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向少年儿童弘法的一些经验


【明慧网2002年11月6日】有时候我们经历了一些事情却不记得或不理解其意义的深远,直到有人提醒我们的时候。起码在我向儿童弘法的经历这件事上是这样的。当别人要我写去夏令营的心得体会时,我才想起来一些很有意义的经历。我特别指出这一点,因为我知道每一位在座的修炼者都经历过有意义的事情,却不是每次都清楚这一点,或者是小看了他的价值。

两个月前,我和另外两个学员一起到一所小学在美术专科年终做法轮功展示会。这次经历很感人,孩子们要求再次举办展示会,并想知道如何更深入地学习功法。他们跟着炼功,而且多数都能入静。后来让学生们根据自己的感觉,或者用他们认为合适的颜色,画出和真善忍法理有关的题材。结果好极了。他们的老师指出,学生们这次画的作品特别的好。另外,虽然我们没有谈到法轮,有一个学生画出了法轮。一个学生画了一个我们还没有演示的功法,别的学生根据我们带来的简介画出中文的“真、善、忍”。一些说“忍”字最难画。一个学生画他自己打坐,“真”字和“善”字在他身边飞舞,希伯来文的“忍”字在他的心上。颜色很谐和,可以感到孩子们和法之间的轻易而纯洁的结合。虽然时间晚了,可是孩子们坚持要把画画完。

在跟邀请我来参加这次活动的学员谈话的时候,她说她对向孩子洪法的愿望持怀疑的态度,害怕这是一种执著心而给大法带来损失。我记得当时我告诉她,该发生的就会发生,不该发生的就不会发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想我跟她说的时候很确定,因为我自己也对阿拉伯社区有一些犹豫。但是每次我都战胜了犹豫。我在炼静功时问自己是不是给法带来损失,总是发生一些事让我继续下去。我清楚了该发生的事就会在适当的时候发生。由于这个过程每次延续几个月,我看到又一扇门微微打开。我明白了所有发生的事,每一扇这样打开的门,是跟提高心性有直接关系的。我只要不停的提高心性,就会有更多的门打开。但是我还明白了洪法和讲清真相也不完全在自身的提高。有一天,就在我在同一些问题上犹豫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关于三千名回教徒在马来西亚炼功的报道。我读到他们的精神领袖说大法就是法,不用再寻找了,还说他们的经书曾说到中国去,现在不用去中国了,因为法已经从中国来到这里了。报道中说这件事证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逐渐地在消失,所以更多的人能够得大法。

从这篇报道我明白了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是否能够成功地让人们得法和讲清真相和我们每一个人,和我们作为一个修炼者的整体的提高是相关的。整体连着我们,我们也连着整体。如果整体不提高,个人工作就难进行。但是作为大法粒子,如果我们不提高,我们会给整体工作造成困难。那段时间登了很多学员的文章,关于发正念的重要性。我自己也开始懂得了发正念的重要性,因此我尽量多发正念。我觉得我发正念发的越多,我内在的东西被正过来的就越多,越干净。法在净化我。

我记得我向另一位弟子描述我发正念的时候,有时感觉好象在纯净的水池里一样,这使我懂得我们每个人发正念是多么的重要,他能够坚固大法修炼者的整体,只要每一个粒子都清除邪恶和业力,这个整体就被净化,就能使大法工作更容易做。

刚才我说在雅加达那件事之后这扇门也在以色列打开了。看起来时机到了。时机一到所有的门都会打开。我看到了人们对大法的向往,他们俩俩相继而来。

我们回到那位对向孩子洪法表示犹豫的学员的故事,过了没几天,我被邀请到青少年夏令营办功法展示会。那位学员被请到犹太孩子的夏令营,我被请到在瓦地.阿拉(阿拉伯人口居住地区-译者)的阿拉伯孩子的夏令营。夏令营选出成百的孩子和几十位成年人。这个场面,这么多夏令营,这么多孩子,使人不得不承认该发生的就会在正确时机发生。

同年夏天我在法国住了一段时间。我和一位学员在一个附近的游乐场旁边炼功。游乐场里有很多的小孩又玩又闹。我们下午炼功的时候,周围聚集了很多孩子,小孩子和大孩子。刚开始是开玩笑似的模仿我们,可是慢慢地他们尽量把动作做得正确。当我们向他们解释的时候他们仔细地听,而且问了问题。

炼静功的时候他们都能入静。他们的父母叫他们吃晚饭,可是他们不愿离开。恳求地说: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他们的父母笑了笑,在旁边等他们。

那位学员告诉我,有一个小女孩看了简介之后问我关于中国迫害的事。她说想在她的课堂上讲这个题材。她要了一些相关的材料,后来把她所有的朋友都叫来,教他们功法,还帮他们纠正动作。

我看到这个现象,问我自己这些孩子是不是大法下一代的精英。我又一次看到了,该发生的就会在正确的时机发生。那么正确的时机不正是要看我们自己吗?