看时


【明慧网2002年11月26日】我以前不做向政府讲清真象的工作,因为觉得在人中,想当官的人比普通老百姓人品差的大有人在。救谁不是救呢。一听别人说向政府部门讲真象,我就觉得是他们的等级观念没有修干净。

通过学法,明白了我的想法是不对的。在民主国家,人民选举了自己的政府,政府代表着人民。一个政府不能理解大法洪传给人类带来的好处,不能从最基本的方面反对江xx集团对法轮功修炼群众炼功自由和选择生活方式的镇压,有时甚至被中国的独裁者要挟而做出错事,这样的政府就丧失了正义和公道的立场。人民选举他们是希望他们能代表自己表达善良的心声和意愿,为什么叫“民意代表”?如果不能正面代表人民,他们该向何处去呢?选举他们的人民又怎么办呢?所以向政府讲清真象非常重要,但是,我那时候认为那是其他弟子的事,说白了,当时我认为这是少数很精进的弟子才能做的事。

随着正法进程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看到了一个个庞大的政府机构,众多的工作班子和人员,不是少数大法弟子的工作可以全面顾及到的。但是我觉得已经主动在做这方面工作的学员似乎是那么忙碌和紧张,自己不知道怎么参与进去。有时我在旁边胡思乱想:他们为什么不上街发资料?为什么不直接向中国人民讲清真象?他们这么往前冲,是不是做事希望有成就感的执著在指使他们?这样一想,对自己没能参加这个工作有了抱怨,同时对别人的工作也有想法。在我的心得体会中,都会时不时地流露出这种情绪。有同修建议我去向当地政府讲清真象,我心里不易察觉地闪过一念,有国家级别的政府,为什么我去给低层次政府讲清真象?

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路是你们自己走过来的。每个人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都在严肃地思考着自己应该怎么做、应该走什么样的路,从中树立起了自己的威德,从巨难中走过来了。这就是了不起,这就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就是你留下的正法的路、觉者的威德。”“面对这场魔难,很多学法不深的学员与新学员都有他自己带有常人之心的不同认识与对证实法的理解。那么在证实法与讲清真相中,就有很多人是带着不同程度的常人之心去做的,当他们在被迫害中,常人之心就会被人情所动,就会被伪善与欺骗所动。无论怎样,只有坚持学法,才能去掉常人之心,才能去掉执著,从而达到不为常人中一切所动。”

向内找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一直在用人的观念看事情,用人的等级观念来套讲清真象的工作。其实大法弟子就象师父的功,有的做这个,有的做那个,每个粒子都重要,因为构成整体的是每一个粒子的努力。某个社会层面的重要,不意味做这件事的弟子比做别的事的弟子在修炼上有所不同。当我用成就感、执著冲在前的眼光去看待他人时,正是我在用这些常人的观念去套讲清真象的工作,无形中把同修分成了不同等级的人,障碍住了我积极参与各种项目和无私配合别人工作的步子。

悟到了,我马上投入进去了。这才感到没有做的工作那么多,时间非常紧迫。和其他弟子一起,马上学到了不少的方法和智慧,更主要的是变得博大的心融入了更大的修炼环境,要求也更高了。

有一个教训是非常深刻的。一次我们地方的讲清真象小组要去向一个专业团体洪法,由于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工作,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才能根据他们的情况讲清真象。大家都等着别人来安排,花了很长的时间准备好了真象资料,到那一看,那个团体在一周前离开了。如果这样的团体就等着这个机会了解真象,我们的耽搁不是毁掉他们的机会了吗?正法的进程是非常快的,真别因为我自己耽误了无数生命被救度,别耽误了正法进程不断推进的要求啊!

师父在《转法轮》第一章中就告诉我们“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向内找,认识到我有一个很大的执著,一事当前,我都首先想想我是怎么想的。这种思想的程序是不是首先把自己封在了我的“思想”中,其实很可能是旧观念的思维结果。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诉我们,“也许在你学法当中,你所思考的问题都能给你解决了,因为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决什么、你眼前正在着急要做的是什么,他们能不清楚吗?那么能不告诉你吗?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做到不抱着所求之心学法,大家早已经明白这个问题了,不能抱着执著解决问题的心去看法,你就静静地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当我们放下自己的执著时,法理会显现给我们。我去强调人的思想时,实际上是人为地在自己和法理之间设置了一道障碍,减慢了同化法的速度。我开始用纯净的心,而不是用人的思路去看待发生的事情,不再强调我的“观念”。

在学法和修炼中,很重要的部份是尽量把握目前我们讲清真象的进程。因为落下一步,就可能跟不上来。我自己就没有跟上,但又意识不到这一点,所以讲清真象的工作一来,就得问别人,这个工作的重要性是什么,然后决定参与的速度和程度。很多时候我感觉其实就是自己没学好法,不能从法中直接悟到其重要性了,这是一个严肃的提醒。在这种时候,都特别应该认真学法,调整自己的修炼状态,纯净自己的心,重新急速地跟上大家。

周围很多同修对他们自己的要求很严,我感到对自己的要求也要非常严格,因为讲清真象的小组是一个让我看到和去掉个人执著的环境,因为个人的执著会在其他精进同修的对照之下显出差距,令我不赶紧修掉不行。当发生矛盾时,以切磋对法理的理解做为解决矛盾的方法。经常感到,在这个问题上,我和其他同修意见不一致,但是我们可以在共同项目的不同方面努力修炼,过些天再在一起交谈时,双方都会欣喜地发现对方有了很大的进步,以前的分歧十分可笑,又可在新的层次上合作了。

我也曾经有过一些无原则的做老好人的念头,不愿意与人发生冲突。一个同修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提示,他对我说,在人的层面上做个老好人不难。可是佛、道、神在他们境界中的互相善意理解,宏大宽容,那是他们的境界。我们没修好,在人的层面上简单追求表面和气,遇到矛盾绕开,那不是真正的境界。要修到那个境界才行的,没达到那样的境界,就是人和人的东西。如果一味的做老好人,我和你在人上边没有什么矛盾,但在法上也没有真正共同做什么。我感到讲的真好,捅破了我一层人的东西。

有时我会把学法修炼和讲清真象的工作割裂开来,似乎学法修炼和正法工作是两件事。其实“学法/修炼/参与正法工作”就是我们今天的修炼形式,是一体的。现在我有时也感到很忙,但是与小组的同修交流,大家都看到虽然我们那么紧张的工作,仍然离正法的进程要求有很大距离。许多该做的事情还没做好,或者还没开始做。师父说我们的使命是来帮助正法的。这使我们懂得了如果从自己的角度看我们的工作,会放松对自己的要求,那什么都不是。能始终学着从正法的要求看我们的工作,我们远远没有达到应该达到的要求。扎实地修炼表现在时时向内找,总是保持源源不断的活力,这是来自大法修炼的生命朝气。我们自己的角度应该是没有位置的,应该逐渐被纯净心态中大法显现的法理完全占据。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