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二年苦难 堂堂正正闯出劳教所

【明慧网2002年11月30日】我已年逾六旬,原是一名佛教居士。虽一心向佛,却不知如何去修炼。95年经人介绍得高德大法――法轮大法。得法后时时按法理严守心性,身心很快得以净化和升华,原有的冠心病、高血压、肾病、妇科病等在修炼三个月后不翼而飞。由于我修炼后的变化极大,与先前的我判若两人,家庭也和睦了。因此,老伴、儿子、女儿、孙女都相继得法。

99年4.25以后,大陆宣传媒体诬陷大法和慈悲伟大的师父,我心如刀绞,立即向各地政府写信反映情况,一家报纸也公开更正了不实的报导;同时我与同修到各地包括长春等地洪法,因而长春一乡村成立了学法点儿。在省里证实大法时,一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恳切表示将来也要学大法,由于他的帮助,顺利通过层层关卡把我送回了家。谁知居委会竟多次骚扰、逼写“保证”,我决定进京上访。99年10月2日我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只因说了句“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就被目无法律的警察带上了警车。在车上我大声背“论语”、《洪吟》,并向其洪法。他们用车将我送往家乡的途中,正在马路中间行驶的车突然翻至路边与一大树擦边而过,当时心中默想:“我是炼功人,有师父保护不怕!”车上5人均有不同程度的创伤,唯有我完好无损。一个小警察又冷又怕抖做一团问我:阿姨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边将自己的风衣脱下穿在他身上边回答:这是神在警诫世人,要善待大法啊!

我被辗转送回当地公安局,若写“不炼功保证”就放人,提审时我说:做好人没错,进京上访没错,我要用生命捍卫大法,还师父与大法清白!女儿前来劝阻,跪在地上磕头,哭得死去活来并说:你不答复我我就死在你面前。我见状流着泪跪在地上恳请师父:师父啊,这关对弟子来说太大了,请师父帮助我吧!待我起身时,见女儿已端坐在椅子上。99年12月15日,我被非法劳教于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12月27日当夜我炼功证实大法,被王岩队长与刑事犯连拉带拽,将我拖至小屋内,一个高大男警察狠打了我一耳光,打得我眼前发黑冒金星,他问:炼不炼了?我回答:炼!又一行重重的耳光打来:还炼不炼?回答炼!随即拿来手铐将我身体呈大字形铐于墙边铁架上,将双脚悬起继续问:还炼不炼,仍回答:炼!又是一阵耳光,又拿来电棍分别插入衣袖,又取来电池充电仍不起作用。把恶警累得一身汗又气急败坏地问:炼不炼?我斩钉截铁地回答:炼!他们像泄了气的皮球似地将我解下来让我回去睡觉。身子一挨床,无比痛楚心酸、委屈使我禁不住泪如泉涌,这时想到师父,又抑制住眼泪对自己说:邪恶不配让我流泪,有这口气在我就正法正到底!

第二天一早我又开始炼功,又被拖至小屋铐于暖气管子上,昨夜逞凶的恶警边摘铐子边问:炼不炼?我说:炼!他就将我上大挂,痛苦中我不停地背《见真性》,想起伟大师尊为我们所承受的,这又算得了什么?这时副队长、周主任都来了,将我撤下大挂。他们欲送我去小号或加期并让我写“不炼功保证”,我说我不会做任何保证,坚修到底!我绝食4天,其他大法弟子也集体绝食,从此环境宽松许多。

在劳教所后期,坚定修炼的都被关入小号,长期禁闭一室,吃饭、洗漱等均不出室,室内阴暗潮湿拥挤,墙面是发霉的黑斑。一次突击搜经文,我将经文死死握在手里,几个恶警折腾近半小时也未得逞,又有十几名大法弟子被转至楼下都独自关闭一室,洪所长、白所长及男女恶警全部出洞,恶狼般疯狂收缴,床铺、衣物及生活用品一片狼籍,纸笔被洗劫一空,打骂声、喊叫声乱作一团,大法弟子只要抗议就被打、带手铐、用胶带封嘴。我们在楼上敲门抗议并对窗口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大法弟子!

通过学习师父经文《大法坚不可摧》、《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悟到应坚持不懈地正法,我就每天坚持炼功发正念。几乎整个直属队的男女恶警都向我扑来,大法弟子们拼命保护我,争夺撕扯当中,我心脏跳动加速血压升高,面无血色。王队长见状说:允许你炼功。我当即炼静功半个多小时后身体恢复正常。翌日炼功时赵丽娟队长当班,又是一阵撕扯,我的衣服被扯碎了心脏症状复发,当日午夜,又是突发心脏病症状、双腿发抖,王队长找来狱医叫我吃药,我不从,她们只好让我炼功,炼功后身体又恢复正常。我严正地对她们说:我如今的身体状况都是你们迫害造成的,一切后果你们负完全责任!从此她们允许我炼功,并说:你这种情况我们正研究。

2001年8月6日,双合劳教所用车送我回到当地看守所,我不下车要求放我回家,看守所的恶警们连扯带拽将我抬进看守所,我绝食抗议后,他们向家人索要5千元才将我释放。就这样,我结束了近二年的苦难,堂堂正正地闯出劳教所。

重获自由后,我积极地投入正法之中,接送资料、喷涂真相标语、悬挂真相条幅、向世人讲清真相。2002年10月,五、六个恶警突然抄家,疯狂翻查,将工资卡、电话卡、700元现金、房门钥匙一律抢走。并问我: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我说:我在救度你们,做好人没错,你们要知道善恶有报啊!心中默念正法口诀清除在另外空间操纵他们的邪恶因素,并恳请师父加持,绝不被邪恶带走。瞬间,我重重地倒在地上,心脏病突发、血压升高,邪恶之徒即刻停止了翻抄。老伴打电话找来了儿女,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电话,急救中心的车来了,儿子将我从楼上背到急救车上,我始终不停地喊:邪恶迫害我呀,不让炼正法不让做好人哪!到了车上医生立即给我用上氧气,去医院的途中,邪恶之徒迫使停车两次欲送我去公安局,医生便说: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责任,若患者出现危险后果你能承担得了吗?到了医院检查结果:心脏病突发,心脏急速跳动,血压升高属危重病人,邪恶之徒见状自行告退。

几经周折,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亲友的帮助下,我又汇入了正法洪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