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一个整体


【明慧网2002年11月29日】农历七月初七的凌晨,我做了两个梦,这两个梦都非常不好,但都在日后不同的时间得到了印证。其中一个是关于我们大法弟子的。在梦中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有两拨人要被审判,一拨是穿黑衣服的正常犯人,另一拨是穿白衣服的大法弟子。本来穿黑衣服的要先进行审判,然后再审穿白衣服的大法弟子。我这时,就在他们旁边,但我无动于衷,相反,还有一种想要逃避的想法,并未产生要救大法弟子的愿望。于是,我到其它地方去溜达了一圈,当我回来时,突然发现穿白衣服的大法弟子被提前审判,而且清楚地知道是十六位大法弟子。于是,我开始着急,我急得围着他们一圈一圈地转,却忘记了发正念,终于,这十六位大法弟子被判了死刑,我也醒了。醒了之后,我懊悔得不行,悔恨自己怎么那么自私,怎么那么强的怕心。

当时只认为是梦中的考验,也没对父母说。没想到,中午一打开电视,正好听到香港十六位大法弟子被审判。在这之前,我对香港这件事一点点都不知道,而梦中知道后,又做出了那样的表现,自责肯定是免不了的。静下来仔细向内找,明白了很多东西。一、学法不够,关键时正念不足。如果当时我正念很足,也许不是这个结果,因为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二、我们大法弟子确确实实是一个整体,我竟能梦到相隔万里之遥的香港大法弟子的情况,这使我明白,不管哪个大法弟子受迫害,我们其他很多大法弟子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做的足够好的话,那正法情况也许真的就好很多。真正地把“他的事就是你的事” (《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来看待,其实,“他”的事确实就是我们的事。

真的,如果其他大法弟子做的好,真的对在被迫害当中的大法弟子有很大的帮助。父亲去北京时我不知道,但父亲何时被抓被关、被拘留、被劳教、何时邪悟、又何时在劳教所中写严正声明,我知道得清清楚楚。其实,这期间我很少见父亲(家人故意不让我见父亲,怕我坚定父亲的正念),但是,大法弟子的联系不是常人能隔开的,父亲的一切状况,我在梦中知道的清清楚楚,并且我在梦中多次救父后,终于将父亲救出。

父亲在北京被抓那一天,我梦到父亲打扮得象个老道一样,但被关在一个半透明的圆泡中,我用金刚排山去打这圆泡,但没打破(那时,老师还未讲发正念的法理),后来,我梦到父亲从天上掉下,找不到去哪儿了,过了几天,就得到父亲被洗脑的消息。之后,我做梦就常常去救父亲,那个地方黑暗阴晦,整个山都被铁丝围着,由很凶很大的人把守,开始我很怕,老是打不过他们,终于有一天,我把铁丝网剪开了,我也醒了。过了几天,就得到父亲写了严正声明的消息。

大法弟子们呀,当我们想懒惰时,当我们顺应自己的执著心时,当我们贪于安逸时……想想我们正在受迫害的功友,被毒害的世人及他们世界内的众生……为了他们,我们也要共同精进!

一点个人体悟,请大家指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